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1月 11, 2016
(|)
117 閱讀
(2016-11-11 路瑞鎖 路財主)
有這麼一個蘿莉控的男人。
這個男人生於廣東一個普通農民家庭,14歲的時候,他曾在兄長資助下在香港接受了一點西方教育,從此就覺得中國什麼都不好,內心暗暗的確立了自己搞掉政府的“事業”。
父母兄長覺得他太不成器,在19歲的時候給他娶了一位18歲的女子,但他不十分喜歡,於是遠逃香港學醫。學醫期間,父親病故,他看到他不喜歡的女子為自己的父親任勞任怨,感動之下接受了這個女人,隨後兩人育有三個孩子。
然而,本質上,這個男人還是喜歡自己能夠一呼百應,喜歡讓所有人順從自己,喜歡給別人講述自己的夢想,……,這個鄉下的女子,他是看不上的。
在醫學院上學的時候,一位朋友介紹他認識了一位奇女子,這位女子生於貧困之家,但姿容清麗,吃苦耐勞,而且有文化,懂醫術,還會武術和槍法,簡直是全才。他立即用自己的豪言壯語打動了這位女子,沒過多久,他就和這位奇女子同居——這一年,他24歲,這位女子19歲。
此後差不多10年時間裏,這位傳奇女子就這麼陪著他東奔西跑,陪著他擔驚受怕,還要照顧他的健康,保衛他的安全,同時還要像一個保姆一樣在生活上把他照顧得無微不至。
醫學院畢業後,他曾短暫從事醫生的工作,但他不安心工作,卻熱衷於國家大事,還給當時的中央大領導上書,大領導婉拒了他,他開始覺得自己的愛國赤心被侮辱,於是受挫之下,他開始創建秘密的反政府組織。和他同居的這位奇女子,也順理成章的變成了他免費的女秘書、女護士和女保鏢。
他的秘密組織陰謀發動叛亂,被政府英明察覺,於是他被迫31歲的時候流亡日本。在日本,他將自己的秘密組織和其他人創辦的一些秘密組織合併,成立了一個更大的反政府團體,以日本為活動基地,從事嚴重不愛國的反政府反革命活動。
因為從事這些活動,男人暴得大名,政府開始知道他,民眾也開始知道他。
他的日本朋友問他,你最喜歡什麼呢?他說,革命!
他朋友繼續問,說我知道你喜歡這個,除了這個呢?他說,女人!
為了幫助他從事“革命事業”,日本朋友安排了一個15歲的,既懂中文又懂英文且長相甜美可愛的日本女僕照顧他,小女僕到了他這裏,恰似羊入狼口,不用多想,很快就同居了。後來他發現,他的住所的鄰居的11歲的日本小女孩極其漂亮,比他的這個情人還漂亮。
在這個小女孩14周歲的時候,和他同居的那個女僕不幸死掉,36歲的他,立即向鄰居家這個14歲的小女孩求婚,女孩的父親很生氣,以女孩太小為由拒絕了他;然而,他並不氣餒,偷偷的引誘這個小女孩和他同居,同居之後第二年繼續求婚,女孩父親看到木已成舟,無奈之下只有答應了他。
結婚的時候,這個日本小蘿莉還不滿16周歲,正在讀高中。
好吧,我貼出來這個日本小蘿莉的照片。
和小蘿莉結婚了,他該消停了吧?
