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0月 14, 2020
(|)
31 閱讀

 

(2020-10-15 稻穗)

語出自「孫子兵法」«軍形篇»,相關段落是:“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故善戰者 ,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之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不可勝者,守也; 可勝者,攻也。守則不足,攻則有餘。”

當前的中美之爭,雖然不是戰爭,卻是類似戰爭的全方位博弈,美國毫無疑問是實力較為強大的一方,中國則是相對弱小的一方。從2018年開始,試圖從根本上壓制中國發展的美國,從貿易打壓、限制,逐步發展到科技打壓、南海軍事挑釁、政治疏離、國際圍堵等方面,新冠疫情以來,又增加了向中國甩鍋的新戲碼,對中國的發展造成了一定困擾,對於這種嚴峻的局面,中國如何有效應對,來自2000多年前中國兵家聖典「孫子兵法」的古人智慧,可以帶給我們以有益的啟迪。

孫子的上述論述用白話翻譯就是:過去的善戰者,都是先令到自己沒有明顯漏洞、不被敵人戰勝,然後等待可以戰勝敵人的機會。查缺補漏、完善自己不被敵人戰勝,這是自己可以做到的,但是要戰勝敵人,就要等待敵人出現可乘之機。所以善戰的人,可以做到令自己不被敵人戰勝,不能使得敵人必定失敗。所以說:獲勝可以預知,但不可以強求。如果敵人一時不可戰勝,就先做好防守工作;如果敵人露出破綻、可以被戰勝,就要進攻。力量不足的時候,要取防守的策略,力量有餘的時候,要取進攻的策略。

按照孫子的智慧,面對實力強大的美國,作為較弱一方的中國,無疑應該取防守的策略,先令到自己處於‘不可勝’的狀態,以等待美國的‘可勝’之機。但是要想不被美國戰勝,首先又需要查漏補缺、盡力彌補自身的不足、減低漏洞的危害性,令到現存的漏洞或不足不會構成致命風險;之後,就要看美國是否會出現明顯的缺失,中國不能決定美國是否失敗,能夠決定美國命運的還是美國自己,中國只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令自己不失敗。

以貿易戰開始的中美全方位博弈,進行到現在,有些像一個對中國的壓力測試,令中國的弱點或不足全面暴露,大致而言,美國集中向中國進攻的幾個方面,大約就是中國還存在明顯弱點或不足的方面。

進出口貿易方面,中美博弈始於貿易摩擦,很顯然,出口貿易是美國認定的中國其中一個主要弱點。正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所說:貿易戰很容易贏。起碼在當時,美國是相信一加關稅,中國的經濟就要受重創,然後中國就只有投降一條路了。

當然貿易戰打到現在,中國雖然對美出口有一定下降,但總出口並沒有受多大影響,且近幾個月已經恢復增長,說明美國在加征關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上判斷錯誤。不過,美國判斷錯誤並不能說明中國在進出口方面沒有弱點,首先,如果沒有弱點,美國恐怕不會選擇先拿進出口貿易開刀,美國之所以選擇向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恰恰是因為中國對美出口比較多,對美國市場有一些依賴;其次,中國在全球出口份額持續上升,雖然說明中國產業鏈有較強的競爭力,但從另一個方面講,對其他國家的出口也有一定的壓制作用,使得有些感受到競爭壓力的國家對中國有些負面看法。

科技領域,美國從打擊中興通訊開始,打擊了很多中國的高科技公司,打擊得最努力的,首推華為。為了打擊華為,美國政府可以說無所不用其極,限制美國企業與華為交易就不說了;動用加拿大的執法力量,以莫須有的罪名抓捕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完全超出了普通中國人的想像;美國國務卿作為美國政府的重要官員,滿世界污蔑華為產品不安全,又拿不出證據,卻逼著盟友不能用華為的設備;看各種限制華為的措施難以有效,索性蠻橫規定哪怕只是用了美國的一顆螺絲,各國的企業要和華為做生意都要向美國政府申請,企圖陷華為於絕境。最近,美國還試圖對中國的互聯網企業施加打擊,用不知所謂的國家安全理由,限制TikTok在美國的運營、以及微信的使用,受影響的企業和個人正在和美國政府打官司,據說美國政府未來還想將打擊範圍擴展到阿裡巴巴。

