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1月 1, 2016
(|)
132 閱讀
(2016-11-01 東網)
(原文網址:http://hk.on.cc/hk/bkn/cnt/finance/20161101/bkn-20161101181420259-1101_00842_001.html)
「粗口有五大將軍......」人稱Ben Sir的歐陽偉豪教粗口教得街知巷聞,教書令人拜服,原來投資亦有獨到之處,一路走來「樓換樓」,成功將400方呎單位「升呢」成半山逾千方呎豪宅;而「生化博士」曹宏威本與投資毫不相干,但因幾次誤聽「貼士」中伏,令他領略到投資還需依靠分析,始與太太雙劍合壁,重征股海。
----------------------
●Ben Sir:樓換樓住千呎豪宅
「好似外匯、股票咁,係一啲數字,毫無真實感,但樓係見到得、摸得到,仲可以即場去睇。」講起買樓,現任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的Ben Sir迅即眉飛色舞,如數家珍,而他獨愛「磚頭」,其實亦有一段故事。
話說Ben Sir年方24,即被家人催促買樓,惜他硬頸,偏拗父母意,直至他親眼見證樓價於80年代大跌後,竟可反彈兼大升,始發現家人講話有理,「當時跌到千幾蚊呎,竟然升得番,真係唔講得笑,就發現買樓呢個遊戲玩得過」,於是購入筲箕灣一個價值90萬元的單位收租。
4年過去,筲箕灣物業升值,加上與女友「拉埋天窗」,Ben Sir將物業售出,扑槌買入柴灣杏花邨一個800方呎單位,樓價逾500萬元,但當時的Ben Sir投資樓市仍屬新手。
直至97年金融風暴,樓價大跌,Ben Sir的杏花邨未能獨善其身,但唯獨某區抗跌力之強令Ben Sir咋舌。「當時見到堅道單幢式物業又舊又殘,冇一樣嘢好過杏花邨,但抗跌力竟然咁勁,於是喺到諗,唔同個區真係咁重要?」他如夢初醒,把心一橫賣出杏花邨單位,搬與家人同住,日日揭報紙,勢要搬進半山。皇天不負有心人,列拿士地臺新盤開賣,Ben Sir以不足400萬元購入單幢式物業的單位,一住便是10年。
Ben Sir其後「韜光養晦」,終於一晚--「喂,老婆,買樓喇」。08年金融海嘯,樓價重挫,西半山輝煌臺一個400方呎單位僅售320萬元,但Ben Sir仍然「漫天殺價」,由320萬元直劈至300萬元以下,他亦由揸一層樓變成揸兩層樓。
後來列拿士地臺單位「升番上幾開心嘅價錢」,Ben Sir決定售出,自租銅鑼灣單位,另一單位繼續收租,但因着「有罪就係身痕,有錢就係罪」。Ben Sir再度心郁,終吼中一個雍景臺千呎單位,價值1,250萬元,超過預算50萬元,他費煞思量,豈料這一想,令他後悔至今。「只係過咗4日,佢咁就賣咗喇,只係差50萬元,你咁都唔同我講聲,係咁話唔得唔得......」
自此一役,Ben Sir換樓心意更堅,四處格價,更售出輝煌臺單位「All in」,最終以1,300萬元購入雍景臺低層單位,揸兩層樓又變回揸一層。
Ben Sir總結,大跌市時一定要買樓,且要揀啱地區,首選半山物業;建議年輕人早接觸投資,多作準備;而一路走來機會甚多,何以金融才俊朋友都捕捉不到時機,自己卻能不斷「升呢」。他表示,「係因為我有時間研究,人哋玩車玩股票,我就將幾廿年精力都放係樓,機會嚟到就可以最快作出決定。」
---------------------------------
●曹宏威:夫妻合作 緊記三「不」
投資除了「要做」事項,亦有「不做」事項。曾任香港中文大學生物化學系高級講師的曹宏威投資屢次「中伏」,昔日購入息率奀的儲稅券,遭人訕笑;近年於老友飯局收料後小注某股,不料暴跌,他苦口婆心奉勸一句--「唔好受人影響!」
曹宏威投資作風穩健,年輕時儲錢為上,每月可儲7成月薪,若非公務,絕不旅行。「你話我聽旅行有咩好去先,睇風景,上網大把,我連新加坡都未去過。」他更笑言,當年與女朋友往美國留學,兩人平日花費不多,偏租房子貴,於是他提議女友「不如結婚,咁就可以一齊住。」
他「獨沽一味」,主要將財產放在銀行收息,後來受人慫恿,將所有資產購入儲稅券,豈料息率反不及銀行,雖不至蝕錢,但就被人笑作笨蛋;近年,他於一場老友飯局中,聽到「貼士」,當時雄心壯志,花費唇舌與太太解釋,最終決定入市一試真偽,換來的是股價暴跌。
於是他領略到,投資時須緊記三「不」,不要三心兩意;不要急功近利;不要受人影響。
現時投資,他與太太分工合作,自己「睇大局」,分析全球政經局勢,閒時與朋友組成的「咖啡黨」分享心得,太太則留意股票細節、動手操作。以能源股為例,他以前便研究太陽能,雖然知道技術進步有限,但因為太陽能板可鋪置的面積增加,自然可產生的能量相應增加,加上留意到內地積極發展潔淨能源,故特別看好能源板塊。
楊清清
接地氣。原來係香港,大學教授如果無炒樓都幾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