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月 15, 2017
10 閱讀
(2017-01-15 秋源俊二)
今天,朋友圈又刮起了刷屏的超炫風哦~
樂視和融創的發佈會,開的是風生水起啊,財經圈、科技圈、房地產圈,圈圈都覺得“搞了個大新聞”,就好似長久沒見的情侶,發現身邊居然有家旅店。
回歸正題。發佈會也好,上市公司公告也罷,新聞大家想必是讀了,看了一場華爾滋,雖然嫵媚卻沒什麼卵用。
還是扒開那些面具吧。
孫宏斌投資的錢,究竟是怎麼來的?
這一部分,網上質疑很多,都懷疑這錢“來路不正”。他們的猜想大概有以下幾種:
1、政治意義大於經濟意義,與含趙量什麼的,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2、來自類似泰山會的某個晉商組織,晉商翹楚孫宏斌出面;
……
這些質疑理由如下:
√、融創市值才250億,卻掏出150億元,加入樂視的賊船,這不是扯蛋嗎?
√、剛看了下融創中國的財務,半年淨利潤才一個多億,負債也很高,怎麼能拿出一百多億,明顯就是個局;
√、還有這樣的
針對第一種質疑:
認為和政經有關系的同學,這裏我不反駁。
畢竟大家也沒啥證據,很多時候,即便是分析,也多是陷入意淫的情境。要讀懂其政治意義 ,我個人認為,還是看看近代商業歷史,特別是清末民初那段時間的政商關係。
這些關係的具體情況,我相信被掩蓋成分不大。民國清末,時代不算久遠,這方面,不會美化的。
同樣適用於現在,只不過換了人間而已。咱們說歷史啊,不談時事。
針對第二種質疑:
至於第二種,我想說是會計利潤和實際利潤,是有區別的。經營企業最終,回歸到現金流。利潤表示面子,企業實際過的怎麼樣,還要看現金流的裏子。
融創投資,其實和利潤關係不大;反而和現金流的狀態,密切相關。
利潤狀態,決定了別人投不投你,股民捧不捧你,說明你市盈率吧;你的現金流,才是你有沒有資格,有沒有足夠的錢,去投資別人。
針對第三種質疑:
至於後一種,個人認為,這位朋友可能不太懂財經。我翻了一下融創的財報:
融創16年半年報顯示,公司資產為1545.71739億元,負債為1279.56584億元,股東權益266.15155億元。
說白了,目前融創的股東權益大概是266億元,市值281億元,市淨率接近1,這說明這家企業主營業務,不被大家看好。當然很多人認為,融創是價值投資,這裏咱們不討論。
為了更好明白這個事,舉個例子:
你這個人,手上有錢1500元,但你欠人家1300塊,人家對你估價不超過300元的身價。你動用150塊錢,請一個美女同學吃個飯,應該沒問題吧。
這個例子,只是說明,你可以動用的錢(資產)和淨資產的關係不大。手中可以活動錢為1500元,我就不信,如果這時候美女同困頓潦倒,讓你請她吃頓飯,你還會盤算著你只有300塊錢的淨身價這種小心思。
博得美人一笑,估計你即便是身無分文,或許也會找朋友借錢,來裝這個逼,發展發展,說不定就有故事了。
回到這筆投資,孫宏斌手中的籌碼,無非是融創,他持股比例52.96%,也就是說,這個公司他說了算。
綠色部分,就是持股情況。
帳面上,這家公司的資產總額為1500多億元,負債1200多億元。
總資產和總負債,在最後兩行,相減就得到淨資產266億元左右。
帳面資產是這樣的,這代表孫宏斌手中有這麼多可以調動的籌碼。但有些是土地、建築物等固定資產,而要投資賈躍亭的樂視,需要的是現金。
我們翻看一下現金流量表:
半年財報顯示,融創手中有283億元的淨現金流。
因此,融創在16年年中拿出150億元,問題不大。
我知道又有朋友會說,現在融創接手聯想旗下地產、買金科、買恒大青島專案等等,花了好幾百億。
這裏,我要說明是:283億元是流量概念,是流動錢,就是進來的錢減去出去的錢,淨剩下來的。
它不是存量概念,不是說,你用完了283億元,你就沒錢了。那進來的錢呢?你沒考慮吧。
2016年半年報,情況是接近三百億元的正現金流,因此,可以進行投資。現在由於2016年年度會計報告還沒出來,我們自然只能以那時候做參考。
所以投資150億元,孫宏斌還真有這個能力。
這麼說吧,樂視網市值700億元,如果樂視網現金流有那麼一個正的淨現金100億元,賈躍亭根本不會融資。
我們來稍微分析一下這兩家公司(均為2016年半年報):
融創中國,港股,市值281億元,淨現金流量283億元,股東權益266億元;
樂視網,創業板,市值709億元,淨現金流量3.2億元,股東權益48億元;
(這裏我們不討論公司成長性等諸多指標,只是簡單看看現金流情況)
很明顯,樂視網太缺現金了,現金流非常容易斷裂,推廣到樂視系,情況更是如此。
而融創有錢,有很好的現金流,而且非常穩健。
融創的錢,來源來路都很正,沒有“合規”沒問題,也足夠孫宏斌去投資。
回想一下那個例子,美女手中沒活動資金,雖然長得好看,但就是沒錢,不能餓著啊。你有錢,雖然醜了點,但是請女神吃飯,估計還是願意的。
樂視系是不是美女,是不是女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這裏不討論。至少,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在孫宏斌眼裏,算一個“美女”,他肯掏這個錢,買這個單。
賈躍亭套現的錢,究竟夠用不?
