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0月 16, 2020
(|)
33 閱讀

 

(2020-10-16 劉瀾昌  劉瀾昌拆局)


作者:劉瀾昌
首發於公眾號:劉瀾昌拆局
(ID:liulanchangchaiju)

一場足球賽標準賽時為九十分鐘,分上下半場,各為四十五分鐘。於是,也有學者藉此比喻,香港的一國兩制進入到“下半場”。說香港一國兩制進入到“下半場”,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也如足球下半場那四十五分鐘完了,全場就完了,頂多補時幾分鐘。


但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周年大會講話,將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基本方針,促進內地與香港、澳門融合發展、相互促進,作為深圳特區成功的十大經驗之一。並在賦予深圳新的歷史使命,要求深圳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城市範例中,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新格局,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率先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

筆者的理解, “一國兩制”未來是“全面準確貫徹”的問題,是“豐富新實踐” ,“一國兩制” 將在國家實現第二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達至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繼續發揮不可替代的功能。

當年,一國兩制的設計師鄧小平提出“五十年不變”,筆者的理解這個“五十年”其實是一個泛指數,並非一個絕對數值。事實上,小平同志對於“50年不變”的說法多次講到:不會變,不可能變。不是說短期不變,是長期不變。就是說50年不變,50年後更沒有變的道理。

如果機械的看待“一國兩制50年”,說一國兩制已進入“下半場”是合符邏輯的。因此,有些學者也正是由此開始立論。加上,去年香港遭遇回歸以來罕見的社會動亂,一些學者更感到“兩制”所暴露的矛盾難以調和,因而強調一國兩制的“下半場”問題。例如有著作以“抗命歧途---香港修例與兩制激變”為題,多次論述這一問題,提出“香港反修例運動構成一國兩制香港實驗的前後半場的分水嶺”。 “香港的一國兩制勢必經歷此次運動而走入“下半場”,進入五十年不變後半段演變週期”。

筆者親身經歷了香港回歸的全過程,實實在在感受到去年以來美台等反華勢力利用修例製造的暴亂,對香港整個社會包括七百萬人和正在實行的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都經受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煉獄”,而且“煉獄”還未完全停息,並與另一場史無前例的世界流行大疫症交織一起,繼續考驗香港人的生存意志。而未來一國兩制的實踐,也必然對從中暴露的思想觀念、教育、輿論、青年以及行政和司法的種種問題,進行糾偏、改正、改善甚至改革,因此可以認為這是一個“分水嶺”。

只是,不宜認為進入“五十年不變”的“下半場”,因為這給香港人和國際社會一個很大的錯覺,以為香港的一國兩制到2047年就終場了。

事實上,香港回歸23年歷程總體上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是利大於弊。現在暴露出了問題,其實也為未來更好踐行一國兩制撥開了迷霧,總結了經驗教訓,指明了方向。

例如,國家已經非常清楚,“五十年不變”不等於“五十年不管”。

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實施的某些模糊空間已經厘清,香港的自治權由國家授予,國家及其代表機構既有全面管轄權也有監督權。

去年以來的“煉獄”,實際也使真心實意搞一國兩制的香港人劃清了許多“紅線”,相信香港人在自覺保障國家安全的基礎上將可逐步達至民主政治的理想境界。

此外,因應未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香港堅持長期實行一國兩制,更使國家站在世界全球化多元化的戰略高地。

習近平主席在深圳的講話,対國家繼續對外開放,對繼續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要求,筆者理解既是宣示香港繼續成為中國對外開放橋頭堡,也是中國的特色的社會主義與世界現存的各種制度在更高級程度的紐帶,香港這顆東方明珠必然在未來更長遠的“一國兩制”實踐中交出燦爛輝煌的新答卷。

作者:劉瀾昌,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曾任亞洲電視新聞及公共事務部高級副總裁兼亞視新聞總監,現為鳳凰衛視高級政治顧問,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分類: 12.社會話題
derrick ng
香港的問題是欠缺治港人材,內部分化嚴重,政府行政效率有改變空 間,以及司法教育等制度亦需要檢討和改革。總括來說香港面對對著 很多問題,如果要成功實施一國兩制,相信要加強各方面的人材著手 ,否則很難有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