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2月 16, 2020
(|)
1k+ 閱讀

(2020-12-17 稻穗)

香港經濟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從年初到現在,香港共計有四波疫情,除了第二波和第三波之間(4月下旬到6月上旬)一段時間疫情較為平穩、新增感染人數較低之外,其他時間疫情都是反復發作,防疫措施松松緊緊,受影響的相關行業始終難以正常經營。

經過接近一年的疫情煎熬,很多受影響較大的行業已經到了生死存亡關頭。如果說今年早些時候,雖然疫情影響同樣嚴重,但企業還有些老本可吃,房地產業主也在早期給過一些租金優惠,政府也有一些救助企業和經濟的財務支援等。企業雖然生意受較大打擊,但靠著這些臨時措施,大多還能勉強生存。不過時間拖到現在,老本已經吃得七七八八,房地產業主由於各種原因,大多不願再給予租金優惠,政府的主要資助計畫已經到期,如果生意再無法恢復的話,很多企業的破產就迫在眉睫了。

屋漏偏遭連夜雨,就在受影響企業水深火熱、指望靠年底的業務旺季能夠讓它們松一口氣的時候,第四波疫情的爆發基本粉碎了他們的希望。由於政府防疫措施存在一些漏洞,加上氣溫下降有助於病毒傳播,香港疫情從11月下旬開始進入了第四波高峰期,日新增感染人數多天超過100,無源頭感染個案連續多天居高不下,政府被迫再度收緊防疫措施,餐廳6點後禁止堂食,遊戲機中心、浴室、健身中心、遊樂場所、公眾娛樂場所、派對房間、美容院、夜店或夜總會、卡拉OK場所、麻將天九耍樂處所、按摩院、體育處所和泳池須停止營業。

重災區之一的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日前在電臺節目表示,政府禁止晚市堂食後,業界生意大跌,現時業界整體生意大幅下跌70至90%,即使部分餐廳轉做外賣生意,最多只可令生意回復約25%,而酒樓及婚宴場地等大型食肆,其生意額更跌至零。黃表示,疫情下已有約2,300間食肆結業、數萬名員工失業,擔心年底前會再有約千間餐廳停業或結業,同時更會影響相關行業,包括供應商等。根據政府資料,餐飲業在10月份的失業率達14.8%,屬各行業最高,他預料本月行業的失業率,可能會進一步上升至15.5%,甚至16%,影響全行約20多萬名從業員。

餐飲業只是受疫情打擊行業的一個縮影,其他受打擊嚴重的行業,例如旅行社、跨境交通、酒吧、美容健身、浴室、卡拉OK等,無一不是處在搖搖欲墜的邊緣。像旅行社,疫情發生後基本是零業務,政府剛剛想推行本地遊和與新加坡的旅遊氣泡,剛一起步就又被打斷,如果沒有政府的財務資助,相關行業大規模倒閉恐難避免。

俗話說,長貧難顧,如果叫政府長期支持個別行業,確實存在一定困難;但沒有生意,坐食山崩,行業恐怕無法生存。要有生意,前提條件就是要控制疫情。據統計,香港第三季度的GDP構成中,內部消費約占62%。如果單看零售,疫情前遊客相關零售約占總零售的40%。從這些資料可以看出,有足夠的內部消費,香港經濟就可以大致穩住陣腳、不至於暴跌;有足夠的遊客,香港零售就可以恢復活力。但要想有活躍的內部消費和足夠的遊客,首先要控制疫情。像現在這樣,店鋪開不了幾天就要關門休息,無法正常經營,內部消費如何可以恢復?疫情不受控,無法取得內地信任,與內地無法通關,遊客又從何而來?

