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在 12月 1, 2021
(|)
696 閱讀

钟鸣鼎食形容贵族的豪华排场。该成语出自《史记·货殖列传》:“洒削,薄技也,而郅氏鼎食。马医浅方,张里击钟。”在唐.王勃《滕王阁序》也有“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的描述。在司马迁看来,大凡出类拔萃、富甲一方的人,一定有他非凡之处。比如卖水鬻浆本为小本经营,却让张氏赚到万贯之财;磨刀砺剑本是雕虫小技,却让郅氏列鼎而食;售羊胃肉脯乃微不足道的小生意,却让浊氏车马成行;还有为马治病这样低端的医术,也让张里能击钟佐食……所有这些都是他们专心笃志的结果。

 钟鸣鼎食,区块链扩容 - 高扬 - 高扬.知识解决.博客

成功到最后比拼的都是毅力,成功需要坚持,但坚持什么却非常关键。比特币的核心成员不像主张扩容的人那么关心比特币的交易拥堵或用户发展。他们关心的是,比特币是否符合自己心目中“终极自由货币”的标准,认为“终极自由货币”,是吸引用户来用的最高吸引力。而且,他们不能接受去中心化的受损,认为要保证人人都可以运行全节点,并希望进一步增强比特币的相关属性,例如往完全匿名性发展。

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所提出的20MB区块扩容计划,引发了一场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之间的激烈辩论。加文认为,如果比特币不进行扩容,那么整个网络将会变得过度饱和,可能导致人们停止使用比特币,因此有必要通过硬分叉的方式,对区块进行20MB的扩容。而包括麦克斯韦(Gregory Maxwell)在内的多位核心开发者则认为,20MB的区块扩容弊大于利,因此他们并不不赞同加文的观点。

关于区块链扩容路线、隔离见证、2M硬分叉、闪电网络的争论也是旷日持久。从2013年开始,比特币交易数量大约有3%的增长,这个意味着区块链的大小也是平均增长3%,到2015年4月,平均每个区块大小是400K,只有用到整个区块大小的40%。于是,加文提出了区块扩容计划,到2016年3月,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上限提高到20M。正如加文所说,整个网络到2016年3月峰值就达到800K以上。

几年来,随着比特币的蓬勃发展,比特币交易数量越来越多,而单个区块体积有1MB的最大值限制,因此区块空余空间显得越来越小。区块体积中位数在2015年里得到了翻番,从1月份的292KB快速增长至12月份的749KB。2015 年12月,比特币香港扩容会议由Pieter Wuille提出了隔离见证(Segregated Witness)之后,扩容问题甚至已经简化为仅升级至2MB,但陷入了关于实施时间点的争论之中。其背后的深层原因表明,区块限制值上调已无法真正解决比特币扩容问题。

关于区块链扩容方案基本上分为两类:长期规则派与短期搁置派。长期派偏理想、规则型,一口气敲定便不再折腾,典型代表BIP101/103,设定一个增长规则,便不再调整。短期派则认为未来不可预测,固定的规则过于简单暴力的解决问题,希望设置一个短期数年方案暂时先避开,搁置至未来解决,代表为BIP100,但由于投票过程复杂,后简化为BIP102/109等,而BIP248则推迟至2020年,近几年就简单采取翻番增长。长期讨论的结果,长期规则派基本上被淘汰出局。

有人提出用收费来解决拥堵问题,并以移动和联通的竞争举例说明。当年移动技术人员不建基站,去搞卫星通讯,运营商问:“用户拥堵怎么办?”开发商说:“我们可以建立手续费市场,打电话多收费,1分钟1毛,提高到1分钟2块钱,只要费用足够多,区块就是满而不堵的。”开发商的理由是,短期的用户不要紧,只要我们搞出了最牛逼的卫星通讯,就不愁没用户用。结果用户都被联通抢走了,就和现在比特币的用户都被以太坊等竞争币抢走一样。

若提高区块体积限制至30MB,最大的问题不是CPU计算能力瓶颈,而是块的传播与存储。30MB的块可能会导致全网孤块率和空块率大幅上升,一年产出1.5TB的区块链数据也超出大部分节点机器的硬盘容量。基于这1.5TB的数据,区块链浏览器、钱包服务商等则可能膨胀10倍达到15TB,对于目前来说已经远超普通机器/数据库的磁盘容量。诚然,这些数据对与中性化的系统而言,并不具有多么大的挑战性,但对于一个全球分布式系统而言,则非常具有挑战。会极大削弱节点数量,提高开发接入门槛,使得比特币变得中心化。

扩容争论的最后,还是倾向于2MB,使得升级过程更加可控一些,风险更低一些。如今,侧链被视为一种增加比特币网络可操作性的尝试,但是如今人们开始将侧链技术作为一种解决比特币扩容问题的有效办法。侧链背后的构想是,让许多有不同规则的数字货币与比特币绑定。比如,一条侧链可能具有MimbleWimble(一种让比特币交易实现近乎完全匿名的方案)先进隐私功能,而另一条则可承载更大(甚至更小)的区块大小。要想钟鸣鼎食,就得坚持真理。

分類: 14.其他類別
關鍵詞: 老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