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1月 20, 2016
(|)
382 閱讀
(2016-10-29 曉帆炒股俱樂部)
曉帆,私募基金公司創始人,11年金融行業經驗,曾在財經媒體、券商、私募基金等行業工作。對大類資產輪動有較深理解,擅長從宏觀層面把握投資決策。
曉帆點評:曉帆曾經說過很多次,不要沉迷於炒買炒賣,對於沒有時間和精力的投資者來說,最好還是交給專業的人來理財。這樣你在本職工作上取得的成果會遠大於折騰那點錢的收益。
蔣介石是中國最早的一批期貨交易員,但後來爆倉了,差點自殺。最後他自己想明白了,從炒買炒賣中解脫出來,投身革命事業,從此飛黃騰達,一發不可收拾。
................................................
▌蔣介石的炒股生涯
來源: 環球財經、外匯交易圈、金融內參
中國股票市場形成較晚,但蔣介石卻是最早一批入市者之一。
為“革命”入市
大概在1916年,深諳西方經營之道的孫中山先生為了籌措革命經費,派朱執信寫了一份申請書交給“北洋政府”農商部。申請在上海創設證券物品交易所,經營證券、花紗、金銀、雜糧、皮毛等,資金總額定為當時國幣500萬元。對於孫中山的要求,“北洋政府”心有餘悸,致使孫中山的呈文沒有被批准。這件事情就此擱置下來,孫中山也沒有再繼續爭取。
這時,在政治上尚不得要領、經濟上也非常拮据的蔣介石,對商道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熱情。他決定利用孫中山呈文的思路,著手辦理交易所。為此,他與日本某政黨介紹的企業代表協商,初步形成了關於開辦交易所的具體辦法。 
首先,蔣介石等人在上海組織了一個名叫“協進社”的秘密社團,由之出面具體進行組織謀劃工作;其次是聘請江浙財閥虞洽卿、趙家藝、盛丕華、洪承祁等人為該組織社員,以擴大力量;最後又由虞洽卿等再和當時上海工商界中知名人士溫宗堯、聞蘭亭、李雲書、張澹如、沈潤挹、吳耀庭、顧文耀等共任發起人,草具文書,提出申請,並遞交給北京的農商部,申請創設“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
正在蔣介石、虞洽卿等人積極籌備之時,此事被南通商界巨擘張謇所探悉。他馬上通電反對,使得這些籌辦者感到頗為驚詫。因為張謇也要搞交易所,雙方鬧得不可開交。此時精明的日商已於1919年在上海日領事館註冊,在上海租界三馬路開辦了“取引所”(即交易所)。
蔣介石、虞洽卿便以抵制取引所為藉口,電請農商部迅速批准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在上海,蔣介石等人也秘密展開活動,試圖先發制人。在他們的遊說下,滬海道尹某只好打了一個密電給北京:關於虞洽卿申請創辦交易所一案如再不批准,他們將在租界內先行交易,如地方官廳予以封閉,反會使日商取得專利。
這時的北京政權為直系軍閥所控制,曹錕、吳佩孚不願日本人以任何方式介入中國事務。於是,以股票為龍頭的第一家綜合交易所被批准。
開辦交易所
1920年7月1日,上海《申報》上登出了一則廣告,內容是:“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五四號經紀人陳果夫。鄙人代客買賣證券、棉花,如承委託,竭誠歡迎。”廣告後,附有事務所位址及電話。
這一天,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正式開業。蔣介石、陳果夫、戴季陶等人成了上海證券物品交易所的創辦人。
上海證券交易所風潮開始之後,半年就盈利了50萬銀元。
一戰期間(1914至1918)上海的出口貿易極其紅火,很多海上商人都發了大財,國內外資本雲聚上海灘。但是在戰後,各參戰國都搞貿易壁壘,上海的出口量銳減,大量熱錢無處安放,自然而然地流向了剛剛萌芽的資本市場。在當時,只要你交得起手續費,不管是各租界,江蘇省政府,上海市政府,隨便哪家都可以發執照給個體法人開辦證券交易所。
於是,上海掀起了瘋狂的投機風。各種的證券交易所、麵粉交易所、雜糧交易所、油餅交易所都成立了。到了1921年10月,上海已經有交易所140多家,定額資本達到一億八千萬銀元。
在這次上海投機風中,蔣介石和張靜江、戴季陶等國民黨大佬都參與了進來。在此期間他出資參與了利源、茂新、桓泰、鼎新、新豐五家經紀人事務所的運營。
做投機風生水起
在這次股市大投機中,蔣介石們做的是多頭。就是低進高出,先不斷炒高持有股票價格,然後高位出手牟利。
做多頭有一整套技術流程,假設原始股以每股50元放出去,一個月後蔣介石們再以破百價位把股票陸續買回來,目的就是釋放交易利多行情,讓市場裡廣大做套利的股民們心理預期增長,跟風追漲,拉動股票升值。如此循環往復,造成股市瘋狂暴漲,蔣介石們就靠吃這些虛長的泡沫,極速地攫取暴利。
中國的事情永遠就是這樣,一見利益大家就瘋了,盲目入市後被人稀裡糊塗的薅羊毛,1921年是如此,今日也是如此。
靠著投機的風生水起,蔣介石和戴季陶們一下發了大財,在上海灘享受上了暴發戶的美好生活,比如蔣介石把兒子蔣經國送進了上海非常貴的貴族小學,再者,兜裡塞滿鈔票,在名利場混的青年委員長,少年得意之下,胡吃海嫖。
以下為蔣介石日記中此時期的肉體激蕩實錄:
1月14日:“晚,外出遊蕩,身分不知墮落於何地!”
1月15日:“晚歸,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難也!”