沒有!就在這個女孩和他結婚並且懷孕了之後,這個男人卻為了自己的“事業”而突然離開日本回到中國,再也沒有回來看過他的這個妻子(偶有信件相通)——這個被拋棄的小蘿莉生下女兒,用這個男人的名字為女兒起名,和女兒一起孤苦伶仃相依為命了5年,但終究失去經濟來源。無奈之下將女兒送人寄養,自身再嫁,但再婚之後因為私藏這個男人的信件而被休,無奈之下最後嫁給了一個寺廟主持(日本的寺廟主持可以結婚),就此孤寂中過完一生。
接下來,這個男人大約有9年的經歷我要略去。不過,要說明的是,在這9年裏,他算是“獨身”。但在這9年的時間裏,你會在中國歷史書中不斷的看到他的名字,看到他的行動,可謂是大大影響了中國歷史的走向。
……
關於他所謂的“獨身”,不妨說說他46歲那年的事兒——這一年,這個男人誇下海口說要修20萬裏的鐵路(2013年底中國鐵路總里程才剛剛突破10萬公里)。當時的國家最高領導人被他說動,給他大量撥款,給他一趟專列,給他成立一家全國性的鐵路公司,讓他著手去辦這件事情。
於是這個男人就帶著一個外國男秘書上路了,開始周遊全國,但這個老外秘書卻發現,他每到一地就是面對民眾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講而已,大大的鼓吹自己的宏偉計畫,但從來不做一點兒實事,更不討論一點兒真正有關鐵路如何建設的事情,政府給他的錢,他全部胡亂花掉,幾乎每天晚上都能在他下榻的車廂處見到一雙不同的女士鞋子,有時還伸出一雙玉腳,伴隨著喘息和呻吟……
政府大筆撥款像進了無底洞,無數的錢撥下去,卻連1釐米的鐵路也沒有修出來。
……
當他把所有的資金揮霍完畢,政府還沒有表示不滿意,他倒先不滿意了,藉口自己的親密革命戰友被謀殺,一口咬定的告訴媒體說是政府的陰謀,而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愛國革命家,還與日本簽訂秘密條約,答應如果日本幫助他“革命”,革命成功之後,他會將滿洲和蒙古的權益出讓給日本(想想日本後來為什麼佔領滿洲?)。隨後,日本以這個條約為基礎,強迫當時的中國領導人接受,後被媒體曝出,屎盆子全扣到了領導人身上……
說到底,這個男人的本事就在於幹革命、幹造反、幹破壞、泡小蘿莉,他只會幹這個,從來不會踏踏實實做建設性的事情,不管什麼樣的政府,只要不順從他的意見,他就造反;他自己在革命中當領導的時候,又不許任何人有反對的意見;他成立一個黨,還要每個人按手印滴血酒發誓永遠徹底效忠於他個人,沒有妥協精神,沒有讓步思維,一切都要別人按照他的方式來……
這裏要提一下這個男人最親密的兩個革命戰友,一個是民主活動家,一個是軍事家。那個民主活動家,建議的是循序漸進改進政府,且一輩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在中國建立議會民主制度,而他則要求革命人員必須效忠於他個人,兩人發生激烈的理念衝突之後不久,民主活動家在火車站被謀殺,他正是以此為藉口破壞當時整個中國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進行所謂的“二次革命”。然而,一些當代史學家的研究表明,慣於謀殺自己競爭對手的他,才最有可能是這次謀殺活動的策劃人,但他硬生生又將這個屎盆子扣到政府頭上……
他另一個最親密的革命戰友,也是因為他要求按手印滴血酒宣誓絕對效忠於他個人的黑幫方式而與他分道揚鑣,後來抑鬱而終。
在他之後的兩位中國領袖,性格和心胸和他如同一個模子裏刻出來,不妥協、不退讓,永遠把自己當皇帝,無論是敵人還是朋友,只要和自己不一致,就不擇手段打擊,必欲將對方置之死地而後快。
……
不管為人如何,國內國際,這個男人的名頭的確是已經闖出來了,一直很響(現在也很響),男人嘛,事業嘛,不怕找不到人幫他。這不,他的一個兄弟,也算是當地頗有影響力的一個華僑,為了他的“事業”,於是就把自己的大女兒送到他這裏當秘書,處理英文信件。
大女兒當了一段時間的秘書,要和別人結婚了——他這位兄弟的二女兒,仰慕革命家的風采,主動又要求來當他的英文秘書。
壞了,他這位兄弟的大女兒長相一般,但二女兒卻是國色天香,正值妙齡小蘿莉的年齡(21歲)。果期不然,當著當著女秘書還不到1年,“理所當然的”在他的魅力面前傾倒,墜入愛河。
此時的他,已經49歲了,但他決定要和這個小蘿莉結婚。
問題是,小蘿莉是基督徒,而且受過新式教育(在美國受教育6年),不可能啥也不說就和他同居——更何況,他的兄弟得知這個消息,氣得破口大罵,後悔自己把女兒送入虎口,堅決不同意女兒和他的婚事。原因明擺著的:且不說年齡差距,也不說他有過N次婚姻的,單就小蘿莉來說,無論學識還是能力,抑或處世方式,都是是他這個兄弟最為得意的女兒,怎麼可能跟一個處處留情的大半老頭子結婚?
