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9月 7, 2022
(|)
560 閱讀


(2022-09-07 香港商報)

 近日有兩則新聞,看似不相干,不過聯繫起來看,卻有值得深思之處。

 一則是中國證監會新聞,9月2日,中證監副主席方星海在「2022中國國際金融年度論壇」上表示,下一步,中證監將會同香港和有關部門推出三項擴大兩地資本市場務實合作的新舉措。包括擴大「滬深港通」股票標的,推動將符合條件的在港主要上市外國公司和更多滬深上市公司股票納入標的範圍;支援香港推出人民幣股票交易櫃檯;研究支持香港推出國債期貨等。

 另一則是美國新聞,據媒體報道,美國貿易代表署9月2日表示,應產業代表要求,將持續實施對中國內地商品加徵的關稅;另外,美國總統拜登擬簽署行政命令,以限制美國企業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投資。報道稱,拜登計劃在未來幾個月內簽署該行政命令,或要求美國企業披露對中國半導體、人工智慧、量子計算、稀土和電動汽車等的任何投資;並會設立機制,讓美國政府能夠直接禁止相關投資。

 儘管取消對中國出口商品加徵關稅有助於減輕美國的高通脹,但最後美國政府的決定說明,當前的美國是政治正確壓倒一切,美國政府內部經過反復博弈得到的結論是:繼續與中國對抗仍是第一優先。

 美國與中國對抗不奇怪,這是美國將中國當作戰略對手的必然。在這種對抗心態下,為了打擊中國的高科技,除了之前的各種對高科技產品出口的限制舉措外,美國還進一步將對抗擴展到投資領域,限制美國資金投資中國的高科技。

 在美上市中概股的退市陰影,加上限制美國資金對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投資,已經將美國的目的揭示得明明白白,美國就是要切斷金融資源向中國高科技板塊流動的管道,寧願不要中國可以達致雙贏的投資機會,也要政治正確,盡全力抑制中國的發展。

 中證監三措是要加強港金融地位

 在這個背景下,中國證監會計劃推出三項擴大內地與香港金融合作的措施,明顯有加強香港金融地位的考量。三項措施中,第一項可以讓更多的內地資金流入香港,因為可投資的標的多了,吸引的資金自然增加。外國企業在港股可以吸引到內地投資者,自然可以提高港股對外國企業的吸引力;第二項允許人民幣直接買賣香港股票,同樣會吸引內地資金流入;第三項則主要是豐富香港的投資產品,有吸引全球投資者利用香港市場投資人民幣產品的作用。

 美國在金融上限制中國的態度已經不再遮掩,由於美國對西方世界的影響力,歐洲國家逐漸跟進、限制金融資源流向中國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境外中國企業將越來越需要一個安全、可靠的金融中心為它們服務。香港作為「一國兩制」下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有熟悉國際市場、法規也與國際市場接軌的優勢,正好可以給需要一個安全融資環境的境外中資企業以及有需求的外國企業提供服務。

 不過,近些年隨着香港金融市場的逐步發展,香港金融方面的結構性矛盾也逐漸顯現,簡單來說,就是香港的經濟規模與金融市場規模不匹配的問題,更直白一些,就是目前香港的資金規模已經不足以支援香港的股市。

 香港是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實行「一國兩制」的制度,這既是香港的優勢,也存在一些需要改善的地方。大致而言,香港股市有兩個重要的特點,一是雖名為香港股市,實際上卻是中國的一個離岸市場。據港交所資料,截至2021年底,香港股市中內地企業市值佔港股的74.1%,其他企業加起來也僅約市值的四分之一,內地企業佔絕對優勢;二是雖然港股實際上是中國企業的離岸市場,可由於「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內地資金並不能像內地在岸市場(A股)那樣自由流入,造成了「內地企業在香港股市融資,可股市的資金來源主要依賴香港本地資金和外資」的資金與股市規模不匹配導致的結構性矛盾。

 在剛回歸時這個問題尚不顯著,據統計,1997年底香港股市市值約3.2萬億元,彼時香港GDP約為1.37萬億元,股市市值與本地GDP之比約為230%;同年美國股市市值與GDP之比約為106%,差距還不算太大。而至2021年底,港股市值超過40萬億元,香港GDP僅約2.87萬億元,港股市值與GDP之比約為1400%,大約是「2021年美股市值與GDP之比約為203%」的7倍,差距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改善港股承載力方向有二

 從以上的資料可以看到,香港的本地經濟規模相比股市實在是太小了,如果不靠外來資金彌補,隨着更多內地企業來港上市,香港股市的承載力將越來越低,對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利。但是隨着歐美與中國的對抗加劇,外資流入香港受限制的情況又可能會越來越普遍,也就是說,外資作為香港主要資金來源的可靠性存在較大風險,如果不能解決這個資金與股市規模不匹配的問題,香港股市就可能長期積弱,其融資功能也會逐步下降,令香港作為中國國際金融中心的作用不能很好發揮。

 理論上,解決香港股市承載力不足問題只能依賴內地資金,也只有內地的資金規模才撐得住大量的內資企業在香港不斷上市。現在香港面臨的問題主要是內地資金流入香港股市仍有一些限制,導致規模不夠大,未來可以考慮的改善方向主要有二:一、盡力疏通內地資金流入香港的管道,盡快擴大內地在港資金規模;二、國家的外匯資金可以考慮減少存放歐美金融市場並減少對歐美資產的投資以降低潛在風險,部分外匯資金可以存放在香港,甚至直接投入香港金融市場。

 華大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 楊玉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