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清清
經由 在 10月 11, 2016
(|)
128 閱讀
(薩姆•瓊斯 譯者/劉鑫 金融時報)
(原文網址: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7505)
在豪爾赫•路易士•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筆下的一則寓言中,一個古國極為執迷制圖術,以至於最後能令它滿意的,只有一幅尺寸與王國同樣大小的地圖。“龐大的地圖沒有用處,”博爾赫斯言簡意賅地寫道。在捕捉真實乃至超越真實的過程中,帝國失去了對真實的所有認識。
薩姆•伊斯雷爾三世(Sam Isreal III)的離奇故事也是同樣的道理:這是一個由詐騙和失敗組成的現代對沖基金寓言,源於華爾街耳熟能詳的骯臟與罪行,以及一個人打敗市場(用伊斯雷爾的話來說是“先一拍聽到市場的動靜”)的雄心,卻以深陷陰謀和偏執的泥潭而告終。
伊斯雷爾的Bayou Capital對沖基金於2008年崩盤。說實話,正如蓋伊•勞森(Guy Lawsen)在書中所說,崩盤一事十足奇怪,若不是因為這一點,它本來會被規模更大、影響更深遠的馬多夫(Madoff)醜聞所遮蓋,成為無人知曉的一件事。在入圍今年“英國《金融時報》/高盛年度商業圖書獎”(Financial Times and Goldman Sachs Business Book of the Year Award)的《章魚》(Octopus)一書中,勞森講述了2008年金融崩潰以來最為混亂、稀奇的一場故事。
該書開頭並無特別之處,沿用了一貫緊湊的金融書籍敘事方式——伊斯雷爾仰仗著弗雷迪•格雷伯(Freddy Graber)和萊昂•庫珀曼(Leon Cooperman)等金融名家的提攜,在20世紀80年代華爾街的一片混亂中嶄露頭角。
“我聽說華爾街是一場幻覺,”伊斯雷爾在獄中告訴勞森,“那裡有不同的魔術師,用不同的手法使著不同的把戲。但沒有人不乾欺騙的事。”
伊斯雷爾的那張“博爾赫斯地圖”是他設計的“前推”(Forward Propagation)交易系統,他希望這個系統能為他解開金融真相。
事情卻沒有如他所願。伊斯雷爾於20世紀90年代成立的Bayou基金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襲擊後損失慘重,謊言開始占據上風。“前推”系統存在著不為客戶所知的缺陷,但伊斯雷爾失去對現實的把握要嚴重得多——這拜他所服用的各類興奮劑和鎮靜劑所賜,如雙丙戊酸鈉(Depakote)、左洛復(Zoloft)、鋰藥物和安非他酮(Wellbutrin)。
瀕臨垮臺之際,伊斯雷爾坐在自己宅第的小教堂裡。他從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手中買下了這座都鐸復興風格宅第,並為其中一個房間配備吉他和擴音器,將其改造成“搖滾之穴”。伊斯雷爾在辦公桌前放置了一臺對準對沖基金交易室的單向攝像機,這樣他便能威嚴但又無能為力地看著他那混亂的交易系統。他還豢養了一群異域爬行動物。
從此開始,故事變得更加離奇。非常非常離奇。
絕望之下,伊斯雷爾投入了另一個騙子的懷抱。這個騙子又騙了他,把他介紹給了“章魚”。“章魚”是一個統治世界的陰謀集團,它的13個家族將全球分而治之。地下債券市場是存在的。外星人確實在羅斯威爾降落過,但死於過量食用草莓霜淇淋。伊斯雷爾於是深陷其中,連同他為客戶打理的、已經縮水大半的資金。
本書的下半部分內容驚心動魄,我們瞭解到約有100億美元在這場荒謬的“地下金融”陰謀騙局中打了水漂。
勞森此書的一大問題是缺乏類似對客觀現實的描述。薩姆•伊斯雷爾認為“章魚”便是世界,而據勞森解釋,這種觀點的根據是他對伊斯雷爾在獄中進行的“數百小時的採訪”。而監獄是容易產生幽閉恐懼症的地方。
300頁後,讀者可能會感覺花費了一個下午,讀到的卻是泛濫於低級網站上的長篇評論。如果多一些正常的描述,“章魚”的形象可能會鮮活許多。
但這並不是說這本書就不值得讀下去了。Bayou也許無足輕重,但伊斯雷爾的故事卻是對沖基金的一種典型——開始時僅略有些不同尋常,後來卻走向極端。
金融行業貪婪、傲慢,隨著時間推移悄然離現實遠去,伊斯雷爾的人生軌跡與之是如此相符。這或許為金融世界帶來了一條更深刻的道理(或者說警告)——就像博爾赫斯筆下的無用地圖一樣,金融世界有時看起來也像是建立在純粹抽象之上的產物。
分類: 6.行業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