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
經由 在 10月 8, 2020
(|)
980 閱讀

(2020-10-08 劉瀾昌  劉瀾昌拆局)

作者:劉瀾昌

首發於公眾號:劉瀾昌拆局
(ID:liulanchangchaiju)

10月6日,香港尖沙咀發生涉及黑幫謀殺及傷人案。

一間位於閣樓的酒吧淩晨零時,因應“限聚令”需打烊,職員建議包廂內十多名客人離開,惟客人拒絕離開並大吵大鬧。隨後召來約10名大漢進入包廂大肆破壞搗亂,以台凳、玻璃樽作武器互相追打,混亂間四名酒吧職員被打傷,其中一名頭部重傷男子送院搶救後不治。 

香港大公報報導,酒吧原為黑幫“和勝和”負責睇場,近日改由另一黑社會組織14K主理。而案中 四名死傷者均有14K背景,年齡介乎34至49歲。

香港黑社會仇殺至死,今年已是第二宗。

香港屯門地區黑幫“14K”的地盤被盤踞尖東“新義安”覬覦。“14K”一小頭目Gary本想投靠尖東“新義安”,但不成事。Gary便懷恨在心,著手下向新義安尋釁滋事。雙方因此而不時發生衝突。

今年7月18日,尖東新義安人馬到天水圍斬傷Gary一名手下,Gary一方即「搬兵」駕車兜截新義安團夥,兩夥人在屯門凱都戲院外生圍毆。21歲的「阿Bee」驚見“新義安”同門捱打趕來相助,但被對方駕車撞斃。

今年短短兩個月接連發生黑社會仇殺致死案件,引起社會震動。


事實上,黑社會仇殺致死案件已經十多年沒有發生過,再早前案件發生在2009年8月。

被稱為“尖東霸王”李泰龍,在尖東五星級酒店九龍香格里拉正門外遭仇家伏擊,先被狂飆車猛撞斷雙腿,再亂刀劈殺身亡。

李泰龍生前為 “新義安”的“四二六雙花紅棍”頭目,2006年其為兄弟出頭打傷另一黑幫“和勝和”頭目“紋身忠”,招來血光之災。

其後,香港警方高調進行反黑的“雷霆掃穴”行動,黑幫社團之間也擺“和頭酒”,李泰龍的家人答應不復仇。其妻子葬禮挽聯寫道:“世事竟何如恨,一夜腥風夢斷”。

為何十多年過去了,香港黑社會仇殺再度活躍?

事實上,去年以來香港社會鬥毆事件之頻密也是近十年罕見的。


2020-09-28

廟街6男女疑因宵夜噪音遭圍毆,其中4男同告受傷

2020-07-08

尖沙咀非華裔青年遇襲受傷浴血 4施襲男子逃去無蹤

2020-06-30

油麻地釣魚機賭檔4人捱斬,其中1人刀傷見骨,自行乘的士求醫

2020-06-30

尖沙咀男保安擸士巴拿襲擊七旬男住客,地下大堂血漬斑斑

2020-06-28

葵湧4男女遭鐵鏟折凳圍毆,全部浴血,1男頭部重創昏迷送院

2020-06-20

男子尖沙咀街頭遭群煞追斬,手腳中刀浴血

2020-06-18

灣仔樓上酒吧傷人案,4人被10多名大漢爆樽追打

2020-06-07

因相互目光仇視惹血光之災,大埔醉男被毆一度昏迷

2020-05-08

尖沙咀商廈天臺爆圍毆衝突,疑因目光問題起爭執,兩青年受傷

2020-04-13

旺角街頭男子捱斬浴血,身中多刀倒地昏迷,目擊者:斬甩半邊耳仔

2020-03-18

油麻地男子遭3刀手追斬 負傷逃走50米倒地 

2020-01-30

20歲醉男尖沙咀酒吧起爭執 遭八人刀襲兼拳打腳踢

2019-12-23

葵湧男女疑感情問題爭執,16歲少年遭數人圍毆

2019-12-20

南亞漢疑於清真寺對開遇襲,胸口中刀自行求醫

2019-12-12

大埔機鋪遭兩刀賊劫走4.5萬元 女店員受傷

2019-10-17

旺角停車場保安疑爭執,錘仔撲傷男同事頭部

……

這些片段,事實上只是被媒體拍到照片的鬥毆仇殺事件,只是警方記錄在案的冰山一角。

香港黑社會問題,是香港被殖民155年遺留下來的畸形的獨特的社會問題。黑幫團體在香港社會的各個層面滲透之深遠超乎內地人的想像,遠不止內地人從影視螢幕上所見的“古惑仔”,不但在娛樂圈、在夜店、在酒吧、在街頭巷尾的暗角……也許你最為崇敬的大富豪,你仰視的戴假髮的大法官,你佩服的滔滔不絕雄辯的大律師,都有一些難以啟齒的故事。

香港回歸之後,黑社會收斂,相當大部分高層人物“金盤洗手”,轉做“正行生意”,關鍵是北京的政策好,給予重新做人的機會。故此,回歸20多年來香港治安一直呈現相當良好狀態,香港處理黑社會政策成功,起了重要作用。

可是,2019年發生“黑暴”事件,美國、臺灣等外部的反華勢力與港獨分子勾連,發起了旨在摧毀香港特區政府,摧毀一國兩制的暴亂事件。一方面,他們直接利用黑幫分子做各種衝擊政府機關,打砸中資機構,破壞各種公共設施的犯罪行動。頭面人物黎智英,年輕的時候就在黑幫社團打混過,在去年的行動中也屢屢抛頭露面,只不過身邊也有雇傭軍做保鏢。另一方面,由於香港三萬警力忙於鎮暴,疲於奔命,客觀上也給予了黑社會重新活躍的機會。

那麼,為什麼到了今年下半年鬥毆頻密,以至發生仇殺命案呢?

第一,7月1日港區國安法正式實施,迅速止暴制亂,剎住了種種騷亂行動。這實際上也堵住了黑幫分子“收錢衝擊破壞”的財路。據悉,黑暴分子沖在一線的一次有過萬港幣收入,一個月下來往往可收十幾二十萬。有了錢,便可買“白粉”,玩女人。


第二,不能不說到新冠疫情的影響。香港從春節後封關,至今疫情不斷,是整個中國地區防治疫症最差的地區。“封關”也使到香港成為“死港”,百業凋零,失業增加。黑社會幫派爭奪地盤日趨激烈,既是因為失去了“黑暴”財源,也是因為經濟不景想做正行也沒有機會。

所以說,當前香港黑社會的仇殺,正正折射出尖銳的社會、經濟和政治問題。香港特首即將公佈新一份施政報告,需要正視及積極去解決這些問題,以免積重難返。

作者:劉瀾昌,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曾任亞洲電視新聞及公共事務部高級副總裁兼亞視新聞總監,現為鳳凰衛視高級政治顧問,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分類: 12.社會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