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在 5月 21, 2017
(|)
199 閱讀
史蒂夫•尤尔韦特松(Steve Jurvetson)是硅谷最为知名的风险资本家,说是风投但经他投资过的企业却个个飞黄腾达,诸如特斯拉、SpaceX、Planet、D-Wave和Synthetic Genomics,不仅没有风险,而且一跃成为这些公司董事会的董事成员。这不完全靠运气,应该与史蒂夫一贯秉持的投资理念和思维方式有关。作为德丰杰风投的掌门人,他有自己独到的视角和投资领域,只着力于消费者、企业和创新科技领域进行早期和成长期风险投资。
具体来说,史蒂夫专注于机器智能、软件化硬件和处于发展前沿的各项科技。作为一名投资人,他非常欣赏那些研究深度学习、可持续交通、合成生物学、基因组学和机器人学的公司,可以说它们都是些处于疯狂和革新之间的公司。尽管社会名头大,头衔多,成绩斐然,但他仍然十分谦虚。连对自己的儿子的建议也愿洗耳恭听,他不会因为自己的成功而轻视年轻人,就某些问题甚至还会专门请教他们。
史蒂夫认为,他关注的不是取得哪些工作上的成就,而是能学到些什么。他欣赏谷歌,并希望知道谷歌是如何在每一款产品中融入深度学习技术,如何使用TPU定制芯片,以及如何研发量子计算机的。而且,他非常享受智能技术带来的便利,在他的办公室就有一个Rethink人形机器人。他甚至相信机器人多过相信飞行员,认为机器人比真人飞行员更可靠。他希望人们用望子成龙的心态来对待人工智能,不要求全责备。
史蒂夫对未来科技发展十分看好,其实多关注他们风投的看法有好处,至少对未来科技发展的趋势比我们看得更准。在他看来,定向演化和生成设计这类深度学习和迭代算法,将会比语音助手等面向消费者的产品更加常见。而且,由卫星提供支持的宽带将会非常普遍。他甚至愿意乘坐SpaceX研发的Dragon2 宇宙飞船去月球探险,宁愿体验不同高度的轨道飞行,也不去选择着陆体验。
他不想每天上下班都沦为开车机器,希望机器能够代替我开车,并预测 到2020 年,人们将不会再对无人驾驶电动汽车的必要性产生怀疑,而且会真正体验到无人驾驶服务的便利和高效。早在 2013 年,他就预测到人工智能将是如今最热门的科技发展趋势,并认为利用机器学习、定向演变和生成设计这类迭代算法来创建复杂系统,是工程领域最为显著的进步。机器学习能够让我们打造出超越人类认知的软件产品,还能向我们展示人工智能是如何给每个行业注入活力的。
当谈到成功时,史蒂夫的观点与很多成功人士的观点比较一致。他认为,成功就是活到老,学到老,常怀一颗博爱的心,并且学着去换位思考。人类从一个小家庭,发展到一个部落,再到一个民族和国家,最后到全球,未来还将会进一步拓展,形成更深层次的移情关系。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普及,我们需要开发一个法律框架来给予它们更多权利,而不是一心想着去征服它们。
虽然史蒂夫是一个风投资本家,但对如何开发软件化硬件产品和服务也有独到见解。他经常会琢磨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这个创意在五年甚至十年前没有出现的可能。另外,他会参考摩尔定律的相关内容,确定一项实验科学变为仿真科学的临界点在哪里。各大手机制造商在激烈竞争中拿到的和平股息,使得卫星或机器人零部件的成本降低,从而这些产品中的价值就转移到了软件和服务层面。
作为风投资本家,史蒂夫看重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他认为,现阶段工程的完成方式,正在经历巨大变革,关注的重点应该从终端产品变为创造过程。将来还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软件产品,而且大量的计算工作将会在与大脑极其类似的基础设施上运作。另外,他还认为信息技术的进步,将会对各项业务产生深远的聚合影响。甚至科技发展可能会拉大社会贫富差距,在赢者通吃的局面下,越来越多的财富将会集中到越来越少的人手中。
不仅如此,在建立一个全新的政府或者国家他也有一套理论,尤其是可以应用他在帮助特斯拉这些公司发展的过程中所取得的成功经验。而且,他很看好我们深圳这几年的发展。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要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宪法体系,维护那些缺少发言权的群体的利益,千万不能让富裕阶层掌握全部话语权。另外,需要一个具有高度竞争性的政府,就像中国成立深圳经济特区那样。
他说,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深圳是压根不存在的。可如今,它拥有将近 1000 万人口,并且成为中国人均收入最高的城市。开放之初的深圳,允许外国公司进驻,并且压榨本国劳动力。政府告诉人民,是否去深圳经商取决于自己的内心想法,要是觉得能够抓住市场机遇发展,那就去。但是如果不喜欢这种“搞特殊”的发展方式,那就别去。也就是说,人们是拥有自主选择权的。
更多知识解决内容:http://gaoyang0755.blog.163.com
分類: 6A.金融業
稻穗小編
拜讀風投大佬最新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