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建祖
經由 在 4月 27, 2017
(|)
88 閱讀
(2017-04-27 復星集團 )
  4月20日,在美國紐約第八屆中美商業領袖圓桌會議中,上演了一場中美投資「教父」的頂級對話——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對話美國黑石集團創始人兼主席蘇世民。郭同學大家都非常熟悉,就不多介紹了;蘇世民先生是美國頂尖級的投資家,目前也是特朗普政府的戰略與政策論壇主席。近年來,他致力於推動中美經濟文化交流,在清華大學創立蘇世民書院,培養既有全球眼光又瞭解中國的精英人才。
  這次商業領袖峰會,是美國特朗普政府上台後首次舉辦的中美經濟領袖對話。郭同學代表中國民營企業工作者,和蘇世民先生進行了深入交流。話題涉及黑石和復星的成功之道、中美貿易問題、企業家精神以及個人愛好等等;郭廣昌在現場還對美國企業家提出了「Make with China」即「和中國一起創造」的提議,得到在座中美企業家的高度認可。
  中美之間不太可能發生貿易戰
  郭廣昌:首先要感謝蘇世民先生。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我一定要說一下,他的中文名是老外里中國名字取得最好的。今天對他是最忙的一天——公司要公佈一季度業績報告,讓我們再次熱烈感謝他的到來。
  大家對黑石應該都很熟悉了,有一本很有名的書叫《資本之王》,寫的就是黑石30年的成功。
  但我覺得書寫出來後就變成故事,往往不大可信。今天可以當面跟他對話,瞭解一些真實的信息。所以我的第一問題是,這次美國選舉之前,特朗普說了很多關於貿易戰的話,未來中美之間到底會不會發生貿易戰?在座各位都是企業家,對這個問題都非常好奇。
  蘇世民:中美之間不太可能發生貿易戰,雙方有太多的共同利益,但也存在很大的貿易逆差——我估計大約在3500億美元,在往4000億美元發展。這個逆差非常大。
  我想兩個國家對此都很敏感,需要使這種關係正常化。我們會找到一種互相合作且行之有效的解決辦法,中美人民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兩國會找到辦法的,這關係到我們的長遠利益。
  郭廣昌:是的,我覺得中國政府可能會加大對美國商品的進口,減少中美貿易的逆差,也會有更大程度的開放,包括對美國服務業的開放。但很多中國人都會對美國有一個問題:我想買美國更多的東西,包括高科技產品,但是美國的高科技對中國卻不開放,您對這個問題怎麼看?您怎麼說服總統未來對中國更好一點?因為您是美國戰略與政策論壇主席嘛!
  蘇世民:幸好我不是為美國政府全職工作,我在黑石做得很開心。這些問題我要仔細研究,至少在美國方面,有想要真正進入中國市場的意願。現在我們還無法輕易進入中國市場,但中國可以進入美國市場的大多數領域,除了郭先生剛剛提到的高科技領域外。大家只是希望互惠,或者平等。在此基礎上,兩國應當用最好的產品、最好的服務進行競爭,這很可能會逐步發展到其他領域。
  我想這種情況以後會逐漸改善。由於兩個國家之間市場准入的差異,在這個幾乎是唯一對中國進行限制的領域,想要開放就變得非常困難。因此我想,問題得到圓滿解決,還要一些時間。如果在一個地方做到公平,那麼在其他地方就會有公平。
  黑石投資成功的秘密:「不要虧錢」
  郭廣昌:我覺得對中國的經濟,我們還是很有信心,GDP應該會有每年6%以上的增長。所以對黑石也好,或者是對TPG也好,這都是巨大的商機。還是談談商業吧,很多朋友對「黑石」這個名字很感興趣,為什麼叫黑石?這個名字很酷。黑石30年成功的投資更是一個神話,能不能給大家分享一下您的秘密?
  蘇世民:其中一個秘密,就是不要虧錢。要知道,當你做出一個決定時,可能會發生三件事:你可能掙錢;可能不掙錢;也可能虧錢。我始終認為,首先必須關注結果。這裡有許多人都是成功創業的企業家,包括復星——當今世上最著名的公司之一。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企業家精神。我想要說明的是,不是企業家的人認為企業家就像我們一樣,事實上正好相反。
  我們只是在努力做著我們認為會獲得巨大成功、同時下行風險有限的事。我們有條不紊地做事,會花很多時間評估哪些可能會出問題。有太多事情會有無價值的成果,即使那樣可以賺很多錢,我們也不會去做。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不喜歡……
  要保持非常高的風險規避標準,只有發現損失幾率很低的時候才會出手,而且要一直這樣做。你要親自做決策。
  當然,在美國,如果你無所作為就想獲得成功,那不可能。公司高層管理者的工作不是事無巨細什麼都做,而是確保任何決策都處在非常高的標準。每個人都一起參與討論,從高層級別的管理者到年輕人,每個決定對於每個人都是學習。如果你開展業務,你會獲得很高的忠誠度,你會獲得工作激情,每個人都會有很好的業績。
  做企業要像老司機
  郭廣昌:剛才蘇先生講的話,我也很有感受。對於投資,中國企業因為這30年都比較成功,所以更多會看到向上的Potential(潛力),而很少看到下行的風險。其實真正投資成功的,都是把下行風險管理得更好的。巴菲特在給股東的信裡面,每次都要提到怎樣不輸,怎樣控制下行風險,這可能是更重要的。就像開車,新司機老是想開快一點,老司機考慮的是開穩一點。但我還是要問一個問題,蘇先生您覺得同樣做投資,這30年里您哪些方面做得比TPG(德太投資,世界最大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之一)更好,哪些方面覺得它能超過您?
