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8月 3, 2022
(|)
597 閱讀

 

 面對高通脹,美國政府可能相對更願意選擇較長時間的溫和衰退或者滯脹。在美國滯脹階段,企業將受到原材料成本上漲和市場需求下降的雙重打擊,盈利前景暗淡。所以,如果美國大概率進入滯脹,美國企業的盈利前景將受損。投資者炒作美聯儲加息立場趨向溫和,推動美股向上的走勢,在企業盈利前展望欠佳的背景下,恐難持續。

 美國本輪的高通脹主要受全球供應鏈重組和俄烏衝突的負面影響,由於地緣政治的原因,供應受阻的問題將在未來一個較長的時間存在,令成本上漲的問題難以解決。另一方面,美國受債務過高和促進就業限制的加息,幅度有限,很難將需求壓低到供應鏈可以應付自如的狀態。

 應對高通脹,美國可能有兩種選擇,一是短期的嚴重衰退,靠大幅加息製造急劇的需求收縮,令供應超過需求,壓低通脹。二是較長時間的溫和衰退或者滯脹,使經濟可以在相對較高的通脹下低速前進。由於嚴重衰退將給經濟和社會帶來極大痛苦,不符合現在尋求中期選舉有個好結果的民主黨政府的利益。

 在目前這種兩難的情況下,美聯儲的政策大概只能是折中走鋼絲,在增長和通脹之間取平衡,平衡的結果很可能是,經濟減速、通脹略微放緩,即一種滯脹或溫和衰退的狀態。

 美聯儲刻意錯判通脹

 很多市場人士包括美國前政府高官都不斷指責美聯儲錯判了通脹,加息太晚、動作太慢,若早一點認識到通脹的頑固性或者早一點大幅度加息,惡劣的通脹形勢就可以受控、美國就可以擺脫現在面臨的滯脹前景。

 不過,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美聯儲表面上的錯判,實際上有著深刻的內在原因,很大程度是是迫不得已的無奈選擇。考慮財政的可持續性、壓低利率、減少利息支出、容忍適當高通脹以逐步稀釋債務,可能就是美聯儲不便言說的合理關切。

 2021年4月是美國通脹突破向上的一個月,回顧當時美國經濟狀況可以清楚看到,彼時美國經濟尚在恢復之中,經濟回穩基礎還不牢固,各路專家估算當時美國就業水平,距離回到疫情前還需要增加800萬至1000萬個職位。換句話說,如果美國在彼時就選擇大幅加息的話,美國就業的恢復很可能將中斷,經濟復蘇可能成為泡影。這個結果並不是視爭取全民就業為己任的美聯儲,所想要的選擇。

 其次,美聯儲作出通脹是暫時性的判斷並不是沒有理論基礎。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以來,美聯儲大開水喉,對美國和全球大水漫灌,直到2022年3月美國通脹都能保持溫和。從放水力度來看,2008年之後美聯儲的幾輪量化寬鬆,將資產負債表膨脹了4倍多,美國通脹上升勢頭並不明顯。2020年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不過膨脹了約1倍多,照以前的老經驗,似乎也有理由相信通脹可以保持溫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