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9月 28, 2022
(|)
741 閱讀

 

上週三(9月21日),美聯儲再次加息75個基點,將美國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至3%-3.25%範圍,並表示未來將繼續大幅加息,美聯儲多數官員預計,年內還將加息125個基點;市場預計,下次美聯儲議息會議(11月)可能繼續加息75個基點。最新的美聯儲委員利率預測點陣圖顯示,到2022年底,聯邦基金利率預測中值為4.4%,意味著11月美聯儲非常可能再度加息75個基點。點陣圖還顯示2023年聯邦基金利率預測中值為4.6%,這也將有可能是此輪利率上行週期的頂點。

很明顯,本次美聯儲的大幅加息以及美聯儲委員對今年內剩餘兩次議息會議繼續大幅加息的預測,較之前的市場預期更為激進,對金融市場形成了相當壓力。美股道指上週三至週五,連跌三天,跌幅超過1000點,港股也在上週四跳空低開,至上週五收市跌穿了18000點的重要關口,恒指創出了近11年新低。

美元指數則在公佈加息幅度後突破了前期110點左右的頂部阻力,出現急升,上週末一舉突破到113點左右,離案人民幣也出現急跌,上週末最多跌近1美元兌7.15人民幣水準。

從金融市場的變動看,美聯儲的鷹派加息,對市場的衝擊不小。不過根據最近美聯儲委員們的利率走向預測,明年加息的空間很小,因此現在以及之後的一段時間,有可能是美元本輪加息週期市場加息預期最緊張的時候,市場的鷹派加息預期可能在美聯儲11月加息後得到扭轉,屆時股市面對的壓力有望減輕。

不過離案人民幣兌美元急跌,卻未必對中國經濟有多大實質影響。因為人民幣貶值本身有利出口,而中國的進口結構與以前相比,也開始有一些顯著的不同。

據媒體報導,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當地時間9月7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席第七屆東方經濟論壇時表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和中國合作夥伴已決定,要以盧布和人民幣50:50的比例支付天然氣供應費用。俄羅斯是能源出口大國,2021年能源出口金額約2442億美元;中國是能源進口大國,2021年進口石油天然氣共約2.1萬億人民幣,是中國進口的第三大類商品,如果中國從俄羅斯進口能源以後全部採用人民幣和盧布結算,無疑將大大減少中國的美元需要。

另據媒體報導,中國電信巨擘華為正試圖與本土半導體公司聯手,建立「非美」晶片生產線,力拚最快今年恢復自家晶片生產。而由上海微電子製造的國產28nm光刻機據悉也有望在今年年底實現首台交貨,據專家介紹,28nm光刻機如果採用多次曝光,還可以生產14nm、甚至7nm晶片。理論上,只要28nm全國產化,保守估計,國內80%的晶片需求可以自給自足。

據海關資料,2021年中國大約進口晶片(積體電路)約2.8萬億人民幣,是中國進口的單一最大類商品,如果可以逐步國產化,中國對美元的需求將進一步大大減少。

另據海關統計,2022年1-8月,中國出口2.38萬億美元,進口1.81萬億美元,貿易順差約5600億美元,而2021年中國全年的貿易順差為6764億美元。按比例計算,今年還剩4個月、時間已過去全年的67%,但貿易順差占比約等於去年全年的83%,說明貿易順差還在擴大。

從對未來進口的展望上看,中國對美元的需求趨於下降(能源減少使用美元、晶片加強自製);從近兩年的進出口實際表現看,中國的貿易順差還在擴大,積累的美元還在增長。在這種美元潛在需求下降,而供應上升的背景下,美元兌人民幣長期保持強勢缺乏基礎,短期的人民幣走弱主要是受投資者情緒的影響。

美元加息對新興市場的最大衝擊就是會引導熱錢流向美元,導致某些經濟脆弱的邊緣國家因為資金突然的集中大量流出而引發金融和經濟危機,不過基於前述討論,這個風險對中國不大,如果不考慮短期熱錢流動,中國長期的問題反而是美元太多,長期風險在於持有過多的美元資產,容易因各種政治經濟風險受牽連。

雖然美國加息對中國的實際衝擊有限,不過也不能忽略其對投資者心理的衝擊以及國際熱錢走向的影響。港股包括內地股市近來的下跌、人民幣的走弱,一定程度其實反映的是市場心理、投資者情緒的悲觀,要對沖這種負面影響,只能靠內地經濟事實上的強勁增長、良好表現,否則這種負面、恐慌情緒就容易蔓延,進一步打擊投資者預期和信心,反過來拖累經濟。

特別是二十大召開在即,需要一個良好、穩定的經濟和社會環境,政府支援經濟的力度可能需要進一步加強。

總體而言,政府今年刺激經濟的舉措並不少,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不過從發佈的經濟資料看,尚不足以根本扭轉中國經濟面臨的壓力。由於過往的刺激政策主要集中在支持企業和降息等方面,對需求的刺激尚有提升空間。

中國經濟刺激效果未如理想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消費者預期減弱,所以單純降息對刺激需求幫助有限。根據歐美等國的刺激經濟經驗,除了降息等工具外,政府其實還可以直接入市買入國債、股市ETF等投資工具,一方面支持金融市場,一方面增加市場中的貨幣供應。

對中國來說,美國的激進加息,令中美息差走向對美元上升有利,為免人民幣過度轉弱,中國的降息空間也受到一定限制。在中國降息空間有限且效果一般的情況下,央行直接入市買入國債和股票ETF等資產,直接向經濟投入資金的方向,值得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