在前天那篇《孫宏斌150億元砸PPT背後,樂視離賤賣只有一步之遙》文章裏,我們談論過,賈躍亭套現的錢為【60.5+10.5+X】億元。
當時基於財新的有限的資訊,我得出這筆錢,或許可以投入手機、體育、汽車等業務的結論。
隨著後來融創中國的新聞公告,發現自己有點樂觀了,也忘了深思孫宏斌的商業智慧,他怎麼可能讓賈躍亭套現呢?
那份公告裏,有這麼一個條款:
X教授有一篇文章《168億不夠用!樂視融資暗含苛刻條款》,觀察到這個細節:
根據樂視網2016年3季度的季報,賈躍亭質押的樂視網股票共5.71億股,占其擁有股份的83.6%。雖然本次賣出了一部分股份,導致他持有的股份總數由6.83億股降到了5.12億股,但是按照承諾,他在一年內需要把質押股份降到5.12億股的50%,也就是2.56億股。這其中的差額是5.71-2.56=3.15億股。
也就是說,賈躍亭需要在一年內,贖回3.15億元股份。
我們隨便算一下,樂視股價停牌前,為35.8元。這還是在樂視危機發生發酵後的股價。質押折算前,最原始價格肯定比這個高,打折率為50%。
按20元每股,你也得在一年內償還60多億元現金啊;
即便10塊錢每股,也得還款30多億元;
由於缺乏相關數據,這裏不做估算,你就想你手中的每一份樂視股票,願意以多少錢質押出去。
一年後,賈躍亭面臨很大還款壓力。
在更早前寫的一篇《樂視是龐氏騙局嗎?樂視是洗錢嗎?樂視的真正困境是什麼?》,我闡述過樂視的商業模型通俗理解:
如同模型,現在孫宏斌入局,做了兩件事:
1、套現給賈躍亭的錢,還掉供應商欠款,讓甲和乙,能夠正常運營;
2、降低了股權抵押率,因此這整個體系風險財務風險降低了;
整個體系,牽頭業務,還掉欠款,運營資金,基本恢復正常,能夠正常運轉下去。
要求賈躍亭降低財務杠杆,一年內實現,整體財務風險都降低了。
但是對於樂視系的其他業務而言,由於資金周轉還是緊張,樂視手機、體育、汽車,依舊很懸。
即便那些套現的錢,現在可以用,也面臨很大問題風險,因為在一年內,要降低質押率,這些錢,得還回去。
更直白講:樂視系收到的錢,還掉供應商欠款後,剩下的錢,可以臨時用一下周轉,用於手機、體育、汽車等,一年到期以後,賈躍亭必須降低股權質押率,到時候基本就沒錢了。
看似套現融資,孫宏斌其實算的挺細的,賈躍亭基本套現不了錢,供自己隨意開銷。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需要強調一下:這筆錢,融到賈躍亭手中,肯定會好幾倍杠杆運用。
通俗的說:你十塊錢,你會把它十塊錢用;但是對於他們而言,不會是這樣的,十塊錢,會當場四十塊錢用。
你十塊錢進存貨,然後一個個賣;而像賈躍亭這種人,估計會把部分存貨抵押出去,貸款五塊錢,再去搞別的事情。
有點類似貨幣乘數。
不要單單看到那麼一點融資,其實最後會放大好幾倍。
這麼說:樂視目前這筆融資,也就是夠讓斷鏈的資金鏈,重新建立起來。
但一年後,這筆資金,還得撤走,用於降低財務杠杆率。保證孫宏斌投資的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相對安全。
其實,這背後,就是孫宏斌給了賈躍亭一個期限,一年的期限。樂視生態,他有限支持一下,畢竟蛋糕大了,他能分一羹。但是一年後,耐心有限,成與不成,這個不論,但自己的投資籌碼必須安全,財務杠杆風險必須降低。
樂視生態成不成,在孫宏斌眼裏,只有一年時間證明。
樂視這次融資代價是什麼?
這次融資後,樂視網、樂視影業,樂視致新,都將成為融創中國的聯營公司。在前天那篇文章裏,我提到了這些問題,但很多人還是難以理解。
這其實就是樂視此次融資,付出的代價。
正常情況下,企業持股另一個企業20%——50%的股份,我們在會計上稱之為“聯營公司”。
但是會計有實質重於形式原則(Substance Over Form Principle),規定審計師看問題,必須回歸到具體情況,不能單單看股份。
當一個公司對另一個公司發揮重要影響,例如表現為:
1、參加董事會或權力機構,有自己代表;
2、參加聯營企業的各項重要決策,其投票表決權有重大影響;
3、派駐重要管理人員;
即便持股1%,我們也要將其劃分為聯營企業。
顯然,這種權利,一般情況下,是持股20%—50%才能有的啊。回到那個融資協議,本質上,就是賈躍亭為了融資,給了孫“超級投票權”。
這明顯是付出和收穫不對等的城下之盟啊!
說白了,賈躍亭現在為了盤活樂視系,只要不奪走控制權,什麼條件都會答應。控制權可能是底線。
但是賈躍亭控制權因為給了融創中國聯營企業的待遇,遭到很大削弱。
這麼說吧,以前樂視系是賈躍亭一人說了算,擁有肯定權和一票否決權;現在樂視網 、樂視致新、樂視影業,賈躍亭只有一票否決權。
對這三家公司,賈躍亭一人說了算的權利,被剝奪了。
出來混,孫宏斌老江湖,畢竟經歷豐富,幾起幾落。賈躍亭是成功保住了控制權,但遠不是當初了。
分類: 6B.房地產
孫瀚斌
好文章,拜讀
孫瀚斌
日本人寫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