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化橋
經由 在 6月 13, 2018
7 閱讀
1997年前,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和韓國等國家的貨幣都與美元長期處於某種掛鉤狀態。由於本國的信貸膨脹,和隨之而來的通脹(貨幣購買力下降的速度超過了美元的貶值速度),原來也許合理的匯率越來越不合理。但是央行一直死撐。
短期可以死撐。不過長期的死撐很不容易。首先,聰明的國人“做了不少的海外資產配置”。其次,由於國內國外的真實通脹率不同 (別看官方的統計數據),因此國內的市場利率一直大大高於美國。所以,本國企業不斷尋求海外融資,反正有人兜底: 還款時只要用購買力不斷下降的本國貨幣到央行兌換美元即可。
貨幣對內貶值的表現有二:商品價格的上漲,更重要的是房地產價格大漲。房地產開發商當然借大量的外債投資國內的專案。
突然有一天,1997年7月2日(也就是香港回歸的第二天),泰國的貨幣崩潰了。立刻,亞洲其他諸國的貨幣也都崩塌了。
危機持續了五六年。亞洲受到了重創。問題的根源在於:固定匯率或者釘住式的匯率,也就是中國這幾十年的匯率制度。
可是,馬來西亞當時的總理(也就是上個星期重新當選的總理)馬哈蒂爾偏要罵索羅斯。
1997年以來,中國人寫過無數的“吸取教訓”之類的文章,多少人的結論是錯誤的,和危險的,因為這些文章眾口一辭,除了罵索羅斯以外,就是怪外匯管制不嚴密!殊不知,禍首就是外匯管制!如果沒有外匯管制,怎麼會有外匯危機呢?
如果匯率毎分鐘都自由浮動,壓力每分鐘都得以釋放,怎麼會有火山爆發呢?
1997年以前亞洲諸國匯率制度的錯誤,今天依然在中國重複。我們的匯率一直沒有機會調整,壓力一直在增加。
八十年代,跟我一起在央行的研究生部(五道口)讀書的某君被分配到外匯管理局工作。此君豪情滿懷地說,個人的理想就是看到外匯管制的消亡。啊!那是一個改革思潮氾濫的年代!當時的外匯管理局只是一個司級單位,在總部工作的幹部不過幾十人而已。你猜猜現在它有多麼龐大!
derrick ng
短期內相信中國發生金融危機機會少,因為中國政府依然強大,有能 力化解危機,但中長期說中國的經濟規模會更大,政府可控的能力相 對弱,中國發生金融危機的機會大,所以中國政府應該加強監管和保 持有效調節市場的能力,以及減少信貨的風險。...閱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