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3月 26, 2017
7 閱讀
作者:冷眼
來源:環球冷眼(hqlengyan)
近日,兩則甩賣銀行的消息很低調在各媒體財經板塊登場:
3月20日,國家開發銀行一口氣掛牌15家村鎮銀行股權,“清倉式”轉讓15家村鎮銀行,掛牌價格總計10.87億元。轉讓時買方必須一口氣買下15家,不能只買下一部分。
上市剛滿一年的浙商銀行(02016.HK)疑似遭遇基石投資者螞蟻金服的“無情”甩賣。3月22日上午9點,浙商銀行在港股開市前出現一宗5882.3萬股的大額交易,涉及資金2.32億港元。該筆大宗交易每股交易價格為3.95港元,較前一日4.44港元的收盤價折讓11.04%。
一句話總結,就是阿里巴巴螞蟻金服“放手”浙商銀行,折價套現2.32億港元卻沒有賺到一分錢,阿里巴巴的金融帝國夢想起航不久就開始收縮。
按照中國民間的說法,開銀行基本是穩賺不賠的買賣,本次兩家資本大咖甩賣銀行股權,而且是清倉大甩賣,讓人不得不懷疑這種交易背後的動機。
中國銀行業業的壞賬問題,一直都是海內外媒體關注的焦點,也成為引發金融危機的最大隱患。在經濟結構轉型、壞賬壓力侵襲的宏觀環境下,銀行紛紛刮骨療毒,打響資產品質保衛戰。
據銀監會2月22日發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四季度末,2016年四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15123億元,較上季度末增加183億元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74%,比上季度末下降0.02個百分點。
這是自2012年一季度以來,銀行不良率首次出現下降,但這並不意味著銀行的壞賬和麵臨的風險已經出現“轉危為安”的拐點,只能是說在銀行業降杠杆和債轉股的操作下,很多壞賬被延後,或者被掩蓋了起來。
在這裏先普及下銀行壞賬的知識,由於市場經濟的極大不確定性,銀行無法收回或收回的可能性極小的應收款項。欠賬時間超過三年的都可以確認為壞賬。銀行的壞賬分為兩類,一種是借款人惡意逃避還款,一種是因為資金短缺,短期無力償還。而鋼鐵、水泥、煤炭“僵屍企業”還不了的債務占了很大的比重,債轉股就成為一個重要的掩蓋壞賬的手段。
所謂的銀行“債轉股”,就是將銀行裏快要發酵的長期債券,一下子就能轉化成債務企業的股票,這意味著,在企業破產時,銀行具有優先償付的債權,轉變成了無優先的股權,如果這些僵屍企業經營得不到好轉,持有的股權還存在縮水的風險,會由以前的壞賬變成淨虧損。
更有甚者,債轉股脅迫銀行成為那些無力償還貸款的企業的利益相關者,進一步拖累銀行利潤。將債務風險轉移到股市上,最終還是會由廣大股民買單。
通過債轉股來大量削減不良資產。這種方法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初的拉美債務危機中很流行。它可能爭取到一些時間,但從長遠來看,只是延緩了癌症導致死亡時間,並不能徹底治癒癌症。
令人擔憂的不止如此,當前中國的“影子金融”(泛指規避監管的銀行之外的放貸)加劇了壞賬問題。2015年底,中國影子銀行資產規模已經達到53萬億元,約合8.1萬億美元。根據銀監會數據,2015年銀行業資產規模為194.7萬億元。也就是說,影子銀行的體量已經超過銀行業的四分之一,占為GDP的74%左右。
更嚴重的是,中國影子銀行的資產結構非常“危險”。從穆迪數據中可以看出,理財產品佔據了影子銀行資產規模的最主要部分21.6萬億元、其次是委託貸款10.9萬億元,這些貸款繞過了政府禁止的公司互相貸款的規定,不記錄在銀行收支平衡表上,無法監控。截止於今年1月底的過去12個月,大陸的影子銀行貸款激增20%,占總信貸規模的9%。其中很大一部分可能變成不良貸款,其不透明性意味著很難評估其風險。
法興投行認為,中國的杠杆率仍然在快速上升,非金融部門的債務水準已經升到GDP的250%,國有企業債務重組拉開序幕將令銀行業重組也漸行漸近,這一場景在中期發生的可能性超過50%,銀行業就越來越需要被救助。據估計,中國銀行業的整體損失可能會達到8萬億人民幣,相當於商業銀行資本的60%,財政收入的50%,GDP的12%。
Kyle Bass,這位成功預言過美國次貸危機的投資人聲稱,如果中國銀行體系在經濟硬著陸的情況下損失10%的資產,銀行的股本虧損可達3.5萬億美元,約24萬億人民幣,這是次貸危機中美國銀行業損失的五倍之多。為避免銀行體系崩潰,銀行需要進行資本重組。而中國央行沒有足夠的準備金來幫助其擺脫困境,因此需要大規模的QE,這或將導致人民幣進一步貶值30%至40%,這在當前的匯率條件下是相當危險的;如果期望通過上世紀90年代末成立四大國有資產公司剝離銀行的壞賬,在當前財政赤字巨大的情況下,也是無法實現的。
如果一旦債務問題引爆,將會從銀行和影子銀行的不良貸款開始,其中地方政府借助殼子公司取得不良貸款、僵屍企業的貸款和新增個人住房貸款,將成為引發債務問題的三個風險源。三個中任何一個出問題,債務問題將引爆銀行的壞賬問題,可能成為引發新一輪金融危機的導火索。
“春江水暖鴨先知”,當前不管是國開行甩賣名下15家鄉鎮銀行股權,還是阿裏巴巴出手浙商銀行的股權,說明大額資本都在剝離未來存在高風險的業務,可能是嗅到了不良貸款高企下銀行業不同尋常的味道。
在個人存款保障制度出臺後,實際上是默認了銀行的破產行為合法化。這意味著繼債轉股、壞賬銀行、不良資產債券化之,另外一條徹底解決銀行壞賬的辦法已經出來了—商業銀行破產。每個人都要掂量下,一旦這種風險到來,你是能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