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2月 5, 2016
(|)
111 閱讀
(伯南克稱,中國的改革和經濟增長將使資金留在境內。)
(2016-12-05 楊玉川 稻穗)
12月2日,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在財新峰會上表示,中國人民幣匯率的管理相當好,年初以來,官方溝通得到了改善,中國經濟基本面是支撐人民幣匯率的關鍵,中國的改革和經濟增長將使資金留在境內。
伯南克的觀點與我們看好中港股市的核心邏輯有共通之處,我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趨向穩定的中國經濟給港股的未來發展奠定了經濟基礎,『滬港通』、『深港通』給港股帶來了大量新增資金」,這是我們看好香港股市的資金基礎(我們也同樣看好大陸A股走勢,但由於A股的估值相對較高,估計未來潛在升幅可能會落後於港股),這個基礎成立的核心其實就是需要確保資金能夠留在中港股市,而不被其他國家或地區所吸走。
伯南克認為中國的改革和經濟增長將使資金留在境內,也就是說留在中港市場內,我們同意這個觀點,因為除中國以外的全球主要市場,從美國、英國、歐洲到日本,其經濟增長速度都要遠遠低於中國經濟,根據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的研究,十三五期間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上限是6.7%,下限是6.2%,在今後的四年間,中國經濟應該大致保持6.5%的增速。中國經濟的增長速度,數倍於歐美國家的經濟增速,而且歐美股市的估值水準都處於歷史較高的水準,與中港市場相比,吸引力有限。
資金棧戀大中華區
雖然特朗普當選後美元和美股的強勢令中國資金外流的壓力明顯增加,但上證綜合指數從特朗普當選後的3128點上升到12月2日收盤的3244點,港股恒生指數從11月9日收盤的22415點輕微上升到12月2日的收盤22565點,反映了資金外流對A股帶來的壓力幾乎不存在,對港股有些影響但不嚴重。我們認為,此次中港股市在美元強勢下的穩定表現異於以往新興市場經常發生的在美元強勢下資金外流、金融不穩、股市大幅波動的情況,值得注意,也支持了伯南克關於中國有能力留住資金的看法,對中港股市的未來發展有極其重大的正面意義。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說過,特朗普的政策中同時含有對美元利好和利淡的矛盾因素,他的發債集資投資基建政策,一方面可以帶來經濟增長和利率上升的效果,對吸引資金流入、維持強美元有利;另一方面利率上升使得集資成本上升、影響企業經營,擴大發債規模也會令市場對美元的信心下降,對強美元不利,而增加出口,令實業公司回流美國,也需要弱勢美元配合。所以,特朗普所追求的多個目標需要的條件存在互相矛盾,只能階段性選擇重點目標優先實施。
現階段和未來一段時間,美國的各項政策仍利好強美元,其最佳政策組合希望強美元帶來強勁資金流入,大量資金追流入股市和債市會壓低利率的上升,同時實現強美元和低利率這兩個有些矛盾的目標,但自特朗普當選後美國國債市場的惡劣表現,說明這兩個目標同時實現的難度很大。
香港理工大學的陳文鴻博士12月2日在其東方日報專欄討論強美元時表示:「即使美國調動本身海外資金回流來推高美元,可是外國資金卻流出美國國債市場,實際上不少已流出美國,否則淨回流的資金應會更大。美國債券市場價格上升,一是外國資金已經看通美國經濟的脆弱,不會聽聯儲局與華爾街智慧,把錢投入。二是債券利息上升,國債還可支持,地方債卻難以支撐。債券市場的資金外流推動利息,不可能長久,否則美國的地方債、企業債容易爆發危機。正因為如此美國現時收緊貨幣供應,乃至加息來抬高美元,不會長久,早晚美國聯儲局也要放錢來穩定經濟。」陳博士的觀點,我們大致贊同,近年來外國資金已經或多或少開始離開美國國債市場,比如像沙特、中國等,現在的強美元究竟能夠吸引多少外國資金流入美國市場還是個未知數,雖然陳博士認為外國資金已看通美國經濟的脆弱不會將錢投入的看法有些絕對,但強美元吸引資金的效果不如以往,卻可以從中港股市保持穩定上升,新興市場未見恐慌反映出來。換言之,即使美國的強美元政策仍有一定對外吸引資金的能力,但這種力量無疑較之以前大大下降了;陳博士第二個觀點認為美國國債利息的上升將令地方債、企業債難以支持,我們對這個觀點表示認同,美國政府有印製美元的能力,但地方政府沒有,而且地方政府債加企業債的總額又大大高於美國國債,美國國債息率的上升必然帶來地方債和企業債息率的上升,在經濟復蘇疲弱的情況下,較高的息率將導致地方債、企業債的危機容易爆發,這是一個合乎邏輯的判斷。因此,美國受制於其存在一定矛盾的多重目標和現實條件,將無法用長期忍受高息的方法來維持強美元,其較大的可能是在美國經濟可以承受的範圍內少量加息,以及維持一個溫和而非強勁的美元強勢。
人民幣維持貶值趨勢
人民幣兌美元在未來一段時間可能維持貶值的趨勢,但基於美元的強勢有限,所以人民幣的貶值幅度可能趨向溫和,在未來一年的貶值幅度很可能不超過5%。溫和貶值的人民幣明顯對港股有利,因為溫和的貶值不至於引起市場的恐慌,造成股市的大幅波動;而溫和貶值的預期又會令大陸投資者樂於進行一些美元資產或類美元資產的配置,增加了通過滬港通和深港通配置港股的吸引力。
近期以來,中國政府不斷限制大陸資金的非法外流,從之前的限制刷銀聯卡買保險,到最近嚴格審查海外並購、將審查門檻收緊至500萬美元,以及限制黃金進口等,這些措施對於灰色或地下的資金流出有明顯打擊,但對於正規可以轉換為類美元資產的滬港通和深港通卻是間接利好,有利於吸引更多的資金流入港股市場。
今日深港通正式開通,據不同的投行估計,未來一年經由滬港通和深港通流入香港股市的資金大約在1600億到5000億的範圍,我們認為考慮到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有興趣通過滬港通和深港通投資港股以對沖人民幣貶值的風險,未來一年南下資金的金額有可能接近投行估計的上限即約3000-5000億人民幣,對香港股市構成長期支持。
短期而言,特朗普當選後造成的即時市場震盪已基本釋放完畢,歐洲方面剛剛完成的義大利憲法修改公投失敗、總理倫齊即將辭職,但考慮到倫齊辭職後其派系仍保有國會的多數,且多數義大利市民仍願意留在歐盟,因此最終飛出義大利脫歐的黑天鵝的機會不大,週邊市場有望出現一個相對平靜的階段,對港股在大陸南下資金推動下走出一波上升行情的機會有利。
綜上所述,穩定增長的中國經濟有能力留住投資資金,歐美市場的各種風險又令其吸引資金的能力下降,雖然特朗普的未來政策不明朗可能對市場造成一些擾動,但對未來大量資金南下投資港股的大勢沒有根本性影響,在這個乍暖還寒的時候,我們堅持自己的觀點,維持對後市看好。
分類: 1.宏觀經濟
曉帆
对A股股民来说,深港通成了绿皮车...
derrick ng
相信下年的港股會更動盪,因為下年是歐洲大選年,萬一法國或德國 出事,歐盟真會玩完。另外特朗普上場,相信會為世界帶來不少波動 。
施建祖
謝分享~
奇準
學習了~
洪錦鉉
堅定信心最重要,讚成資金除了內地,會來香港;再不然,資金流去 英美後都會回流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