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0月 13, 2021
(|)
657 閱讀

 

(2021-10-14 稻穗)

近幾個月來,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情況持續加劇,目前尚未看到回穩甚至好轉的跡象。

對股市壓力較大的主要是對科網、教育、房地產、醫療等行業的規範整頓。

對科網平臺來說,反壟斷、反對資本無序擴張的規範整頓,對科網平臺的短期業務增長和長期發展前景都有負面影響,科網平臺很難像過去那樣借助平臺和資金優勢向各個領域擴張、獨佔或者壟斷市場,對科網平臺限制的增加會加強行業競爭、增加其成本,降低其短期和長期盈利增長,影響資本市場原來給予企業的增長假設和估值,令公司股價向下調整以適應新的環境。

對學科類教育培訓業來說,限制提供學科類教育培訓實際上就是對以該類業務為主的公司判了死刑,公司如果無法轉營又沒有其他業務,很難繼續生存。

對房地產業來說,對高杠杆房企的整頓,令很多該類企業接連爆發債務危機,導致市場對高杠杆房企的信心盡失,投資者紛紛用腳投票,離開該類企業,高杠杆房企的股債都反復下跌,承受巨大壓力。

對醫療業來說,藥品集中帶量採購範圍的擴大,一方面令中標產品的價格大幅下跌,壓縮了生產企業的利潤空間;另一方面,未能有產品中標的企業將面臨市場的大幅萎縮,對企業營收造成較大負面影響。對缺乏獨特技術、產品的企業,較為不利。

由於科網、地產、醫療都是港股的重要板塊,板塊受壓令大市氣氛謹慎,缺乏向上動力。

三駕馬車各有問題

對經濟而言,則主要是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出口、消費和投資都有不同程度的問題。

出口是今年表現最靚麗的部分,據海關統計,今年前8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24.78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3.7%,比2019年同期增長22.8%。其中,出口13.56萬億元,同比增長23.2%,比2019年同期增長23.8%;貿易順差2.34萬億元,同比增加17.8%。按美元計價,今年前8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3.8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4.2%,比2019年同期增長29.3%。其中,出口2.1萬億美元,同比增長33.7%,比2019年同期增長30.3%;貿易順差3624.9億美元,同比增加28.9%。

由於中國控制疫情得力,率先恢復生產,訂單流向中國,造成出口較前大幅增長。相對于人民幣計價出口,美元計價的出口升幅更為顯著,說明同期人民幣也明顯升值。不過,由於能源供應緊張,近段時間中國多處地方出現拉閘限電,雖然政府要求能源電力企業全力保障供應,但預計隨著逐步進入冬季能源需求高峰期,缺電情況難有根本性好轉,將對出口增長形成制約。另外,隨著更多國家採取與病毒共存策略,逐步放開經濟後,其生產能力也將逐步恢復,削弱中國出口的競爭力。所以,中國出口的簡單總結就是,情況不錯,但未來有隱憂。

消費需求今年以來總體表現弱於預期,自3月以來,消費的同比增速逐月下降,8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僅增長2.5%,比2019年8月份增長3.0%,較前幾個月的雙位數增速大幅放緩,情況令人難以樂觀。

投資方面,由於今年政府總體對財務杠杆控制較嚴,固定投資增速逐月降低的態勢十分明顯,據國家統計局資料,1-8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從年初最高的35%逐步降低到8.9%,回落速度相當快。房地產投資的走勢與固定資產投資的走勢接近,1-8月份,房地產投資增速從年初最高的38.3%逐步降低到10.9%,根據目前高杠杆民企普遍現金流緊張、急於回籠資金、縮減投資的情況看,未來的房地產投資增速恐將繼續回落。

中央政府雖然已經敦促地方政府加快發債投資基建,儘快在今年形成實物工作量,以對沖投資放緩的形勢,不過考慮到今年房地產債不斷爆雷,市場情緒謹慎,發債融資能否按預想進行、投資增速能否回升尚不確定。

從目前情況看,三駕馬車裡面的兩架(投資和消費)都難以承擔拉動經濟的重任,剩下的一架(出口)暫時表現尚好,但未來能否持續有不確定性。因此,經濟展望的前景不夠明朗。

美國經濟同樣不明朗

美國股市雖然表現不錯,但經濟形勢同樣不夠明朗。按照美國商務部的資料,去年12月,美國就業崗位比疫情前少了約1,000萬個;上週五(10月8日)的報告顯示,截至9月,這一缺口縮小至約497萬個。換句話說,美國的就業資料雖有進展,但仍需要想當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到疫情前水準。不過由於通脹持續高企,聯儲局已沒有多少緩衝空間,被迫做出艱難抉擇,考慮在年底開始縮減買債規模,逐步退出寬鬆政策。

由於美國事實上的全球央行地位,美國縮減買債規模,資金收縮有可能對新興市場造成衝擊,雖然市場對此已有充分預期,但不確定性仍然存在。另一個美國可能引發全球市場動盪的因素就是債務上限談判,雖然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共同努力將上限問題推遲到12月,暫時避過引發危機,但問題尚未解決,不排除屆時美國又會出現新一輪爭論,造成全球市場動盪。

針對經濟放緩情況,中國政府已經做出了一些政策調整,試圖增強經濟增長動力,例如7月開始降低0.5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未來資金環境仍可能進一步放鬆;對房地產的金融高壓也稍微有些鬆動,據媒體報導有些銀行已經加快按揭貸款的審批速度、降低按揭貸款利息;要求地方政府加快推動基建項目,在今年形成實物工作量;雖然仍然堅持對科網平臺的反壟斷,但也開始注意與投資者溝通,儘量減輕政策對股市的衝擊。

綜合而言,目前中國經濟大致處於一個不確定因素仍多,政策開始邊際改善,但尚未看到明顯效果的階段,股市的前景短期也不夠明朗,不過考慮到港股估值較為低迷,後續政策改善力度可能逐步增強,港股低位應有一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