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
經由 在 7月 6, 2022
(|)
570 閱讀


(2022-07-06 劉瀾昌)

冷眼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可真是連笑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居然可以一邊承認,烏軍已經撤離了盧甘斯克地區的最後一個重要堡壘利西昌斯克;另一邊卻招呼美國和歐盟的主子們“重建”烏克蘭,瓜分重建烏克蘭的市場大餅。這位演員,也演得太“超前”了吧。一般來說,談“重建”都至少在停戰切切實實落實了,大的戰火重燃的可能性極小之時吧。不然,忽然間一陣炮火從天而降,豈不重建烏有,而不是重建烏克蘭?


而目前,烏軍節節敗退,雖然澤連斯基強調烏克蘭並沒有放棄利西昌斯克,但是五角大樓和北約的軍事高層都清楚:“烏軍在潰敗”。固然,還有西方媒體將“撤離利西昌斯克”描繪為二戰時的“敦克爾克大撤退” ,但是實事求是的西方記者則再認真思考,澤連斯基的下一個合理的防線應該設在何方?是哈爾科夫?尼古拉耶夫?還是奧德薩?

事實上,當下不是俄羅斯被制裁垮了,而是在軍事上穩步推進,“頓巴斯特別軍事行動”的戰略目的不但逐步實現,而且有可能擴大戰果。相反,澤連斯基的反擊的“廢話” 並沒有人相信。稍有軍事知識的人都知道,澤連斯基“麾下”的烏克蘭軍隊純粹在“打亂仗” ,根本談不上合理的軍事調動。在俄羅斯2月發動進攻之前部署在烏東地區的烏軍主力,再就應該收縮回第聶伯河以西,不應該依然困守烏東坐以待斃。當然,澤連斯基是演員,不懂軍事,而實際指揮的可能是五角大樓和北約,這些幕後指揮者並不在乎保存烏克蘭的有生力量,他們只是希望他們表演“抗爭”。但是,如今利西昌斯克也無法待下去,遑論“堅守反擊”,所謂“敦克爾克大撤退”的戰史,1978年1月25日才出生的澤連斯基可能聞所未聞。


“烏軍在潰敗”,五角大樓使用這個軍事概念,其實是在擔憂烏軍“三無”:無士氣、無老兵、無有戰鬥力的正規軍。往後的仗,可不知道該如何打下去。海馬斯火箭發射系統,也不是隨便拉個老百姓訓練幾天就可以使用的。要命的還有,美軍和北約援助烏克蘭的先進武器,尤其是“標槍”、“刺針”等可攜帶的導彈,已經大量出現在地下軍火黑市。這次,“重建烏克蘭”的七項原則,其中包括“透明” 。筆者相信,其中所指,一個是澤連斯基的烏克蘭政府的嚴重的貪污腐敗,另一個就是怕如同軍火黑市一般重建的資源也被賣掉。


無論如何,明眼人都知道,烏克蘭局勢眼下還是仗如何打的問題,俄軍第三階段是要全拿哈爾科夫、尼古拉耶夫和奧德薩,還是烏克蘭軍隊真的完全退守第聶伯河。接著,如果戰線穩定了,就是如何停火的問題,到底用何種條件能夠達成停火?沒有停火,沒有和平的環境,談何重建?美軍撤離阿富汗這麼久了,國際社會都沒有談重建阿富汗,烏克蘭著什麼急?既然是反常,必然就有鬼。

澤連斯基7月4日在視頻講話中說,不要等到俄羅斯發動的侵略戰爭結束之後再開始在烏克蘭的重建工作,很多事現在就應該動手做起來,因為一些曾經被俄軍佔領的地區,成千上萬的房屋已經遭損毀。他還說,現在就應該開始為過冬做準備,要確保能源供應的問題。乍一聽,他說的很有道理,也有預見性,已經想到過冬的問題。但是,他不明白停戰,是解決這些問題的先決條件?也許,美國不許他談停戰。


澤連斯基提重建,其實也非常好理解,那就是要錢嘛。烏克蘭總理什米加爾估測,烏克蘭重建至少需要7500億美元。同時,這也作為加入歐盟的鋪路石。法英國美德等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代表在瑞士盧加諾就“烏克蘭重建”簽署了“盧加諾聲明”,也有將烏克蘭完全西化的企圖。聲明說,“重建一個自由民主的烏克蘭是我們的共同目標。為實現這一目標,烏克蘭將開啟政治和經濟改革,並以此推動加入歐盟的進程。”“盧加諾聲明”還為重建制定7項原則:夥伴關係、聚焦改革、透明、民主參與、融入不同利益的代表、性別平等和持續性。


這說明,“烏克蘭重建”的政治企圖,是連“緩衝區” 也不讓給烏克蘭,依然要全部納入西方版圖。筆者相信,普京是不會答應的。其次,就是西方急於瓜分烏克蘭。

瑞士參加此次會議的特別大使皮杜表示,盧加諾會議並非旨在募集捐款。這次會議將比照馬歇爾計畫制定一項援助戰略。皮杜強調,重建會 “耗時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但是,烏克蘭需要全面改革,特別是在打擊腐敗方面。他指,腐敗現象在烏克蘭十分猖獗。在“透明國際”發佈的2021年度廉潔指數,烏克蘭在180個國家中僅排名第122位。


筆者想,歐洲人怪怪的,仗還在打就談重建;要援助重建,又要幹嘛挑人家痛腳,說人家腐敗,勾心鬥角。莫不是,瑞士估計重建烏克蘭這個大餅自己分不到多少。
 

分類: 12.社會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