  蘇世民:在回答這個問題前說一句,我認為投資成功還有一個標準,就是不睡覺。如果你工作更加努力、憂慮更多、不斷找出可能出問題的地方並加以避免,你會做得更好。因此,如果你睡得更少,你會有更多時間來思考這些事。
  TPG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發展歷程,他們在私募股權領域進行交易。他們的風險比我們高。但儘管承擔了那樣的風險,他們還是獲得非常大的成功。因此這是稍微不同的策略。David(德太投資創始人兼董事長)的本性充滿好奇心,在創造和嘗試新事物方面,他非常有眼光。他們在私募股權領域獲得了許多中型高增長的機會。
  黑石業務更加廣泛,我們稱之為另類投資領域。我們做私募股權,我們有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產投資公司業務,我們有世界上最大的資金配置孵化系統,我們有最大的槓桿信貸業務,我們還有次級私募領域的其他特種業務類型。
  我們在許多事情上採取不同的策略。我們擁有越多信息,我們成長越快,然後可以更好地作出決策。因為你可以看到不同地理區域、不同資產類別、類別內不同資產類型的模式。當你掌握了越來越多的信息,如果人員的才能相當,你應該會做得更好,不是因為你更加聰明,而是因為你可以獲得更多信息。
  打網球、射擊、坐在海邊看雲
  郭廣昌:所以開車快和慢不僅僅是跟年紀有關,還跟個性有關。剛才您講的企業家精神,睡得少一點,想得多一點。所以您70歲了,不好意思,說出您的年齡了。
  蘇世民:但是你不能累,因為累是不能接受的。如果你真地累了,那你不該從事這種工作。你需要很多動力、熱情、好奇心、不屈精神,不管你喜不喜歡,這些是你可以控制的東西。
  郭廣昌:這個真的很難。又要很好地工作,又要不累,但年紀又越來越大,您是怎麼做到的?
  蘇世民:方法是,你可以假裝你沒有變老。
  郭廣昌:請問您除了工作有沒有什麼活動啊,或者有什麼愛好?
  蘇世民:我過去有很多愛好,但是事實是我越來越老了,過去我想盡可能地努力工作,但是現在我一直在睡覺,工作少了。
  除了各種工作以外,我喜歡做的事有兩三件。我喜歡打網球、射擊運動,例如打鳥,我喜歡打空中的東西而不是地上的。(打地上的)似乎有點殘忍,但是在空中,它們有更好的反抗機會。我還喜歡坐在海邊,在法國、在佛羅里達州或者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只是看著海邊的美景,起伏的水面、太陽、雲朵,感受著海風,讀一些有趣的東西,打打電話。這種感覺很棒。
  我們需要一些有趣的東西。除了我做的許多其他事之外,這是三件我喜歡做的事情。
  解決誤解,第一步是真正瞭解它 
  郭廣昌:本來我想給您推薦一個運動,可以讓您在90歲的時候,讓您跟現在看上去差不多,就是太極。這個運動真地非常好,我私下裡在玩。那我們聊一點別的東西。您在中國還有一個事很有名氣,就是捐清華大學一億美元建了一個書院。能不能給我們講講這個項目,我們還有機會去學嗎?現在中國企業家很喜歡搞學校,馬雲搞了一個湖畔大學,我也是校董之一。馬化騰做了一個清華班,他做班長,我做常務班長。不知道在你這個項目裡面,我們可以幫您做什麼?