在美國無底線的輪番打擊下,就目前的情況看,真正對中國企業造成較大影響的主要集中在晶片領域,其他方面,基本影響不大。

南海方面以及所謂的‘美印日澳’聯盟,南海方面目前中國與相關國家基本可以管控分歧,主要的不穩定熱點集中在臺灣周圍,美國為了給中國施壓,違背與中國建交時的承諾,試圖用提升與臺灣官方關係的手段向中國挑釁,中國則用提高軍事壓力來回應,局勢有一定危險性,但暫時不至失控。‘美印日澳’聯盟部分與利益有關,部分與意識形態有關,不易很快解決,中國只能守住國家利益的底線,慢慢等待形勢轉變。

美國其他方面的施壓,例如政治領域、輿論領域等,暫時只有騷擾作用,沒有多大實質影響;金融領域雖然有些手段可能對中國造成較大打擊,不過風險極高,可能造成全球金融市場的混亂,傷及美國自身,一般情況下美國也未必敢用。

從「孫子兵法」面對優勢對手採取守勢,查缺補漏、彌補不足,先為不可勝的思路看,貿易領域中國應該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減少對國際出口市場的依賴,從追求出口創匯改為追求平衡貿易,以儘量減低外界變化對中國經濟帶來的衝擊;科技領域中國必須要大力發展關鍵技術的自主可控,以避免類似晶片被美國卡脖子的情況;其他方面則也要守住國家利益的底線。簡而言之,中國的應對策略就是要走向主要依靠自己、依靠國內市場,才能不給對手可乘之機。

2020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要牢牢把握國內大循環這個“主體”,以我為主,同時更好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不斷培育我國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的新優勢。很明顯,政治局的決定與「孫子兵法」面對優勢對手時的思路相當一致。

另一方面,作為博弈中優勢一方的美國,其前景並不明朗。美國用盡全力從各方面打擊中國,到現在為止有效的手段已基本用盡,沒使用的手段中很多都有較大的負作用,利弊並不容易判斷;更麻煩的是,新冠疫情和美國‘BLM(黑命貴)’運動後,美國的社會矛盾空前尖銳,特朗普總統各種激化矛盾的政策帶來社會廣泛的混亂,即使其競選連任失敗,拜登上臺,美國的社會撕裂也難以彌合。加上為了應付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美國政府大開印鈔機,美國財政赤字迅速擴大,大量債務帶來的壓力也不易應付。

而且根據現在的情況,特朗普總統有很大的可能將會敗選,預計他也有很大的可能會以郵寄選票帶來欺詐的理由或者別的理由不接受選舉結果,一旦這種情況發生,美國社會可能產生根本性的分裂和混亂,影響美國社會穩定和政府的執政能力。即使在小概率情況下特朗普總統敗選後接受失敗,和平移交權力給拜登,拜登在向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方面也和特朗普的政策方向相反,特朗普發動的關稅戰和科技戰等恐怕都將難以為繼。

此次美國大選有較大的可能會成為中美博弈中的一個標誌性轉捩點,美國現行對中國的全面施壓政策屆時可能出現較大改變,美國內部的矛盾也可能進一步激化,迫使美國政府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內部,用來解決內部矛盾,中美博弈的天平有可能會向對中國有利的方向傾斜。

國家統計局發佈的9月中國採購經理指數製造業為51.5%,較上月提升0.5個百分點,服務業為55.9%,較上月提升0.7個百分點,說明中國經濟的恢復堅實有力,完全可以做到維持內部穩定、不給對手以可乘之機。

從策略上講,只要中國扎扎實實抓好國內大循環,就基本立於了不敗之地;而美國能否維持全球獨大,同樣取決於美國能否解決好其日益激化的內部矛盾。

derrick ng
美國自特朗普上台以來,印證了美國的制度缺陷,美國的國信用和國 力大幅下降。即使特朗普下台亦改變不了世界對美國失望的人心,因 此只要中國繼續優化自身的制度,繼續發展經濟,強化軍事,不犯大 錯失,相信超過美國是遲早的事。...閱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