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在 6月 19, 2017
(|)
109 閱讀
文革开始的那年我上了小学。本该天真活泼的我却无端添上了一丝忧郁。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不知是老天非要和我作对,还是命该如此?在那个年代,经常让我难堪的是填表写成分。每次表单上“家庭成分”那一栏我都是最后一个填写,表单也是最后一个递交。这时的我不敢和别人对视,哪怕同学们一个随意的眼神都会让我感觉异样,羞愧难当。
有两件事情还让我记忆犹新,一次是和同学吵架,一次是加入红小兵。一天下午,与同学们玩耍,一不小心踩扁了同学的乒乓球,本来准备回家拿一只赔他,不料他不依不饶非要当场赔钱去买,还大声嚷嚷“地主家的东西不干净”。面对同学的羞辱我无地自容。是啊,谁叫我的阶级成分是地主呢?而且“地富反坏右”,地主就排在第一位,想争辩都不成。从此,遇到有纠纷的事我都是忍让在先,一肚子的委屈只能闷在心里无处宣泄。
因为成绩好,同学们推举我当上了学习委员。本该是开心的事,可问题又来了。每次班上推荐“红小兵”我几乎都是全票通过,可报到学校就是批不下来。我知道原因所在,就是家庭成分不好。成分让我不能进步,不能加入青少年的先进组织——当年的红小兵,现在的少先队。每每看到同学们带着红小兵臂章我就自卑,每当看到全班举手通过又不获批准我就失落。于是屈辱,怨恨,所有的不快都指向了我的父亲,是他让我戴上了“黑帽子”。
史料记载,1967年2月4日,中共中央《关于小学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通知(草案)》追认了这一既成事实,“小学可以组织红小兵”。在小学校中取代少先队的少年儿童组织。1967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批转北京市小学取消少先队建立红小兵的材料。这份材料认定“少先队基本上是一个少年儿童的全民性组织,它抹煞了阶级和阶级斗争,根本不突出毛泽东思想,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先锋战斗作用”,“红小兵团是少年儿童的一种很好的组织形式。它富于革命性、战斗性,有利于推动少年儿童的思想革命化”。作为法定的在小学范围内取代少先队的制度化的群众团体,历时 11年。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的职业就是出差,而且常年在外。即便是好长时间见不到父亲我也毫无亲切感,每当父亲张开臂膀想要拥抱我时,我总没给他个好脸色,还拼命地挣脱,借口父亲的胡子扎人离开。其实我明白自己抗拒的是什么。那时的我,只要一见到父亲心中就涌起一股无名火,憋得慌。一旁的母亲似乎发现了什么,总是过来将我一揽入怀。从那时起,我的耳边经常回响起这句话:“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也许“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此我的笑容少了,但比同龄孩子懂事多了。
有一次,母亲带我去见父亲,路过汉口三民路公交车站,母亲指着矗立在广场中央的孙中山铜像,给我讲了孙中山的故事。后来父亲告诉我,伟大来自平凡。任何一个伟人在他成名之前,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也是个普通人,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在他们的孩提时代,也有童心童趣,甚至恶作剧。他们后来之所以成为伟人,是因为他们有着绝大多数普通人所不具备的那种优秀品质,即坚定不移的信念,持之以恒的毅力,日以继夜的勤奋,百折不挠的斗志。
然而,改善我们父子关系的不是他的谆谆教诲,而是父亲让我加入了盼望已久的组织——“红小兵”。现在想来很悲哀,那不是一次真正的评选获得,而是一次“权权交易”的行为所致。那天,班主任专门把我从教室里叫出来,亲切地对我说:“明天不上课,老师陪你过江去看你爸爸。”这可让我受宠若惊了,一回到家我就兴奋地告诉母亲,哪知母亲的第一句就问:“是不是在学校调皮犯事了?”即使我详细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和原委,母亲还是将信将疑。
第二天一早,我如约随班主任乘坐渡轮来到父亲的工作单位。可能是母亲或者老师提前通知了父亲吧,那天父亲很高兴,把我们从门口迎到他的办公室。看着老师对父亲毕恭毕敬的样子,口口声声都是表扬我的话,感觉父亲的形象一下子伟大了起来。我没有关注他们谈什么,只知道自从那天开始,我成了学校的大红人,不仅成了一名“红小兵”,当了学校的“土记者”,参加了校乐队,还被评为活学活用毛选“积极分子”,上台给全校师生做报告。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荣誉是换来的:我父亲给学校“大办钢铁”特批了2吨焦炭。
红小兵作为少年儿童的群众组织,在1966年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主要是响应中央的号召,配合小学教师中的红卫兵造反组织,参加学校、社会组织的批斗学校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大会、以及批评称作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执行者的部分教师。他们在文革中是配合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运动;但它仍构成了当时文革社会环境的一部分。参加红小兵组织也要按照惯例,贯彻“阶级斗争路线”,“出身好”活动积极的孩子第一批参加组织,一般两三年以后大部分学生都加入了红小兵;家庭出身“有问题”、社会关系“复杂”的少部分小学生,大约一个班一两个人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一般都会在学校毕业前的一段时间加入红小兵组织。
1978年10月27日共青团十届一中全会决议,少年儿童组织仍恢复中国少年先锋队的名称;撤消了红小兵。在恢复少先队的时候,凡是过去的红小兵,以及14周岁以下的红卫兵,都全部转入少先队。可惜那年我高中毕业了,早已经不是红小兵,更不能转入少先队,而是作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投身到全国高考的革命洪流中了。
更多知识解决内容:http://gaoyang0755.blog.163.com
分類: 11.人物特寫
derrick ng
那麼你們有沒有參加批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