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月 22, 2017
(|)
86 閱讀
(2017-01-20 正和島)
本文首發于正和島付費訂閱專欄《領導者曾國藩》,想觀全貌,可長按上圖二維碼
沒打過仗,沒當過兵,文人曾國藩如何能保證他的軍隊更有戰鬥力?其秘密手段可謂極為簡單:高薪激勵。
閱讀本文,值得你學習的要點如下:
1、 要想贏,先從分析別人的“失敗”開始。
2、 中國文人最容易犯的毛病是唱高調,我們要靠精神,不要靠物質,但是實際上要做任何事情,都首先要解決物質基礎。
作 者 | 張宏傑
來 源 | 正和島(ID:zhenghedao)
01
因為綠營兵沒有戰鬥力,所以曾國藩決心創立湘軍。那麼曾國藩沒打過仗,沒當過兵,他怎麼能保證他的軍隊比會綠營兵有戰鬥力呢?
這就涉及到一個思維方式的問題。
曾國藩創辦湘軍的時候,並沒有先想“我的湘軍怎麼才有戰鬥力”,而是先分析了“綠營兵為什麼沒有戰鬥力”。
綠營兵沒有戰鬥力的第一個原因是腐敗。
晚清軍隊腐敗到什麼程度呢?
晚清軍營存在著很多怪現狀。第一個怪現狀,就是士兵普遍都有第二職業。這些軍人一邊當著兵,一邊還忙著別的事,有人經商做買賣,有人種地,有人殺豬,有人開茶館,還有人在市場上賣魚賣肉……鴉片戰爭期間的定海縣官員向上級彙報,當時定海的軍人,有一半的真正身份其實不是軍人,而是理髮匠,是修腳工,有的還是僕人。
林則徐也在一封奏摺中向皇帝彙報說,鴉片戰爭期間,長沙的士兵們忙著照顧自己的買賣,沒心思好好打仗。他舉例說,長沙青石街的雙美茶室就是四名綠營兵合夥經營的。其實這種情況清朝皇帝們心裡也很清楚。比如嘉慶皇帝在上諭中就曾經講過,士兵們不會打仗,就是因為他們“在外兼習手藝,訓練生疏”。那麼,原本以打仗為職業的士兵,怎麼會出現“小販化”傾向呢?
這也是清代“薄俸制”惹的禍,就是給他們開很低的工資,其實軍隊也是這樣。這個薄俸制,到了軍隊就叫低餉制。
清代一名普通軍人的收入是多少呢?綠營兵平均每月收入白銀一兩三錢六分,此外還有大米三鬥,加一起也不到二兩銀子。我們要注意,這不是一個人的收入,因為那時候婦女不工作,所以軍人還要養家糊口。這點錢,按今天的幣值,不到四百塊錢,養活一家人,根本不夠。
所以清代軍隊才出現經商潮。士兵紛紛經營第二職業,忙著掙錢糊口,軍隊訓練的時候,他們能躲就躲,實在躲不過去,就雇人頂替自己。所以清代史料說,操練之時“兵丁等往往正身不到,私自雇人替代,有名無實”。你說這樣一支軍隊,還談什麼戰鬥力呢?這是第一個怪現狀,士兵經營第二職業。
第二個怪現狀,是部隊廣泛經營第三產業。士兵們做點小買賣,軍官們則玩大的。軍官普遍動用軍事裝備來經商賺錢。比如鴉片戰爭時期任福建道員的張集馨記載:“漳郡城外有軍工廠,每月督造戰船一隻,以為巡緝之用。其實水師將船領去,或賃與商賈販貨運米,或賃與官府往來差使。”也就是說福建水師每月都會造一隻戰船,但是這些船都被水師軍官租給商人販運大米,或者租給官府用作官船,至於收入呢,當然就納入軍官們的私囊了。
還有的地方部隊靠出租軍事用地賺錢。如浙江軍隊把自己的操場租給地方上用,因為操場處於城裡,地段好,地價高。操場是用來訓練的,這樣就搞得軍隊沒有地方進行訓練。當然,晚清軍隊最令人痛恨的事,是他們走私護私,違法犯罪。在鴉片戰爭以前,廣東水師就大肆收受賄賂,聽任犯罪分子在海上走私鴉片而不管,有時甚至還出軍艦為這些鴉片販子保駕護航。
