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飯泥
經由 在 5月 16, 2018
6 閱讀
(來源:資本寡姐)
2018,是一個IPO大年。
國內券商火速過會各種插隊,CDR滿天飛,香港的中外資券商,專案多的都挑花了眼。可能大家都想抓住牛市的尾巴。
今年港股IPO市場可以用風景獨好來形容。港交所方面,在大幅改革優化政策落地的同時,滬港通南下資金頻頻新高。"去港股IPO"成為了今年大小獨角獸的新口號。
從投資角度來看,在經濟增速下滑,實體經濟不振的今天,獨角獸體現著新經濟的增長動力,投資優秀的獨角獸股權專案存在著巨大的獲利空間。因此,不知從去年何時開始,不管是買方還是賣方,都在微信群裏、朋友圈裏叫價吆喝。
“今日頭條,最後1000萬美元額度,份額超級稀有,預計很快秒光。需要請速來認購!”
“有獨角獸蔚來汽車的老股轉讓,需要請速來認購!”
“美團Mobike方出讓老股有人要嗎?”
寡姐本人呢,雖然沒做過專業一級市場投資,但作為紅杉和經緯幾家基金的LP也間接持有了一些獨角獸的股權。看著各路紛轉的消息材料,有些還是我間接持有的份額被八道販子們頻頻倒手,我也就現身吐槽一下,閑來無事,寫幾篇文章,今天第一篇,就聊聊小米的“八手”股權之路。
01 健忘的雷布斯
故事的主角,當然是我們以健忘C位出道的選手——雷布斯。
當然了,現實經不起打臉,以下就是年初各種上市前,滿天飛的老股轉讓消息記錄:
今年2月,小米Pre-IPO融資專案悄然開售。坊間流傳小米計畫今年第三季度末將在港交所上市,估值或將達到900-1100億美元,市盈率達60倍。
如今各種各樣的開曼基金和財富管理機構都在瘋狂兜售小米老股。
坊間各種傳言小米的價值介於800億至1500億美元之間。還有人覺得小米上市跟阿裏巴巴有得一拼。我個人收到的小米上市老股轉讓600-800多億估值的檔就不下十份。
有人說:“如果能直接一手參與投資小米的,100倍的估值也是值得投資的,也一定會賺到錢,尤其是長線持有,不要短期套現,預計未來兩三年小米的總量可以再增一倍。但如果不是一手資源投資,就不要湊熱鬧跟風了。”
注意啊 ,如果不是“一手”資源投資,就不要瞎jb湊熱鬧了啊!重點就在於各方管道就是愛瞎jb湊這個熱鬧,於是這個“一手資源”被不斷傳遞,錯誤放大,甚至坊間倒了八手!!注意是八手的!!資源最終像旋轉壽司一樣再傳回到我手裏,我不禁呵呵一笑,冷靜地放回這個旋轉盤。
02 DST的翻雲覆雨
上面說到,我個人收到的十多份老股轉讓600-800億估值檔時,我就存疑,哪值那麼多錢,哪來這麼多人。
來,我們談談起碼倒了八手小米的始作俑者——DST。
DST?到底誰是DST?
簡單介紹一下,DST是由俄羅斯富豪尤裏•米爾納(Yuri Milner)創立的基金,俄羅斯科技風投基金數字天空技術(Digital Sky Technologies,以下簡稱DST)。
DST的過往成績簡單說一下。
2009年,DST投資了Facebook,當時該交易時Facebook的估值為100億美元,目前市值為2316億美元。
2011年,DST投資了阿裏估值約300億美元,三年後阿裏IPO創下融資紀錄,市值一度超過2600億美元。
DST投資過的中國互聯網巨頭們還包括滴滴,京東等等。而小米的入場,更是濃墨重彩,2012年DST就以40億美金估值,投資小米。
DST行事低調,從不接受媒體採訪,也不做任何公關宣傳,悶聲發大財就指的這種公司。過往他們的每次套現走人,也是悄悄地儘量不讓任何人察覺。京東也好,阿裏也好,Facebook都是這樣。
而這次小米卻不一樣,雖然不能說是打開了廣播喇叭,但是也算是半公開進行了一次宣傳。今年最早收到材料的是一家“香港聯合證券”的投行,號稱受DST委託,售讓小米老股。後來又有各路管道,開始一同轉讓。
所有的底層檔,都是一套2012年DST投資小米的相關檔。
但最終到了實際要交割的時候,DST又說,因為基金註冊地在根西島(Guernsey),KYC有很多問題,最後宣佈不賣了。再後來,DST說,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要賣。
