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1月 24, 2021
(|)
716 閱讀

 

(2021-11-25 稻穗)

上週二中美兩國領導人舉行了廣受矚目的視頻峰會,應該說,這個峰會來之不易。今年以來,美國在新總統拜登領導下,改變了過去特朗普喜歡跟中國單打獨頭的做法,呼朋喚友、組織聯盟,企圖用聯盟的力量壓迫中國,不斷地在各種問題,例如南海、新疆、香港等方面,向中國發難,中美關係仍然困難重重。

不過,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繼續擴散,美國自身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困難。一方面,新冠疫情使全球供應鏈受阻,美國幾個重要港口壓港嚴重,港口缺乏工人,運輸缺乏長途貨車,致使貨輪多日無法靠港,勉強靠港裝卸也十分緩慢,集裝箱堆滿碼頭又阻礙裝卸貨正常運行,各種不利因素疊加造成物流不暢,貨物無法按時抵達零售環節進入客戶手中,於是市場普遍缺乏供應,商品有漲價壓力;另一方面,美國對抗疫情以放鬆貨幣政策為主,聯邦和地方政府各種補助和救濟造成相了當多民眾收入在疫情下反而上升,於是消費基本未受影響。

商品供應不足和消費需求上升的結合,造成了美國較大的通脹壓力。雖然之前美聯儲一直聲稱通脹僅為暫時性,不願在經濟和就業尚未完全恢復時收緊貨幣政策,但面對美國近幾個月的通脹指數迭創新高,美聯儲也不得不稍微修改說法,承認通脹將持續更長時間。

理論上,美國面對持續升溫的通脹壓力可以有兩個選擇,或者收緊銀根給通脹降溫,或者壓抑進口商品價格以降低通脹。由於美國經濟恢復基礎尚不穩固,美聯儲始終不願大幅收緊銀根,因此,想辦法降低進口商品特別是中國商品的價格,就成為美國當前一個可行的努力方向。

另一方面,由於美國不斷地與臺灣合流在台海方向製造事端,嘗試用小刀切香腸的方式挑戰中國政府“一個中國”的底線,中國因此持續加大了對臺灣的軍事壓力,解放軍軍機越過台海中線的規模和次數都在增加,令台海爆發軍事衝突的風險大增。

中美領袖的視頻峰會,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進行的。峰會時間長達3個半小時,新華社發佈的新聞描述說:“雙方就事關中美關係發展的戰略性、全域性、根本性問題以及共同關心的重要問題進行了充分、深入的溝通和交流。”,不過,從雙方對峰會的不同描述看,雙方關心的側重點有明顯的不同。

中國方面關注的關鍵字有兩個:一是“合作共贏”,二是臺灣問題。就是說,中國秉持了一貫的對美善意,希望能和美國發展一種和平的、不衝突對抗的、能夠互相有益的關係,而在臺灣方面就是一條,要求美國不要搞“以台制華”,以免引火焚身。

美國關心的關鍵字實際只有一個:就是“護欄”。說明美國又想挑事又怕真打起來的矛盾心態。在美國看來,什麼南海牌、香港牌、新疆牌,對中國的威脅都有限,臺灣問題是最能夠給中國製造麻煩的一張牌,不可能不打。但是,台海又是中國最敏感的地方,萬一分寸掌握不好真的引發與中國的軍事衝突,又對美國有害。因此,跟中國先達成建立“護欄”的共識,以後不管美國和臺灣怎麼瞎折騰,中國都不要武力相向,這大概就是美國的如意算盤。

從以上雙方關心的側重來看,中美都存在緩和關係的願望,但是在如何緩和上,卻沒什麼共識。中國想“合作共贏”,美國不願意,因為在美國看來,中國的發展速度遠遠快於美國,不破壞中國的發展,中國肯定會在不遠的將來趕上和超過美國,因此不能與中國搞合作共贏,支持中國更快發展;美國想搞個“護欄”,可以隨便在台海方向搞事還不用擔心風險,中國恐怕不願意,敢越過台獨的紅線就要有被武統的思想準備,這裡面沒有模糊空間,也沒有“護欄”。

從峰會情況看,中美在各種問題上的分歧仍大,雙方關係不易有大的改善。當然,與特朗普時代相比,美國的態度多少有了一點進步,比如願意與中國談了,也表態說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等,但是,這點進步實際是被中國逼出來的,因為貿易戰打了三年,美國從中國的進口不跌反升,事實證明美國打敗了;美國過去想和平演變中國,改變中國體制,想了幾十年也試了幾十年,結果中國的體制不但沒有改變,反而發展的勢頭越來越好,事實證明美國同樣失敗了。所以,美國的這點進步,不過是對事實的承認而已,談不上有多大善意。

基於這個中美有緩和的願望,但在具體問題上缺乏共識的邏輯,中美之間各個具體問題如何處理,恐怕沒有一個通用的公式,都要進行各自的利弊分析,譬如緩解美國的通脹壓力,其中一個辦法就是降低或取消從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由於降低關稅既可以降低美國進口商品的成本,又可以增加中國商品的出口競爭力,對雙方都有利,因此有可能實現。但是,美國主動降低中國商品的進口關稅,中國如果沒有對等的行動,無疑會損害美國霸權的形象,所以美國又有些猶豫。

綜合而言,中美關係似乎已經度過了階段性低點,雙方(特別是美國)都展現了願意和談的姿態,不過由於缺乏具體共識,轉好的動力不足,可能在低位徘徊一段時間。


 

分類: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