1月18日:“我之好名貪色,以一澹字藥之。”
5月12日:“餘之性情,邇來又漸趨輕薄矣。奈何弗戒!”
9月10日:“見姝心動,又怕自餒,這種心理可憐可笑。此時若不立志樹業,放棄一切私欲,將何以為人哉!”
9月24日:“欲立品,先戒色;欲除病,先戒欲。色欲不戒,未有能立德、立智、立體者也。避之猶恐不及,奈何有意尋訪也!”
9月25日:“日日言遠色,不特心中有妓,且使目中有妓,是果何為耶?”
蔣介石自己也承認那段時期自己的奢侈,在1920年歲末時,他發現全年花費已達七八千元,於是在日記中寫道:“奢侈無度,遊墮日增,而品學一無進步,所謂勤、廉、謙、謹四者,毫不注意實行,道德一落千丈,不可救藥矣!”
股票崩盤
炒股掙了大錢的蔣介石,脾氣也見長。蔣介石在上海操盤期間,孫中山準備討伐桂系軍閥,急缺人手,曾在1921年初多次召喚蔣介石去廣州助其作戰。蔣介石的證券事業正是在上升時期,有點不愛去,在孫中山的反復催促下才磨磨蹭蹭地去了廣州。
到了廣州,蔣介石發現自己還是沒什麼地位,不僅在孫中山那裡說不上什麼話,而且還和廣東軍閥陳炯明發生了矛盾。已經在上海無比風光的蔣介石哪受得了這個氣啊,真是娘西皮,蔣介石一賭氣,自己背包回江南了,接著炒股。
但是,1920年代初的上海金融市場是一個極端不穩定的屠宰場。因為當時國內的商業並不景氣,股市的大熱完全是靠人為炒起來的虛假市場。這裡的流程有個致命的問題,稍微的金元斷裂就會引起整個市場的崩塌,股災是早晚的事,如擊鼓傳花一般,看到誰手裡爆炸,不幸的是這顆雷在蔣介石手裡爆了。
到了1922年初,因為春節前的銀根緊縮,致使資金出現缺口,而期股的交割期隨後又逼近了,到時不能按約償付,就會出現交易違約的局面。保證金被罰沒還在其次,不能如期完成期股交易,市場信用沒了,股民產生恐慌,股票拋售潮就來,虛高的泡沫一下被擠破,一瞬間多頭莊家就全完蛋了。
洶湧而至的擠兌潮,逼得蔣介石的操盤手洪善強自殺,交易所停牌,股市大地震。股災一至,本所股狂瀉不止,最終多頭集團徹底崩盤破產,茂新、鼎新等蔣介石參股的證券交易所陸續倒閉。
9月18日,蔣介石致函張靜江,敘述所欠債務。函雲:
中秋節前,弟尚欠二千五百元之數,未知可為我代籌若干匯甬?在鄉以去年用度太大,至今未了之事尚欠七千餘元,在滬虧欠亦與此數相等,故今年以來不能稍資周轉。舍兒經國在滬上學,竟於十五元衣服費亦被茂新拒絕不支,思之傷心。
當時蔣介石窮到什麼程度了呢?蔣經國僅僅15元的校服費,蔣介石都出不起了,思之傷心。張靜江接到此函後,立即向孫中山彙報,孫即命陳果夫匯寄2500元給蔣介石。
為了還債拜碼頭
傳說當年股災後,蔣介石的債主都是上海青幫大佬,不還錢能分分鐘殺他全家,殺完扔黃浦江裡,跑路都沒得跑,簡直欲哭無淚。
但蔣介石畢竟是一代梟雄,面對股災,蔣介石沒有走向天臺,也沒有報復社會。他通過大商人虞洽卿的關係,拜了上海灘黑幫教父黃金榮的碼頭。黃教父是個有眼光的精明人,認定了這個落魄的窮B日後定是人中龍鳳,二話不說將蔣介石收為了門生,並幫他把債務扛了下來。
黃金榮在某一日擺下宴席,把蔣介石和重債主召集在一起吃飯,席間黃金榮講明他收了蔣介石為門生,並饋贈蔣介石200大洋。眾債主也是察言觀色之人,也當即表態免除債務,並紛紛解囊相助。
所以日後委員長一直對黃金榮畢恭畢敬,一路禮遇,黃金榮的這個故事可稱是為未來投資的經典案例,正所謂奇貨可居嘛。
一生的心靈傷疤
勉強還了債務的蔣介石,一下陷入了新的迷茫,上海肯定是找不到出路了。但是蔣介石命就是這麼的好,正在發愁沒有出路之時,孫中山正好被陳炯明政變趕出了廣州,蔣介石聞訊立即由滬南下,在孫中山最危急的情況下保護了他的安全,保駕有功的蔣介石瞬間就成了孫中山的心腹紅人,一下進入了國民黨的核心政治圈。
由此,蔣介石脫下上海灘小開的西服,重新穿上軍裝,奔赴革命沙場,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傳奇人生。不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蔣介石的這種人生轉變,很大程度上是讓股災給逼的,逼上了革命之路……
事隔40年,1961年,陳果夫的弟弟陳立夫在美國計畫延請作家撰寫回憶錄。“駐美國全權大使”葉公超在一次酒宴場合公然建議陳立夫,“應將蔣介石當年在上海經營交易所如何失敗寫進回憶錄,才有意義。”
葉公超講的這段牢騷話,被國民黨特務傳回臺北,密呈蔣介石,成為葉公超下臺的導火線。從這一事件看來,蔣介石早年在上海炒股票的舊事,在蔣介石心中,委實是一樁不光彩的往事,舊事重提,無異揭其瘡疤,蔣介石豈會善罷干休?
分類: 11.人物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