  蘇世民:實際上馬雲在湖畔大學第一天上課,就邀請我和他一起做老師。你們知道,馬雲是個很有趣的人。他說,好,我教3小時,休息15分钟然后你教两小时。我说,我要教什么呢?他说,你自己想。
  班上每個人都會說英語。所以我站著兩個小時開講。這是個非常有意思的經歷。  
  我選擇在清華大學建立我的書院,是完全不同的情況。這更類似於世界獎學金,吸引全世界的人才來中國,來瞭解中國,發展成為未來的領導者。中國是對西方人有強烈吸引力的一個國家,他們只是沒有機會來瞭解中國。書院開辦第一年我們有110名學生,第二年129名,第三年140名,然後增加到每年200名學生。
  
  啓動這一項目的原因是,六年前當我產生這個想法時,我預見到,在西方政治上有一種被稱為民粹主義的東西。在民粹主義中,你會對比你做得好的人不滿。這是一位教授(說的),他研究了最近500年的世界強國和挑戰國的形勢,認為有75%的機會會出現挑戰國與現任強國的競爭(即中國挑戰美國)。我們必須做點事情緩解緊張形勢。
  我不知道那些事會不會很快發生。我們想做的就是組織一群來自全世界的優秀學生來瞭解中國、感受中國、見見中國的名人、也見見普通人。之後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家,向自己的國家介紹中國。
  我們選擇這些學生,是因為他們是天生的領導者,希望他們未來成為影響者,成為決定他們所在國人民如何看待中國的人。
  如果我們做好了這件事,全世界會有一萬人真正瞭解中國、有朋友在中國、在中國認識導師或名人。他們可以幫助解釋中國和他們國家對個別問題的看法。這些孩子真的很棒,他們來自世界上最好的學校。我們有非常有趣的甄選流程,包括面試,6名面試官一次面試一名學生。面試官包括政治家、教育家、媒體人、公司CEO等。我面試了許多人,我從來都不知道我要問什麼。但我知道,我看到很有才華的人時,會拋開文件,忘掉簡歷,忘記他們的記錄,只要跟他們談話,你就可以看出來他們的特別之處——這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我們已經捐了5億美元,這是我「求爺爺告奶奶」籌來的。我問了每個我認識的人,他們拒絕我,我等了一會,然後又回去。後來只要我走進房間,人們就跑掉了……
  學生們想要認識人。他們是來學習的,在中國成為成功者是什麼樣子?他們怎麼想的?應該如何向他們學習?這是學生們可以終身受用的禮物。所以讓中國有成就的人坐在這裡,
  給學生講些有意思的東西。這是你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
  成功者往往會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
  郭廣昌:聽明白了,做學生您希望能夠聰明。我說,我作為學生可能不夠聰明,但是給錢是可以的。第二,我覺得蘇先生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兩國間需要更多的交流,更多的平台。蘇先生提到民粹主義,其實中國有民粹主義,美國也不少,有時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我看到在美國批評中國最多的,都是那些沒去過中國的人。現在您,包括總統先生對中國都比較熟悉了,我相信還是能找到很多共同語言。最後想問一下,對中國企業家到美國投資發展您有什麼建議?您覺得企業家精神是什麼?這也是給我們再上上課,我們沒有機會去清華大學上三個小時課,您可以把主要精神在這裡給我們講一下。
  蘇世民:在座的有很多都是成功人士。要取得成功,就要對你要實現的目標確立一個願景。如果你沒有一個獨特的願景,只是模仿別人,那麼,你再努力也不能獲得真正的成功。
  成功者往往會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他們會非常認真地思考,為什麼會看見這些東西,然後他們會全力以赴,不成功決不放棄。如果還沒有成功,說明你需要調整戰略,但絕對不要放棄。
  想要取得成功並非易事。世人總是要求你成功,你必須對挫折做好心理準備,渡過各種難關。這就好比跑步,平時訓練有素,到比賽中你就游刃有餘了。
  當然對於一路上的艱苦,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但是要對你的目標有堅定的信念。如果你做到了,克服了重重障礙,你就可以做得相當好。
  看看郭先生所創造的、實現的成功,復星很多業務都不在中國,這非常不容易。面對不同語言、文化,你會感到孤獨。但你有自己的願景,你希望為大家服務,做很多有意義的事,你就得為這個目標奮鬥。
  你告訴我們這並不稀奇。但你忍受了千辛萬苦,最後成功了。願景必須是真實的,而不是虛幻的白日夢。努力是無法想象出來的。
  美國的企業家應該
  「make with China」
  郭廣昌:我覺得走了全球那麼多地方,看了那麼多世界各地的企業家,其實中國企業家的特質跟美國企業家是最相近的。剛才大家也聽到勤奮、忍受痛苦、孤獨,等等。這些都是企業家精神,對結果負責。這裡有很多美國的企業,以前美國的企業到中國去,更多的是去做製造以及去中國市場做銷售。我覺得現在應該是跟中國一起創造,「Make with China」。為什麼呢?我們現在在做很多事,是跟美國一起研發,同時做研究,同時到市場去。中國有更便宜的研發人員,有巨大的市場,應該把這些資源更好地連接起來。這是中國的機會,也是美國的機會。我相信中美企業家有這種特質,很多理解是非常相似的,我們的話語是非常相似的,很容易溝通的。所以從蘇先生身上,從黑石身上,我們學到很多。再次感謝蘇先生,請您在對話結束前再說幾句。
  蘇世民:90歲時成功的定義是什麼?我認為是牙還沒掉光。希望我們都能做到。我的祖父做到了,他晚上工作到很晚。我認為這種狀態是很平常的。但我們也要學會享受,做運動,吃美食,祈求好運。不要一味埋頭工作。
  感謝給我這個機會與郭廣昌先生對話!我最後想說,大家都知道,生活在中國是很有挑戰的,因為中國發生的變化太多了。中國有很多讓人取得成功的機會,因為沒什麼是一成不變的。中國有著領先世界的新想法、人工智能、技術創新等等。你們一直在中國生活,這讓我很驚訝。世界其他地方的生活沒有這種快速變化的節奏,而在中國這卻稀松平常。這正是中國獨特的競爭優勢,你們自己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因為你們就生活在這個國家。非常感謝。
陶金仁
有啟發
文錦輝
後面那句是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