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壇狙擊師
經由 在 4月 2, 2017
(|)
56 閱讀
美圖11天股價飆升80%:
在香港上市三個月的美圖公司
股價最近連漲11天,
截至3月17日收盤,
美圖公司股價報18港元,
股價單日升20.97%,
創下上市以來新高。
今天的吳欣鴻急迫地渴望抓住00後
就像他當年憑藉著“火星文”抓到90後一樣
“93年的,太老了吧?”
這是美圖內部討論員工招聘時,
常常聽到的一句話。
應屆大學畢業生大多數生於1993年,
已經被美圖公司劃到了’大齡組’。
公司最小的員工是1996年,
吳欣鴻覺得還不夠,
他想要97、98年的人,
“哪怕是實習生,來做什麼都可以。”
2008年,81年出生的吳欣鴻在創辦美圖時,
與90後用戶的差距是9年。
今天,他與00後的差距變成了19年。
雖然美圖產品的移動端覆蓋設備數
在全球已超過10億台,
吳欣鴻的個人財富也已達到52億元,
但年齡的差距讓他充滿了焦慮,
每一天都害怕被顛覆,
擔心失去了讀懂年輕用戶的能力。
吳欣鴻對年輕用戶群體的“依賴性”
來自於10年前的一次互聯網創業。
2007年,吳欣鴻誤打誤撞的
做了一個很好的產品,
就是火星文。
當時火星文在90後群體裡非常火爆,
QQ空間和QQ簽名裡
充斥著這樣奇怪的文字,
比如“愛”字上面非得加一個草字頭。
吳欣鴻乾脆用了三天時間
開發了一款把普通文字轉化成為符號、
繁體字、日文、韓文等組合符號轉化器。
在沒有花一分錢推廣的背景下,
這款軟件在一年內就突破4000萬用戶。
在回憶起這段創業經歷時,
吳欣鴻感慨道,“真是幡然醒悟。”
當時這些90後被稱為“非主流”,
自認為是主流的人沒把眼光放在他們身上,
市面上更是沒有服務他們的產品。
吳欣鴻抱著玩的態度
去做了這個很小的產品,
卻無意引爆了市場。
“原來這些所謂非主流,
這麼有生命力,他們才是主流。
所以從那以後,
我就有意地去關注年輕人,
新產品也針對這群用戶去做。”
今天的吳欣鴻急迫地渴望抓住00後,
就像他當年憑藉著“火星文”抓到90後一樣。
他恐慌於身邊沒有一個
00後的人可稱作朋友,“他們不帶你玩”。
為了能深入到00後的世界裡,
吳欣鴻決定把這個任務交給更年輕的人,
讓美圖從基因上變得年輕。
他指著辦公室外的大開間,
那裡密密麻麻地坐著90後的男孩女孩,
說看到他們在,“就充實、心安”。
從藝術青年到連續創業者
吳欣鴻出生在泉州當地一個
稱得上富裕的家庭,
父親有自己的生意和工廠,
很早就為吳欣鴻解決掉了衣食之憂。
上高中前吳欣鴻專門跑到杭州中國美院
學了兩年油畫,當時是標準的文藝青年。
一學期的生活費只有2000元,
他拿600塊錢去買一本《盧浮宮藏畫集》。
他發現身邊的藝術家朋友畢業後
要麼選擇畫“行畫”,
要麼去美術培訓學校當老師,
大多數人的收入頂多是糊口,
這讓他很難接受。
在高二時,吳欣鴻參加了清華美院
繪畫系的考試,得了第一名。
但這個第一名並沒有給他太多的鼓勵,
“那第一名也只是說學院派體系裡的第一名,
我不覺得那個是一個多大的……
就比如說不代表創造力。”
選擇放棄繪畫,
並沒有讓吳欣鴻有多大的失落感。
他很快從互聯網世界裡,找回了成就感。
1999年的某一天,
吳欣鴻看到了一則新聞:
一個叫做“business.com”的域名,
在美國賣了750萬美元。
這個新聞,
也被另一個在香港做生意的
泉州人看到了,他叫蔡文勝。
人不能同時踏入一條河流,
但餡餅有時會同時砸到兩個人頭上。
那時候的吳欣鴻和蔡文勝並不認識,
但幾乎在同一時間玩起了域名投資。
吳欣鴻向家裡借了一萬塊錢,
雖然這時候父親的工廠已經在走下坡路,
但是在泉州,
小孩子做生意不會被父母視為“歪門邪道”。
當時的域名均價在500塊錢左右,
吳欣鴻使用的挑選方法
很符合他的“文藝範”:
他抱著英語詞典,
每天從裡挑選與藝術相關單詞作為域名。
