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錦鉉
經由 在 2月 18, 2021
(|)
609 閱讀

 

《港紙》2021年2月第2期 | 學茶人 洪錦鉉 

《一七令‧茶》唐‧元稹

茶。
香葉,嫩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煎黃蕊色,碗轉曲塵花。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將至醉後豈堪誇。    

寶塔詩雛形見於隋朝。寶塔茶詩,形如寶塔,從一言至七言,故《一七令》,第一句既是立題,規定了全詩描寫的對象和範圍,又是音韵,之後每一句都各自成對,其他六對,都是隔句押韵。

唐朝大臣,文學家元稹作這首寶塔茶詩,是在送別好友白居易的宴席上。白居易先作一首《詩》,以「一言至七言」的形式出題,之後每人自賦一首。元稹則以《茶》為題,短短的55個字,從茶的本性說起,逐層推進到茶的境界,把白居易比喻為「茶」,詩句里又寄托了他對白居易的稱讚和祝福,濃縮了倆人深厚的情誼。    

元稹稱讚白居易的優秀和才氣如茶,是茶樹的香葉,如嫰芽般上品。「慕詩客,愛僧家」是倒裝句,茶受詩人和僧人慕愛,茶在當時是雅俗同愛,如白居易為官和詩作都廣受人們歡迎。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銚煎黃蕊色,碗轉曲塵花」形象地描繪出唐朝品茶文化的實境和意境。唐朝的茶葉是製成餅保存,人飲茶要先「碾茶」,再紗羅篩出茶葉,放進銚釜中煎煮,見色澤出了「黃蕊色」,盛入碗中,在品茶前,先轉動碗以觀茶沫形成的漂亮茶花。元稹眼中的白居易,白玉象徵高尚的君子,紅紗猶如上等的人品,黃蕊色是金黃色的正氣,經過煎熬仍可顯現令人喜歡的光華。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表面反映了喜愛品茶是不分晝夜的,在此元稹表達了時時刻刻支持白居易。「洗盡古今人不倦」,元稹是安慰白居易,品茶可洗盡人生不如意事。品碗茶,去倦意,解醉意,「將知醉後豈堪誇」,意指眾人皆醉,唯白居易獨醒。元稹表達了對白居易仕途上的肯定。

分類: 13.文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