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3月 31, 2022
(|)
434 閱讀

 

(2022-3-31 稻穗1)

現在的世界相當不太平,美國的通脹仍在走高,2月通脹資料創40年新高,達到7.9%;有新債王之稱的著名投資者岡拉克,認為美國今年的通脹可能會沖高到接近10%左右的水準。面對通脹不受控的嚴峻形勢,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聲稱,準備必要時在下次會議上加息0.5個百分點以壓制通脹。另一方面,反映投資者者對未來經濟看法的美國長短期國債利息差,卻已經開始出現一定倒掛,3、5、7年期國債的回報率已經高於10年期國債回報率,顯示市場對美國的長期經濟前景並不樂觀,過快或者幅度過大的加息,很可能導致美國經濟提前出現衰退。

俄烏局勢方面,最新的重磅消息是俄羅斯國防部25日宣佈,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的第一階段結束,接下來將專注在烏東的頓巴斯地區。

我們理解,這個消息意味著,俄烏之間的緊張局勢有可能較之前稍微降溫,因為俄羅斯可能放鬆對烏克蘭西部包括首都基輔等城市的進攻。此外,俄羅斯將主要精力集中在頓巴斯地區,可能意味著俄羅斯對烏冬地區的控制更加扎實。如果俄烏雙方不能很快達成和平協議,估計俄烏局勢有可能以俄羅斯加強對烏冬地區的事實控制而拖延下去。

在歐洲方面,不管俄烏局勢能否儘快達成協議,估計歐美對俄羅斯的制裁都不會很快結束,制裁不結束,就意味著俄羅斯對外的能源和原材料出口仍會受較大限制,歐洲能源價格高企,烏克蘭難民不斷流入的狀況短期難以改變。

另一個可能對市場有重大影響的因素,就是3月23日,俄羅斯宣佈將只接受“不友好國家和地區”以盧布支付天然氣交易,總統普京命令俄羅斯央行開發一種機制,在一周後將支付方式改成盧布。按照俄羅斯的時間表,這個開始只收盧布的時間,應該是3月29日(週二),屆時會否因此造成俄羅斯對歐洲能源供應的中斷,或者引發歐洲能源交易市場的劇烈波動,甚至風險擴散,值得密切關注。

中國方面,自國家金融委3月16日針對金融市場穩定召開專題會議後,陸續有些支持經濟和金融市場的政策出臺,不過對於困擾經濟最嚴重的房地產債務危機,尚未見到足以迅速扭轉局面的政策出臺。

3月25日,銀保監會就近期熱點話題和工作安排回答記者提問,其中談到:“引導金融機構準確把握信貸政策,對受疫情影響較大,但有還款意願、吸納就業能力強的行業和中小微企業,通過續貸、展期等方式紓困解難,避免出現行業性限貸、抽貸、斷貸。”理論上,房地產行業大體屬於“受疫情影響較大,但有還款意願、吸納就業能力強的行業”,如果銀行能夠根據政策予以信貸支援,可能對緩解房地產危機有一些幫助。

不過,我們仍然認為,化解房地產的債務危機,關鍵已經不是放鬆給企業的貸款,而是要消化在房地產進入熊市、需求萎縮情況下出現的供應過剩。單單只放鬆給房地產企業的貸款,可房子沒有需求賣不出去,房企的資金周轉還是會出問題,最快捷、簡便、確定性高的辦法,還是由政府出資(資金可以來自央行的長期貸款),統一收購陷入危機房企的拋售資產(用作保障性住房),協助市場消化供應、讓供求恢復平衡,房企的現金流也可以得到相當大的改善,走出危機。

從美、歐、中各自的情況看:

美國雖然未受俄烏局勢的直接牽連,反而因為俄烏衝突導致市場避險情緒升溫,國際熱錢流入美國避險而受益。但長期來看,美國已經陷入了壓制通脹和維持經濟增長的兩難,美聯儲放緩加息,通脹可能失控;美聯儲加快加息,美國經濟可能陷入衰退。兼顧通脹和增長二者的結果,可能導致美國陷入滯脹。因此,美國經濟的前景並不明朗。

歐洲直接受俄烏衝突的打擊,能源價格高企,原材料供應不足,難民湧入,這些問題令本已疲軟的歐洲經濟百上加斤,前景暗淡。短期也看不到俄烏衝突獲得解決,歐洲和俄羅斯恢復正常經濟往來的希望。

中國同樣不受俄烏衝突的直接牽連,反而因為中國的中立態度,與俄烏都保持較為友好關係,俄羅斯無法順利銷售給歐洲的能源、原材料和糧食,都可以賣給中國,變相降低了國際能源、原材料漲價對中國的負面影響,令中國經濟在不確定的市場環境中保持了一個相對確定的地位。

 

宏觀來看,美國面臨的通脹和增長無法兼顧難題,歐洲受俄烏衝突的直接打擊,都不是單靠歐洲和美國自身調整政策可以解決的,能否解決、何時解決都是未知數。相反,中國經濟雖然面臨疫情和房地產債務危機造成的沉重壓力,卻是有可能靠自身調整政策解決的。疫情方面,中國正在探索不需要全面封城情況下的動態清零管理模式,以減小對經濟的影響;房地產方面,只要政府有決心,房地產的債務危機並不難解決。

如果中國可以在這個動盪的世界中表現出自身的確定性和穩定性,在全世界尋找確定的國際熱錢必定會增加對中國的配置,對中國經濟、金融的發展,以及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都將有極大的正面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