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偉樑
經由 在 11月 25, 2016
(|)
183 閱讀
隨着近代經濟科技發展迅速,社會物慾空前。當溫飽不再是個問題,精神層面卻是前所未有地飢餓時,「人性泡沫」一旦爆破,世界將會進入什麼局面?
文 / 何偉樑
今年市場相繼出現爆冷事件,手握選票的英美國民都在關鍵時刻投下令很多人不解的一票 - 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 - 民調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所謂的地球村、博愛平等、包容小眾的概念原來早已淪為政客們的過氣宣傳口號。隨着新媒體世代來臨,一切事情都可以娛樂化 - 儘管是一個影響着千千萬萬國民,甚至是整個地球福祉的選舉,對於平凡的大多數來說,可能都只是一場「SHOW」- 與其花時間去深究那些陳腔濫調的說詞和政綱,倒不如以手上的選票去表達對社會的失望和憤怒 - 每一張投入票箱的選票,事實上都是在每一輪經濟盛衰週期中均得不到好處的「被忽略者」希望送給「精英」的一記耳光。越有性格,越堅定反叛,便有越多忠實擁躉。
客觀來說,二戰後人類社會基本上經歷了最長時間的和平。戰後百廢待興,嬰兒潮帶來了龐大的建設動力和經濟繁榮。但時至今日,這種打從脊椎根本而來的年輕創造力經已嚴重退化,社會疲憊的步伐在衰退的泥濘中掙扎;印鈔禁藥大門一開,各國爭相參與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實驗,然而副作用如何卻是未知之數 …
在資訊發達的今日,世界更是變成了超級扁平(註1) 的狀態- 不管你是來何方,是貧或富,只要透過手上小小的平面發光體,你便能看到地球上最流行的東西,最五光十色的畫面。人的品味被迅速提高,然而能力的提升卻沒能趕及,資源仍然稀缺。在消費文化盛行的發達城市裡,人們肚子雖然溫飽,心靈卻面對著空前的飢餓… 在高效商品化,資本逐利的環境下,「消費」被定義為滿足「品味」和「現實」之間的落差的唯一出路,然而人卻是明顯地越來越失落。
在「軍、產、學、政、媒」復合體(註2)所設定的軟操控系統下,既得利益者們的「奪利網絡」牢不可破。由精英所領導的社會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民眾逐漸發現自己總是遭到無情的利用和拋棄。同時,資產價格飛漲更讓年青人失去了上進的動力,歐美社會已逐漸形成了一經點燃便會趨生極端思想的群眾基礎。
以德國為首的歐洲國家引入收容難民和吸納新移民的政策,本意是為本國提供廉價的生產和勞動力,促進發展和消費,為經濟注入新動力。然而,文化差異卻成了整件事的致命傷 - 對基督徒的敵視,否定西方主流價值觀,讓移民成了不能融入社會的「局外人」。事實上,歐盟其中兩大骨幹:法國和意大利在未來均有機會被支持脫歐的右翼領導人管治。
較長遠來說,搖搖欲墜的歐洲又會否成為當代「人性泡沫」的爆破點?值得大家拭目以待。
祝大家週末愉快!
註1 「超級扁平」(Superflat)是日本當代藝術家,兼新普普(Neo-Pop)領導者村上隆所提倡的一個名詞。按筆者理解,村上隆的Neo-Pop是繼承自美國藝術家安迪華荷的普普藝術(Pop Art),分別在於前者是以擁抱流行文化為創作動機,將雅和俗、精英和大眾置於同一件藝術品上,而後者則是以批判流行文化為創作動機。
註2 「軍產國會復合體」(Military-Industrial-Congressional Complex,MICC)由艾森豪威爾首創。作為一個貶義詞,「軍產國會復合體」用於描述美國由國防承包商(私有產業)、五角大廈(軍隊)以及美國政府(立法部門及行政部門)的所構成的聯合壟斷利益共同體。
何偉樑:香港富昌金融集團投資顧問總監、香港中文大學學士課程講師。專欄涵蓋:宏觀經濟走勢、投資心理、運籌法則、外匯及商品市場研究
長按 / 以微信提取上面QR Code,關注 " 何偉樑專欄 " ,獲得更多財經資訊,一起投資成為更好的自己!
城市智庫
角度唔錯
derrick ng
如果法國都決定離開歐盟,我相信歐盟很難再存在,所以難民問題分 分鐘就成為歐盟瓦解的主因。
蔡清偉
"城市智庫"群組裏面有幾篇文章是蠻族勇士寫的,他在分析這分面 頗有洞見。可惜他的文章被和諧了,也不同意我們轉載,不能廣而告 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