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天納
經由 在 10月 24, 2016
(|)
64 閱讀
離岸人民幣兌換美元持續下挫,更刷新逾六年低點。自10月以來,人民幣貶值幅度持續,中間價曾多次出現較大幅度的下調。  
官方口徑認為,在外部環境影響下,人民幣匯率短期波動是正常的,也在可解釋範圍內,目前國內市場預期總體保持基本穩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弱,主要是由於美國聯儲局加息預期升,推動美元匯率走弱。美元指數上漲,全球貨幣均下跌,人民幣的跌幅相對於其他貨幣並不大,而且人民幣對一籃子多邊貨幣升值。 
*人民幣跌幅其實不大*   
10月以來截至上周五(21日),美元指數累計上升約3%,受此影響全球主要發達和新興市場貨幣普遍下跌,歐元、英鎊和日圓對美元匯率累計貶值明顯。其實,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和境內外市場匯率累計分別下跌幅度在全球範圍內並不大。  
參考內地官方數據,近期內地跨境資金流出放緩。10月後,內地銀行結售匯逆差明顯收窄,日均逆差環比下降超過80%;其中個人淨購匯日均環比下降10%以上。隨著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規則化、市場化和透明度程度進一步增強,雖然人民幣匯率在外部環境影響下有所波動,但內地市場預期總體保持基本穩定,短期波動是正常的,亦在可解釋的範圍內。  
外管局早前公布的數據顯示,9月內地銀行結售匯逆差人民幣1897億元,較8月份逆差634億元規模擴大近三倍,為連續第15個月出現逆差。第三季度結售匯逆差比第二季度擴大主要是季節性因素的影響,包括旅行和投資收益兩大方面。暑期和國慶假期前通常是內地居民境外留學或者旅游購彙的高峰期,其次,在上一年度財務報表完成和利潤分配方案確定後,相關企業一般都會在6至9月份購匯向外方支付投資收益。 
*人行無明顯干預匯價*   
正如筆者上文談及,自10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接連刷新6年新低。那麼,究竟人民幣匯率的短期底部,或市場心理關口在哪裡?目前,市場對人民幣匯率下一步「心理關口」究竟是6﹒8還是7﹒0並無定論。觀察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見,人行似乎並未刻意堅守某一個「心理關口」。無論是在岸或離岸市場,人行並無明顯地干預人民幣匯率。  不過,觀察人民幣短期匯率波動,看似人行亦未主動引導人民幣貶值來釋放經濟壓力。坦白而言,短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更多受到環球市場匯率波動的影響。目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也並不預示著人民幣匯率會趨勢性貶值,但是走弱則是無可避免。 
*英脫歐後續影響與歐QE*   
內地第三季度經濟增速大致符合目標水平,因此中央政府引導人民幣貶值以刺激經濟增長的必要性下降。與此同時,內地在第四季度減息的可能性非常低。自10月以來,美元指數升勢明顯,最大動力來自美國加息預期的升溫;聯儲局主席耶倫多次公開表示,今年內加息一次是合適的,令市場差不多確定了美國在12月份加息的預期。  
與去年底的形勢有些不一樣;除加息預期外,美元匯率走強還受到英國「脫歐」後續影響的不確定性等其他風險因素的刺激。從指數構成來看,這輪美元指數的上升受英鎊貶值的影響最為顯著,10月以來英鎊兌美元累計貶值幅度已經超過5%了,自6月以來的累計貶值幅度更是高達15%。  
與此同時,歐洲央行會議沒有討論削減購債,也沒有對延長QE進行討論,但簡要地討論了負利率。此外,會議亦解決了債券稀缺性問題,歐洲央行將股票作為改變QE的選項之一。不過,事實歸事實,目前歐洲的貨幣政策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而且超常規的政策支撐也不會永遠如此。歐洲雖然不會突然停止實施QE,但將在12月份的委員會議上繼續討論相關議題。  
10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多次出現過單個交易日波動幅度在200個基點左右的情況。筆者認為,未來人行會容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更大區間內寬幅、雙向波動。 
*短期人幣走弱壓力持續*   
短期來看,受美元走強影響,人民幣走弱的壓力是會持續的,但這不代表人民幣進入單向貶值的通道。考慮到內地經濟逐步企穩、龐大的外匯儲備,以及人民幣加入SDR等積極因素,人民幣呈現中長期雙向浮動的趨勢。在這些因素影響下,筆者認為中央政府是能夠接受人民幣匯率每年3至4%的上落波幅。
資深投資銀行家
中國人民大學講座教授溫天納
分類: 1.宏觀經濟
p-plus
大把國家眨成雙位數,中國不是貶得最利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