最新評論
p-plus
我家女兒一開始就選了讀文科, 朋友都講以後點搵食呀, 俾女兒自行決定佢有興趣的科目才是重要, 人都是在不同領域中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p-plus
窮不可怕, 怕自己不對自己負上責任, 只要思維轉換,得到心靈富足, 再窮也有快樂的時候,
孫瀚斌
走過
【稻穗今日焦點】監管風暴下的螞蟻金服

【稻穗今日焦點】監管風暴下的螞蟻金服

張貼於: 3A.金融業 / 3.行業分析 / - 經由 - Jan 11, 2018
(2018.1.11 彭博)
俗話說,樹大招風。對於準備進行首次公開募股(IPO)的螞蟻金服來說,要想抵禦狂暴的監管勁風,彭蕾需要找個「避風港」。
螞蟻金服是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彭蕾是螞蟻金服的掌門人。她正就一系列還在發展變化的監管規則與有關部門 展開談判,這些規則涉及支付系統、資金管理和小額貸款等眾多領域。
作為中國金融科技界的「巨無霸」,螞蟻金服最為人熟知的就是支付寶。但是,2016年12月彭蕾首次接受海外媒體採訪 時卻指出:「支付業務只是冰山一角,海面下的那部分才真大。」
對於中國不斷壯大的中產階級而言,螞蟻金服還是資金管理公司,是放貸人和流動性提供者。它控制著全球最大的貨幣市場基 金,餘額寶。截至2017年9月,餘額寶擁有超過1.5萬億元人民幣的資產。它不僅向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平臺上的數百萬 使用者提供消費貸款,還擁有網絡銀行執照。一旦中國央行開始接受以電子方式進行客戶盡職調查的想法,螞蟻金服就可以吸 收家庭存款了。
滾滾財源擋不住。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表示,預計2017年螞蟻金服的營業利潤將超過200億元,利潤率將達到29%。截至最新季度,螞蟻金服的盈利能力超 過中國大部分地區性銀行。
此外,螞蟻金服的收入來源也很多元化,支付業務貢獻約一半的收入,消費信貸和保險分銷分別貢獻20%。
金融科技帝國
螞蟻金服的收入來自支付業務、消費信貸和保險分銷等多種領域
成功自然會引來關注。中國政府一直樂見金融科技企業的蓬勃發展,直到他們成長為可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巨頭。然後,中國央 行或銀監會的頭頭腦腦就會拿出各種規定來打壓這些巨頭。
艾瑞諮詢(iResearch)的資料顯示,中國央行正在加大對第三方移動支付行業的監管。預計2018年,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行業將處理人民幣20 0萬億元的交易,其中螞蟻金服約佔40%,騰訊控股佔30%。
截至2016年底,螞蟻金服管理的客戶託管資金近5000億元,由此賺取了可觀的利息收入。但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央行 要求所有第三方支付平臺須將20%的託管資金交存至指定銀行專用存款賬戶,該賬戶資金暫不計付利息。
如果中國央行進一步收緊政策,螞蟻金服的利息收入可能會降為零。據估計,目前它的利息收入佔公司總收入的17%。
這陣針對小微貸款的最新監管疾風可能會對螞蟻金服的盈虧底線再次造成沉重打擊。阿里系趣店2017年10月大張旗鼓的 上市令當局注意到,其「掠奪性」貸款可能會威脅社會和諧。本月早些時候,中國央行和銀行業監管機構暫停了無指定用途的 網絡現金貸款。
於是,螞蟻金服立即向趣店發出通知,要求其平臺上的第三方放貸機構的利息和收費不得超過年化24%。
螞蟻金服自身的貸款業務也受到資產支援證券市場監管收緊的威脅。目前,螞蟻金服採用的是輕資產模式,將貸款打包出售給 銀行等機構投資者。彭博彙編的資料顯示,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已經發行了超過1000億元的資產支援證券。 該公司是螞蟻金服現金貸款業務借唄的服務提供主體。
新規可能會迫使螞蟻金服徹底改變輕資產的商業模式。監管機構表示,對於所發貸款已經打包到資產支援證券中的貸款人來說 ,須持有相應的資本。因此,在重慶獲得牌照的借唄發行的資產支援證券規模至多是其總資本(截至2016年僅為38億元 )的2.3倍。2017年12月,螞蟻金服將借唄的註冊資本提升至120億元。
收緊監管政策會威脅到一個利潤豐厚的企業。新聞網站介面的資料顯示,今年前9個月,借唄實現營業利潤53億元,銷售額 69億元,利潤率高達77%。
小貸款,大企業
在發行資產支援證券的助力下,螞蟻金服的現金貸款業務蒸蒸日上
當然,螞蟻金服不差錢,可以隨時給借唄注入資金,加強它的資產負債表。不過,消費信貸業務的利潤也會像支付業務那樣逐 漸變得不那麼豐厚。
監管風向的變化意味著,螞蟻金服明年IPO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作為阿里巴巴的創辦人之一,彭蕾與董事長馬雲顯然不是一個路子。後者會在員工面前大跳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的舞步,甚至親自上線主演功夫片。經濟學教師出身的彭蕾則說話溫文爾雅,為人低調,不願在媒體面前露臉。
考慮到這位螞蟻金服董事長與中國金融監管機構共議前路的高難度任務,這樣的性格也好。未來一年,彭蕾謹言慎行的處世之 道可能會派上用場。
大施

稻穗財經首席評論員
分享給朋友:

你或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