老師和同學還以為他熱愛學習,有抱負。
但一年下來,他挑選的域名都沒成交。
一萬塊錢雖打了水漂,
但吳欣鴻也突然開了竅。
他開始在國外到期的域名中進行挑選,
找到一家職業搶注公司來為自己服務。
2000年,吳欣鴻終於等到第一筆交易,
將手中“e23.com”的域名
以3000美元價格賣出。
同年,蔡文勝通過當時最大的域名
投資論壇聯繫到了吳欣鴻,
發現兩個人竟然是泉州老鄉,
兩人的“革命友誼”就此開始。
認識之後,蔡文勝經常約吳欣鴻
出來討論域名投資,
以至於那時候吳欣鴻的家人
一度懷疑兒子遇到了騙子。
2001年,吳欣鴻放棄了高考,
並通過域名投資積累的第一桶金,
開啟了自己的互聯網創業生涯。
在接下來的幾年裡,
吳欣鴻做了不少項目,
也有慘敗的經歷。
雖然其中有一些項目賺到不少錢,
但吳欣鴻始終提不起興趣。
用他的話說,
“就是導流量賺錢,沒什麼成就感”。
直到2007年的火星文程序一炮而紅,
吳欣鴻才開始冷靜下來思考
自己創業的方向。
火星文已經很難有新的商業變現方式了,
但是吳欣鴻捨不得丟掉
這個產品背後規模龐大、
特點鮮明的用戶群。
經過反復的考量,
吳欣鴻盯上了圖片市場。
這個靈感來源於當時他逛QQ空間的感受:
很多女生很愛曬自己的照片,
但照片質量參差不齊,
大多數都談不上美感。
2007年的中國攝影論壇流行拍
年輕漂亮的女孩,大光圈、虛化背景、
唯美的“糖水片”,達成這一切的手段是PS。
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尤以90後為甚。很多非主流人群,
想把照片處理的更加個性,
卻沒有合適的工具。
從這個基本判斷開始,
吳欣鴻著手做起了
中國大眾版的PS——美圖大師。
美圖大師是美圖秀秀的前身,
改名是合夥人蔡文勝的主意,
他嫌棄“大師”這個詞不夠通俗,
畢竟大部分用戶是“小白”,
大師聽起來有距離感。
這時,不會PS恰恰也成為吳欣鴻的優勢。
他不會被既定的思維所限制,
才不管圖層概念、鋼筆、通道等功能,
他心裡只有如何一鍵化到達效果。
在PS裡,磨皮效果需要多達10多個步驟,
在美圖秀秀裡卻只要一鍵。
在專業修圖師的眼中,
美圖秀秀的磨皮效果速度很快,
但效果很假。
吳欣鴻也承認用PS處理10分鐘,
效果會更完美,“但90%的人覺得夠了"
➤從2009年起,美圖秀秀用戶開始迅猛增長。
2014年一年時間內,
美圖就完成了A、B、C三輪融資,
累計融資3.6億美元。
截止到2016年10月份,
美圖的應用月活躍用戶總數約為4.56億,
能達到這一用戶量級的公司,
在整個中國互聯網圈都為數不多。
同年12月15日,美圖在港交所IPO,
發行價8.5港元,市值接近50億美金。
➤互聯網的速度與激情
美圖秀秀能夠達到今天的成績,
離不開吳欣鴻這個操盤者。
儘管他曾說過,
“我挺煩說那種貌似成功後,
就拋出些為什麼會做成功,
或者我之前是怎麼成功的理論,
覺得這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不想當產品經理的CEO不是好老闆。
➤請不要叫我CEO
吳欣鴻是個靦腆的人,再往前幾年,
甚至有點兒社交恐懼。
1981年出生的他更像一個90後,
蓬鬆捲曲的一頭濃發下面是一張內斂、
略帶羞澀的娃娃臉。
2013年美圖第一次召開產品發佈會,
發佈會前幾天他特別想取消,
“因為我沒有勇氣去面對。”
在公司,他也很“怕”別人叫他CEO。
“被定位成CEO,我會覺得像個苦行僧一樣。
還有把自己看作CEO,其實會離創業有點遠。
我真的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平時簽簽字,
開開管理會議,定定KPI那種感覺的CEO。”
➤追求不完美
他甚至規定公司上下一律叫他“欣鴻”,
有時新入職的同事不知情,稱呼一聲“吳總”,
他當即認真回復:“你剛才叫我什麼?
