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清偉
經由 在 3月 26, 2016
(|)
116 閱讀
三月是香港藝術月,「巴塞爾藝術展」、「香港藝術節」、「香港影視展」等節目精采連場,三月是文藝青年與文藝女青年的幸福日子。今年我也跨界做了一把文藝青年,出席金花獎國際電影節高峰論壇任討論嘉賓,與影視業者交流行業發展與挑戰。
金花獎主要頒授微電影獎項,論壇現場亦有邀請許多影視企業,觸目所及,優秀的影視企業多來自於內地,儘管部分企業規模還小,但感覺得到的是一片生機勃勃。至於香港,大型的影視企業當然還有許多家,但是,中小型的、接地氣的影視企業明顯欠奉。
地產霸權是原罪
這一切都是地產霸權惹的禍,樓價高創業的人自然少,這中間的邏輯關係很簡單:樓價升,年輕人創業成本隨之上升,少了一批人創業;樓價再升,又少了一批人創業跑去炒樓,尤其是香港,過去二、三十年靠炒樓致富的人不在少數;樓價又升,年輕人忙供樓,創業計劃書被鎖到抽屜裏;樓價還升,居住空間及公共空間被進一步壓縮,就連放創業計劃書的抽屜也要扔垃圾站。
我十分喜歡的香港財經作家曹仁超有句金句:年輕人,不要讓500呎綁住你的青春!這句話很經典,一矢中的,香港許多年輕人就是讓房子綁住了青春。這句話的經典之處還在於,如果,假設,曹仁超不是選擇炒股票的話,而是選擇炒樓,以他的聰明才智,退休時的身家何止兩三個億。曹Sir這句話本身,就帶着一縷悲劇色彩,一如他本人。
國際舞台換旋律
香港的原罪之一就是地產霸權,無論地產霸權這個現象如何產生,結果就是,香港這棵大樹的生機,正在被一條條代表地產商的藤蔓吸走。無論影視企業如何賺錢,商廈業主一加價,利潤自然轉過去;無論零售企業如何賺錢,商舖東主一加價,利潤自然被壓縮,香港的百行百業都在為地產業打工。問題是,一個奉行尋租經濟模式的城市注定走向凋零。
最後說回來吧,香港這個曾經的東方荷里活還有沒有重新煥發光彩的可能?我的看法是有的,香港就是一個國際舞台,本地年輕人掛念炒樓,內地朋友自然會過來登台表演,諸如旗艦影業、樂視均正進軍香港。舊的舞台劇落幕,新的舞台劇上映,這個是自然現象,回首香港百年,這個國際舞台土生土長年輕人的身影從來只是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