這下一來,可把一眾買方和八道販子們都徹底急壞了。一級私募市場,小米的價格,從最開始的500億估值,迅速被炒熱到800億估值。
其實就是玩了一個奇貨可居的遊戲,饑餓行銷。一向低調的DST為何要玩饑餓行銷,對它本身也沒什麼好處,那背後很可能是我們的雷布斯默默指點。哦,對了,忘記告訴大家,小米的CFO,之前是DST的合夥人。
這背後的緣由寡姐猜測是希望把“五年內不上市”的承諾抹掉。
03 小米的陽謀
君不見小米的早期創業路途之艱難:“開價低頻”路線被供應商們合力腰斬,走投無路後,不得不轉換理念低頭服軟,才逐漸走出低谷,殺出了一條血路。但骨感的現實收入無法支撐龐大生態的估值。
幸好,在估值快撐不下去的時候,經歷了港股崛起和DST的一輪炒作後,又再次啟動了資本市場對小米的追捧。這一次,追捧的就不止是大型機構了,真正進入到了一些以“高淨值”為首的高級韭菜市場——對韭當割,人生幾何。
為何高級韭菜也忍不住高估值買下這些“倒了八手的”小米股權,情願被割,也無怨無悔。那當然是從我國社會主義時代變遷逐漸演化而來的:
計劃經濟時代的 糧票
計劃經濟時代的 存款
市場經濟時代的 房子
資本經濟時代的 股權
這所謂的股權可是稀缺的配額,自然高淨值,為此買紅了雙眼也不奇怪。
回過頭來,再說說雷布斯的“厚道”與“陽謀”。
不明真相的用戶估計都被小米5%的利潤率感動哭了,但雷軍肯定不會告訴你,他真正賺錢的方式是通過資本市場做大市值,低成本融資擴張,這錢賺得可比5%淨利潤容易多了。
今天張口閉口百億美金市值的獨角獸們,當年寡姐剛走出校園那會,騰訊市值才不過百億美金,直到2013年,才首次突破千億大關。而小米,從成立至今不到十年,IPO預期市值已經超過1000億美金。不得不說,雷布斯情懷名利雙收了。
雖然層層套路,但我也不得不提一句,即使這樣的渾水摸魚,寡姐也依然堅定的認購了小米的上市IPO的基石投資份額。
自從5月3號小米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請表之後,各路財經媒體爭相分析小米估值。但大部分,在我看來,都是電梯做俯臥撐的行為。
從前有個電梯,裏面坐了幾個人,一個人不停地原地跑,一個人不停地做俯臥撐,還有一個不停地用頭撞牆。
電梯到了頂樓後,裏面主人問他們怎麼上來的?一個說我跑上來的,一個說我做俯臥撐上來的,一個說我拿頭撞牆上來的。
其實小米這麼高的估值以及預期,到底哪里來的?
常識都應該知道,小米賣手機似乎並不太賺錢。2017年第三季度,一臺小米手機,平均只賺2美元,還不到20人民幣。如果這樣都能達到5%的硬體淨利潤率,那也真是……見了鬼了。但和騰訊、阿裏巴巴這些靠著軟體發家致富的模式不同,雷軍選擇的生態模式起點是:硬體。
小米以手機作為核心硬體產品,投資入股了大量周邊硬體產品。那小米到底賣多少周邊?
手機,電視,插座,淨水機,空氣淨化器,保溫壺,充電寶,電飯鍋,旅行箱和眼部按摩器等等全都包含;
並且還有所有生態鏈企業共同使用的底層小米操作系統MIUI。不得不說,在MIUI之上的軟體,就如同動物園裏的大象老虎,縱你快手今日頭條再兇猛,也逃不出主掌生殺大權的小米手心。
這才是小米背後真正的大戰略邏輯,在美國,已經實現這個邏輯的公司,叫做蘋果,市值已經接近1萬億美金。
而在中國,曾經也有一家公司,一個偉大的企業家,曾經提前洞察了“硬體-操作系統-軟體”的邏輯,只可惜一招不慎,滿盤皆輸。他的名言是:
這一整套生態鏈的搭建完成後,任何軟體巨頭也都將俯首稱臣。雖然生態搭建,耗時耗力,更耗錢。可雷軍不怕,有著摸爬滾打中國互聯網20年的經驗,又能在資本市場呼風喚雨,更重要的是,他有前車之鑒!
中國歷史上有太多王朝的交替。先驅們,往往都給真正王者做了墊腳石。眼見雷布斯登基在即,面前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即使被八道販子們雁過拔毛,又算得了什麼呢。畢竟沒必要和錢過不去。
資本市場才是真正能夠賺到錢的地方。這些人手中的股權是一種“配額”,一種坐享其成的“財富”。如何讓今天的財富不變成明天的拖累,我們要瞭解的還有太多太多......
正文到此為止,還有太多不合適寫出來,畢竟我也已經是小米的股東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