我叫欣鴻,以後都這麼叫啊。”
比起CEO他更願意把自己當成一個產品經理。
吳欣鴻曾自爆,“我的短板非常明顯,
我有強烈的喜好,不感興趣的事就不想做。”
同為老鄉的蔡文勝的性格剛好和他形成互補,
包攬了戰略、投融資和對外事務,
使得美圖公司得以均衡發展,
讓吳欣鴻得以安心地做一名“資深產品經理”。
完美主義害死人。
眾望之下開始在乎輸贏的吳欣鴻,
逼迫自己從藝術家特質的創業者
轉變為理性的少帥。
“這幾年我一直在進步的是什麼呢,
從完美主義到反完美主義。
互聯網不允許完美主義,
移動互聯網時代比拼的是‘速度與激情’,
準備到完美狀態,時機已經錯過。”
當年,和大部分中國互聯網公司不同,
美圖的總部在廈門,只有PC版產品。
決定開發手機端時,
吳欣鴻在廈門根本找不到
足夠的工程師或者UI設計師。
以他的性格這種粗糙的產品絕對不能問世,
但蔡文勝反復催促,
吳欣鴻不得不把PC版美圖秀秀
最主要美化功能單獨提出來做成手機客戶端,
功能只有最基本的,界面也很簡陋。
吳欣鴻看到這些並不完美
的處理效果心裡很難受,
上線時很沮喪,但用戶反饋很快撫慰了他,
他發現人們渴望一個能夠修飾自己的軟件,
至於那些細節有多完美,用戶根本不在意。
提到這款不滿意的軟件上線後
意外取得的成績時,
他依然震驚,“直接就到排行榜的榜首了。”
這種無心插柳的事件充斥在了美圖創業史中,
也使吳欣鴻意識到速度的重要性,
“你不用有很大的心理包袱,
盡可能簡單化和Low。
界面沒有做得很精美,
這個重要嗎?很多用戶不介意,
反而是完美主義害死人。”
在其他人眼中,
吳欣鴻的狀態也在悄然發生變化。
做美圖之前,
胖且留著中分長髮的吳欣鴻
常被員工嘲笑遠看像中年婦女,
他喜歡穿深色衣服,
習慣“自己玩自己的”,
當時美圖的一則推廣戲稱他
和蔡文勝兩位創始人開的是“夫妻店”。
創業以後,吳欣鴻不僅瘦了,打扮、
服裝也更潮,娃娃臉,常咧嘴笑,
看不出來他已經是9歲小孩的父親。
“完全逆生長,他沒有健身,
就是整個心態變年輕了。”
八年時間,
吳欣鴻和蔡文勝帶領美圖走到了上市。
對於吳欣鴻來說,
唯一不同的是上市之後的美圖
要把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到大眾面前,
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低調了。
他聲稱自己是一個典型的沒有安全感,
卻又堅定的人,焦慮感時刻存在,
每天都會被無數的東西包圍。
“但是如果你問我會害怕嗎?
不能害怕,要帶兵打仗,
自己害怕就沒得玩了!”
“只能說和團隊已經做好準備
去面對困境和壓力,
IPO強迫自己把一些東西做好,
沒有退路了”,他說。
來源:業務講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