客觀來看,恢復內部消費和遊客消費都依賴於控制疫情,但特區政府恰恰在控制疫情上成效有限。當然,如果與歐美等疫情嚴重爆發地區相比,香港的疫情控制可以算做得不錯;但與周邊的內地和澳門相比,香港的防疫就難免讓人覺得效果不佳。

香港防疫失之於‘遲’和‘松

大致而言,與內地相比,香港的防疫措施失之於‘遲’和‘松’,‘遲’就是反應慢,譬如內地早就實行隔離酒店和對高風險地區來人專車接送隔離了,但香港直到最近才確定實行類似措施;‘松’就是執行防疫措施不嚴格,例如早期從高風險地區的回港人員,隔離的管理相當鬆散,高危人員可以隨便出入市區也沒人管,香港疫情的反復爆發,相當程度與防疫措施的‘遲’和‘松’有關。

回顧香港疫情爆發接近一年的經歷,事實上根據香港政府的防疫表現,很難徹底控制疫情。更不必諱言,香港的抗疫過程中,很多時候都摻雜了明顯的政治因素。譬如說,內地防疫的其中一條重要經驗就是全面檢測,找出那些帶病毒者,然後隔離消滅病毒。但是在香港,很多人出於政治立場的原因抗拒全面檢測,最後導致中央花了很大精力和代價的協助香港全民檢測計畫執行效果不佳。所以,以香港政府目前的政治決心、能量和採取的防疫措施,以及社會上一些人出於政治原因的抗拒,香港能夠完全控制疫情的機會不大。

既然過去的經驗證明香港政府的抗疫措施成效有限,那麼目前而言,唯一可以儘快控制疫情的手段就只有靠疫苗了。

日前林鄭特首表示,本港採購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工作取得突破性進展,政府已與兩間疫苗製造商達成預先採購協定,其中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Sinovac)將向本港供應750萬劑以滅活技術生產的疫苗,首批100萬劑疫苗最快下月送抵本港。複星醫藥、德國BioNTech和美國輝瑞藥廠也會提供750萬劑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首批100萬劑預料最快明年首季到港。此外,政府快將與英國阿斯利康藥廠達成協議,採購 750萬劑該藥廠與英國牛津大學共同研發的不可複製性病毒載體疫苗,最快明年下半年供港。

考慮到輝瑞的疫苗保存要求高,供應時間晚,特區政府應該把取得疫苗的重點放在內地疫苗上。根據媒體資料披露,目前中國國藥的滅活疫苗,和中國科興生物的滅活疫苗,都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的第三期臨床測試,測試所在的地區如印尼、阿聯酋等都已確認疫苗的效果不錯並訂購和註冊相關疫苗。

香港經濟己經水深火熱

從香港經濟的角度看,晚一天控制疫情,經濟就要承受多一天痛苦。因此,為了減少香港經濟受到的傷害,特區政府必須早日獲得儘量多的疫苗以完全控制疫情。從儘早供應的可能性和使用的難度看,特區政府不應該搞平均主義,而應該把重點放在有可能更快和更大量為香港提供疫苗的內地身上。

按照特區政府的披露,目前其接種疫苗計畫差不多涵蓋了明年整年,也就是說,最快要到明年尾甚至後年才可能完全控制疫情。按這個計畫,香港經濟最少還要繼續煎熬明年大半年、甚至一年,才會有轉機,已經水深火熱的經濟還經得起這樣的煎熬嗎?

要想讓經濟早一些恢復,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爭取內地可以儘早、盡大量地提供疫苗給香港,協助香港儘早控制疫情。

香港可能有一部分人由於政治原因,不信任內地疫苗,對於這些人,不必強求。他們願意等,可以等到輝瑞或者阿斯利康的疫苗到港再考慮接種,只要內地有足夠的疫苗供港,香港也有足夠多的人接種,就有可能形成防疫屏障、大幅降低病毒的傳染風險,讓疫情處於可控的狀態。為了鼓勵市民儘早接種疫苗,政府也可以考慮推出‘安全碼’之類的電子程式,讓已接種疫苗的人有個電子安全標誌,並對於有電子安全標記的人適當放寬防疫要求,以儘快控制疫情、恢復經濟。

總之,面對香港經濟的嚴重困難,政府必須更積極一些,加快加大內地疫苗的使用力度,否則,恐怕難以扭轉香港經濟進一步惡化的勢頭。

derrick ng
香港需要疫苗,但現在看來要等下年年中後才有可能有足夠的疫苗。 因此現時社區距離和全民地區強制檢測是對抗病毒的主要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