為了能和這個小蘿莉結婚,他必須得和前面的女人斬斷關係。
於是,他找到自己在鄉下的原配妻子,這位妻子通情達理,默默的忍受當時社會環境下的巨大屈辱,簽署了離婚協議。然後,他又找到那位也曾給他當過秘書,而且保護他、照顧他的奇女子,也簽下離婚協議——這個女子在他最得意的時候,其實已經離開了他(原因無人知曉)。
小蘿莉多單純!一看他是認真的,就下定決心非他不嫁,當遭到父母的阻攔的時候,小蘿莉乾脆上演了一把古代才子佳人中的橋段,從窗子裏跳下閣樓而和他一起私奔到日本,到達當天即舉行婚禮。和他一起的革命兄弟都很不理解,勸他懸崖勒馬,結果他卻說不,聲稱當日結婚,第二天去死都不後悔。
他第二天當然沒有去死,但他的革命兄弟們也幾乎沒有人來祝賀他的這場婚姻。他的那位失去女兒的兄弟,暴怒之下也遠渡重洋來到日本,找到自己的女兒,看到他們在一起,突然間萬念俱灰,叭的一聲跪在地上給他磕了三個響頭,說“我的不懂規矩的女兒,就託付給你了,請千萬多關照。”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三年後因腎病而死。
小蘿莉就這和他樣在一起了。
吊詭的是,他居然和小蘿莉簽下誓約,“永遠保持夫婦關係”,而且,“萬一發生違反本誓約之行為,即使受到法律上、社會上的任何制裁,亦不得有任何異議;而且為了保持各自之名聲,即使任何一方之親屬採取何等措施,亦不得有任何怨言。”
——也就是說,兩人從此徹底綁定了。
搞清楚哎,他已經49歲,小蘿莉才21歲,“永遠保持夫婦關係”顯然是拴在小蘿莉身上的一道繩索嘛——尤其是後面,“為了保持各自之名聲……”,其實就是明確表示,他死了之後小蘿莉永遠不許改嫁,不許再找男人,這算什麼話嘛?!
也許是單純,也許是愛太深,受過6年美國教育的小蘿莉還真就簽署了協議。59歲那年,這個男人去世,這個小蘿莉還就真就遵守了協議,孤身一人渡過餘生直到去世。不過,在丈夫去世10多年以後,曾經的小蘿莉曾經對一個外國人表達過自己對死去父親的歉意。
就是這個小蘿莉,在這個男人死後,一輩子都在維護他那高大全偉光正的形象,把自己美麗而富有生機的生命一點一點的消耗到他那虛空的形象之中,但到去世前不久的時候,曾經的小蘿莉貌似突然醒悟,堅決不同意別人提出的死後和他合葬的主意,而是用一種歷經滄桑而又充滿譏諷的語調說:配不上!
大家快來猜猜看,這樣的人生大贏家,到底他是誰?
-------------------
提醒:
1)這個男人在中國近現代史中極為重要,今天是這位男人150周年的誕辰。
2)本文所寫內容,任何一處敘述都保證有嚴謹的歷史資料佐證,絕非胡寫亂寫,我知道對於歷史人物不能求全責備,但之所以刻意選取這個男人與女人交往中以現代思維來看非常不堪的地方,主要是對應於官方媒體總是故意把每個偉人都搞得永遠偉光正高大上。也許有人說本文不夠全面、完整——嗯,這篇文章本來就是讓大家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問題,就沒有考慮著要全面完整。
3)五位蘿莉的姓名以及他們和這個男人開始結婚或同居的年齡分別是:盧慕貞,18歲;陳粹芬,18歲;淺田春,15歲;大月薰,15歲;宋慶齡,2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