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
經由 在 7月 11, 2022
(|)
1.1k+ 閱讀

 

(2022-07-11 劉瀾昌)

印尼巴厘島中美外長級會談後,筆者感到雙邊關係正逐步向緩和改善的方向發展,預計雙方關閉的領事館有可能在年內重開。


事實上,“緩和改善”這種說法,是給拜登政府面子,明眼人都知道所謂“緩和改善”實際是美方改正錯誤。拜登團隊改正錯誤的幅度越大,中美雙邊關係改善的程度也就越大。自然,美國遏制中國的總體戰略不會變,拜登團隊也沒有說要變。但是一些具體政策美方越做越虧大,一些做起來力不從心,還有一些他們越做越迷茫,例如所謂的“兩線同時作戰”,笑話。加上,美國人民都是“懷土懷惠”,你拜登不給我好日子,我就不投你的票。於是,布林肯不得不接二連三低頭。

之前,拜登已經明確表示“四不一無意”: 美國不尋求同中國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尋求通過強化同盟關係反對中國,不支持“台獨”,無意同中國發生衝突。這次布林肯再具體化,應該表揚。他提出“六不一致力”,就是不尋求對華打“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不挑戰中國共產黨執政地位、不尋求圍堵中國、不支持“臺灣獨立”、不尋求改變台海現狀,美致力於管控雙邊關係中的風險因素並對以開放姿態與中方開展合作。


仔細琢磨布林肯的話,他還有批特朗普政府的因素。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政府的國務卿蓬佩奧用了漢奸余茂春奸計,以反共替代反中。這回,在中共20大將要召開前,布林肯加了這“一不”------不反共,可不能簡單去看。筆者認為,布林肯是讀懂了中國憲法,也明瞭中國的政治體制,自然他也會說蓬佩奧是傻瓜,搞這些無用的雕蟲小技。

值得一提的是,臺灣國民黨現任主席朱立倫還堅持“反共”,是那麼不識時務,怪不得他到美國什麼要人都見不到。布林肯也懶得理這些“過時的人物”。

筆者認為,如果拜登、布林肯等說話算數,對“四不一無意”和“六不一致力”,不要說百分之一百落實,能做到七八分,那麼中美關係就已經恢復到特朗普之前的狀態。


無疑,和布林肯、沙利文首次與楊潔篪、王毅見面時對比,“從實力地位出發”的中國了。這回,布林肯也公開表示,與中國外長王毅的會談是有“建設性”的。然而,王毅不但是和他談道理,指出美對華政策出現的自相矛盾和言行不一,反映出美方世界觀深層次的嚴重偏差,甚至呈現“中國恐懼症”;任由其膨脹發展,美國對華政策將是“走不出去的死胡同” 。而且,王毅實實在在開出4份清單:要求美糾正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的清單、中方關切的重點個案清單、中方重點關切的涉華法案清單、中美8個領域合作清單,希望美方切實認真對待。


筆者留意到,在王毅有理有利有節的“攻勢”下,布林肯除了表示“六不一致力”,還就具體事務達成共識,“同意相互為雙方外交領事人員履職創造更好條件”等等。因此,糾正特朗普政府無理關閉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的錯誤,或許已提到議事日程。自然,如果拜登政府糾正錯誤,被中國報復關閉的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也會對等重開。拜登上臺後改正特朗普錯誤的第一個做法,是釋放孟晚舟。或許,重開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是他改錯的又一行動。接著,當然還有很多大問題,接收中國留學生、降低關稅,停止或減少在南海、台海的“自由航行”等等。


中國駐休士頓總領館(資料圖)

事實上,拜登糾正特朗普的這些錯誤的行動,其實是符合美國的利益,儘管他們現在還不能充分認識這一點。他們是迫於美國美國的經濟和社會矛盾,也迫於俄羅斯在烏克蘭戰場取得節節勝利,而美國和西方的制裁無效反而自傷以致“滯脹”而動搖統治能力,同時特朗普政府以來的美國“遏華戰”都在呈現敗像。不過,這個迫於無奈,只能使他們策略性的微調對華政策。只有他們深切認識到,中國的崛起不可阻擋,美國只能在中國崛起中“共存”,才能減緩美國衰落的速度,那麼,美國才可能根本性調整對華政策。相信,拜登這個團隊沒有這個智慧。

因此,預計在年底美國中期選舉這個節點前,拜登政府在對華政策會微調,但是反華的基調還不能變。
 

分類: 12.社會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