以上種種貪腐行為,大部分都是朝野皆知的公開秘密,但是在大清朝卻長年都這樣,難以取締。主要原因,當然是清代軍官收入也不高。清代高級軍官,比如綠營提督,官居從一品,比地方上的總督級別還高點,每年的法定收入是多少呢?不過才八十一兩,雖然此外還有八百八十兩的養廉銀,加到一起,年收入也不足一千兩。這點收入,根本不能滿足他們日常生活和官場應酬的需要。
因為軍隊裡面,盛行大吃大喝,這點工資還不夠他們請客吃飯的,所以他們只能利用手中的權力來非法尋租。這些情況,從道光皇帝到咸豐皇帝都很清楚,但是皇帝們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他們捨不得給軍官們漲工資,所以這些非法收入已經成為軍隊中招待費的來源,如果取締了這些收入,必然就影響軍隊的“穩定”。
因此,我們說,軍隊的“低餉制”與文官的“薄俸制”一樣,都是一種非常短視的財政制度。從皇帝的視角來看,“薄俸制”為國家節省了大量財政經費,是件好事兒。但事實上這是典型的占小便宜吃大虧。第一個嚴重後果是軍隊訓練水準下降,戰鬥力幾乎為零。
02
曾國藩是一介書生,沒當過兵,也從來沒有摸過武器。但是他畢竟從道光二十九年起,兼任過數年的“兵部左侍郎”,所以他對清朝軍隊現狀很瞭解。
曾國藩創建湘軍,在制度上最引人注目的一點,就是實行厚餉原則。因為他深知軍餉太低是軍隊風氣敗壞的主要原因。所以他規定的湘軍士兵的收入,是國家正規軍的三倍左右。這樣高的軍餉標準,使士兵能夠專心訓練,這就為湘軍形成戰鬥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對於湘軍軍官,曾國藩更是採用高薪養廉的政策。湘軍中級軍官,每月的純收入可達一百五十兩,一年就是一千八百兩。我們前面說了,正規軍中的高級軍官一年還不到一千兩,中級軍官只有三五百兩。湘軍中級軍官的收入,是正規軍同級軍官的三倍到六倍。湘軍高級軍官收入更高。
曾國藩規定,統帥一萬人的高級軍官,每年淨收入五千四百兩,這個數字,是國家正規軍同級別的六倍左右。因此,很多湘軍軍官光靠工資都發了財。比如湘軍中很有名的名將李續賓,帶兵六年,積攢了幾萬兩白銀。
曾國藩是一個文人,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但是他做事,是非常腳踏實地的。中國文人最容易犯的毛病是唱高調,我們要靠精神,不要靠物質,但是實際上要做任何事情,都首先要解決物質基礎。所以曾國藩先用厚餉讓人心安定下來,才有可能談到其他。物質是一切的基礎。
當然,除卻厚餉制,曾國藩的“湘軍”還有很多其他秘密,我們下期再談。
◆主講人,張宏傑
◆復旦大學歷史學博士,清華大學博士後。
◆央視《百家講壇》特邀主講嘉賓。
◆著有《中國國民性演變歷程》,《大明王朝的七張面孔》,《曾國藩的正面與側面》、《坐天下很累》、《饑餓的盛世:乾隆時代的得與失》、《中國人的性格歷程》等。有多部作品在韓國及港臺出版。其中,《曾國藩的正面與側面》銷量達50萬冊。
◆清史泰斗戴逸先生親自推薦其進入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莫言稱其筆下的歷史,“新鮮而又迷人。”
◆柴靜稱,一生都活在矛盾與衝突中,一個有靈魂有體溫有意思的‘聖人’,這就是張宏傑給我們呈現的曾國藩。
◆唐浩明稱,“曾氏家族是近代中國最有影響的家族之一,它的人才輩出令國人景仰與好奇。作為這個家族的開創者曾國藩,他是怎樣修身齊家、善待家人,並為家族營造一個傳之久遠的良好家風等等,宏傑以他慣有的扎實入微的治學風格為我們娓娓道來,相信能給讀者多方面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