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1月 4, 2020
(|)
1k+ 閱讀

(2020-11-4 稻穗)

10月29日,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發表,涉及港澳僅一句話“要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與四中全會公報中涉及港澳臺的內容有一個段落相比,內容自然是減少了,當然也有一種解釋說,內容減少是因為四中全會的公報中有涉及國家安全的部分,而現在港區國安法已經建立,無需再討論國家安全了,因此內容就相應有所減少。

不過不管怎麼解釋,內容減少是不爭的事實,是否代表香港重要性的下降則見仁見智、眾說紛紜。在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對五中全會公報的解讀中,他肯定了香港的優勢指出,香港是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香港經濟發展有良好的基礎,獨特的優勢。並進一步指,在“十四五”時期,中共中央將進一步支持香港鞏固提升競爭優勢,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打造“一帶一路”功能平臺,高品質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完善便利港澳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支持港澳同世界各國各地區開展交流合作。

其中,“建設國際創新科技中心、打造“一帶一路”功能平臺,高品質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可以看作是對香港的要求或給香港的任務,“完善便利港澳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措施,支持港澳同世界各國各地區開展交流合作”則主要是對香港的支持,更多的是惠港政策範疇。

所以,拋開惠港的部分,相對而言,對香港更重要的,其實是如何可以高品質完成中央對香港的要求或者交給香港的任務。

但是在我們看來,要想高品質完成中央對香港的要求,首先要解決的其實並不是具體如何才能做好的問題,而是要搞准香港在中西方之間的定位,這個定位前提解決不好,完成任務恐怕就無從說起了。

在中美當前以及未來相對長一段時間對抗大於合作的背景下,香港在中美以及更廣闊一些的中西之間如何定位關係到香港的前途,必須認識清楚,否則香港社會必定陷於內耗之中,逐漸衰落。

大致而言,在中美或者中西之間,香港可以有三種定位,分別對應不同的前途。


第一種,跟著美國或者西方走,做他們的爛頭卒,反中亂港。

必須承認,香港存在不少持這種思想的人,他們受西方長期對中國抹黑、惡意攻擊的影響,簡單認為西方民主、中國專制,西方文明、中國落後,所以要唯西方馬首是瞻。西方輿論說中國不好,那中國自然就是不好的,要保護香港,就要拒絕與大陸的交往、合作。因為香港已經回歸了中國,中央政府對特區政府有領導權,所以特區政府就是港共政權,就要抵制甚至打倒或者推翻它。去年下半年爆發的、以反修例為藉口的黑暴浪潮,表面上雖然是反對修例,實際上到最後,反對派提出的訴求核心卻是試圖推翻人大的831決定,通過所謂的‘雙普選’奪取香港政權。

為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不惜破壞社會的安寧和秩序,打砸搶燒,市民有不同意見就可能被‘私了’毆打,交通設施、道路等被大規模破壞,試問,在這樣的環境下,如何可以發展經濟?

從更深一層看,美國試圖全面打壓中國,阻斷中國的發展,是中國最大的對手。和美國綁定、成為他們的過河卒子,在中國的土地上、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破壞中國的國家利益,中國政府怎麼可能會接受,又怎麼可能會容許?

所以,做敵對勢力卒子這條路,首先會破壞特區和其他市民的利益,其次必定不會為中國政府所容忍,只能落得破壞、被打擊、再破壞、再被打擊,走向滅亡的結果。

對香港而言,這是一條死路,除了把香港變為戰場,損害全香港市民的利益之外,看不到任何希望。

第二種,在中美或者中西之間,騎牆、左右逢源。

這種思想同樣在香港廣泛存在,歷史上,作為中西交匯之地,西方進入中國的橋頭堡,香港長期依靠遊走在中西之間獲利。但是現在,在中美對立日益嚴重、美國及其盟友對中國全面打壓的時候,這樣的騎牆空間是否存在也大成問題。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美國已經終止了對香港的特殊待遇,也對一些香港的主要官員進行了制裁,並要求香港生產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從9月25日起產地必須標示為‘中國製造’,也就是說,不管香港如何想與美國緊密合作,美國的態度已經變了,美國現在已經將香港視為與內地其他地方無多大差別的一個地區,不再給香港左右逢源的空間。

所以,這條路在過去中美關係較為緩和、雙方較為合作的時候,中美都能給予香港一定活動空間,確實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但在中美關係嚴重惡化、美國試圖全面圍堵中國的現在,實際上已經不可行,即使中國仍願意給予香港與以往相同的活動空間,在美國及其盟友盡力壓縮香港的活動空間後,這條路已經缺乏走通必需的條件。

第三種,融入大灣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國家共同發展、共用繁榮。

如果說過去一些人對中國經濟能否在美國打壓下繼續發展持懷疑態度,對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信心不足的話,那麼經過兩年多的中美貿易戰、以及新冠疫情衝擊的考驗,繼續保持這種懷疑就顯得多少有些落後現實了。

事實上,經過兩年多的貿易戰,中國的出口並沒有像悲觀主義者預期的那樣受到重大打擊、出現大幅倒退,相反,中國的出口截至2020年9月,前三季度的表現是增長1.8%,完全消化了貿易戰和新冠疫情的打擊,進出口總值也增長0.7%,在主要經濟體中首先轉正。反觀發起貿易戰的美國,今年1-8月,美國貿易總額同比下降了15.1%,貿易逆差增長5.7%。美國想要縮減的貿易逆差毫無起色,想要打擊的中國出口卻繼續增長,美國的目的一個也沒有達到,可以說是全部失敗。

新冠疫情之下,中國經濟二季度恢復增長,三季度增長加速,經濟復蘇勢頭非常穩固,而美國最近的病毒感染人數屢創新高,完全處於失控狀態,預計經濟將進入一段較長時間的低迷,歐洲的情況也和美國接近,疫情失控,經濟很難恢復。環顧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只有中國,基本走出了疫情,恢復了增長,顯示了中國強大的管控和恢復能力。

從經濟發展的角度看,未來一段時間,歐美都將深陷疫情帶來的困境,全球經濟的主要動力將要靠中國提供。對香港而言,不管歐美願意或不願意,它們都將自顧不暇、無法提供帶動香港經濟發展的動力,只有中國,才既有意願、也有能力帶動香港發展。

總結以上討論,跟著美國走、成為美國打壓中國的棋子,肯定是一條死路,香港不能走;騎牆、左右逢源,雖然理論上有一定可行性,但在中美對立加劇的現實下,實際上不具備施行的基本條件;融入大灣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國家一起發展,大約是香港重拾動力的唯一出路。但是要走這條路,那些抗中拒中的思想必須要被拋棄,那些極端反對派的立場恐怕也要調整,否則,思想上抗拒,行動上陽奉陰違、甚至暗中搗亂,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與國家共同發展就只能成為一句空話,香港也將失去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