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6月 13, 2018
8 閱讀
(2018-6-13 楊玉川 稻穗)
6月8日召開的G7會議,最近又成了新聞。新聞的熱點不是G7會議有多少重大意義或是可能取得多少成果,坦白講,隨著歐美經濟的低速增長,G7在全球事務中的話語權實際上處於下降階段,單憑G7在全球政治和經濟上的影響力,G7會議現在已不大容易成為全球關注的熱點大事。但是,當惹火總統特朗普出現,情況就有了明顯不同。
由於特朗普總統之前突然調轉槍口,向一直圍觀中美貿易戰的盟友小夥伴扣動了貿易戰的扳機,打得一眾小夥伴暈頭轉向,特別是用國家安全的理由加征關稅,更讓小夥伴們想不通,譬如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就很批美國此舉是對一戰以來就與美國戰友一起奮鬥犧牲的加拿大老兵的「侮辱」,而法國總統馬克龍則乾脆與特朗普打起了推特大戰,明確表示不介意G7變成G6+1,聲稱要孤立美國;而向來輸人不輸陣,從不在嘴上吃虧的特朗普總統哪裡能忍受馬克龍的冷嘲熱諷,立馬在推特上回擊歐盟通過徵收巨額關稅,導致對美有1510億美元的順差,而加拿大則影響了美國農民的生計等等。結果,G7會議還沒開,成員們已打做一團。
當然,所謂打做一團其實也不準確,準確來說是在G7會議上,特朗普總統憑一己之力硬抗德國、法國、加拿大、英國等幾個國家領導人的圍攻,日本首相安倍則在一旁目無表情地打醬油,雖說特朗普總統一向戰鬥力超群,不懼單挑,但是畢竟對方人多勢眾,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特朗普總統於是就提前和G7會議說拜拜,溜之大吉、去準備6月12日開始的美朝特金會了。
不過,人雖然走了,戰鬥卻仍在繼續,面對6月9日G7發佈的聯合公報,同意繼續打擊保護主義及撤銷貿易壁壘。特朗普總統再次出乎大家意料,使出了一招回馬槍,突然發推特狠批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不誠實及軟弱」,並宣佈收回對聯合公報的支持。於是,一眾小夥伴又開始頭暈聯合公報如何收場了。
相反在中美之間,情況卻似乎在向好的方向發展,6月7日美國商務部宣佈與中興通訊達成協議解除7年禁令,但對中興處以10億美元罰款並要求交出4億美元保證金給協力廠商做託管,以防中興再度違反協議。除此以外,中興還必須在30天內更換董事會和管理層,並允許美國選擇的合規小組入駐檢查,成本由中興承擔。
雖然這個協定內容對中興相當苛刻,但能夠達成協議,中興通訊最終能夠死裡逃生,卻說明中美貿易戰的風險在進一步下降。道理很簡單,如果中美之間要繼續打貿易戰的話,放生中興就沒有意義,美國也不會有這個意願;而如果中美不打貿易戰的話,不放生中興雙方恐怕就很難達成最終協定。所以,我們認為,放生中興是中美之間將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並停戰的一個重要信號。
事情看起來很奇怪,在常人看來本該大打出手的中美貿易戰似乎要停戰,而本該友好協商的美國與小夥伴之間的貿易摩擦卻越來越像要真打,這個世界亂套了,難道真像傳說中說的:演員拿錯了對方的劇本?
演員當然不會拿錯對方的劇本,但歐美和中美之間矛盾的變化卻又並不是無跡可尋、憑空出現的。簡單來說,歐美之間相同或類似的地方是社會制度、經濟運行方式和價值觀,矛盾較大的地方是經濟上存在直接競爭,大家的經濟結構比較接近,都擅長高技術裝備、服務業一類的東西,譬如說德國的汽車就令美國汽車業壓力很大,歐洲的空客就和波音飛機直接競爭,特朗普想保護的鋼鐵也主要是從盟友進口,加拿大也是美國農業的直接競爭對手等等;相反中美之間差異較大的是社會制度、經濟運行方式和價值觀,但在經濟上卻又存在廣泛的互補現象。譬如說中國是美國農業產品的最大市場,也是美國飛機和汽車的大市場。中國出口美國的東西主要是美國不生產的東西,日用品從中國的大量進口有助於改善美國基層人民的生活、降低通脹,而機電類產品的對美出口,例如蘋果手機,也大量是購買美國的核心零件和技術,中國所做的主要工作是組裝、這類美國已基本淘汰的工作。
在過去美國經濟強盛、社會富裕的時候,相對比較重視社會制度、價值觀一類的東西,不重視經濟上的競爭,對盟友讓利或援助的事情也是經常發生的。這種時候,美國常常要團結盟友共同打擊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的對手,對盟友經濟上占點便宜也常常無所謂;但現在美國自己感覺窮了、基層利益受損了,憤怒的美國藍領們選出了他們心目中的代表特朗普總統,希望特朗普保護他們的利益。所以,美國開始變得對利益受損不能容忍,反而對意識形態、價值觀一類東西的關注大不如前。
在這種以利益為先的新邏輯下,歐美由於經濟利益上的直接競爭較多,其建立在意識形態、價值觀上的盟友關係出現裂痕就變得毫不奇怪;而中美之間由於存在較大的利益互補空間,出現一定程度的妥協也就成為必然。所以,未來國際局勢的發展,很可能會往歐美利益之爭進一步加劇的方向演進,G7會議上的爭吵,不過是未來更大的歐美矛盾的序幕,下一步,特朗普總統很可能要給汽車進口加稅,直接打擊德國和歐洲的高檔汽車,以保護美國的汽車產業。
如果全球局勢真的向歐美矛盾加深的方向演變,將迫使歐盟更多地加深與中國的經濟交往,以減輕其經濟上面對的美國壓力;而中美之間的矛盾也會有所緩和(美國也要避免和全世界主要經濟體同時開戰的不利局面),對中國經濟有利。
6月12日這周有兩件大事,美朝領袖峰會以及美聯儲議息,第一件事看起來有好結果將是大概率事件,美朝很可能會簽訂“終戰宣言”或達成類似的成果,宣佈朝鮮半島結束戰爭狀態;第二件事尚有一些不確定性,雖然本次加息會議美聯儲再次加息已基本成為定局,但對未來的加息路徑走向卻仍有些不同意見,有些意見認為美國經濟強勁、通貨升溫,美聯儲將會採取鷹派立場,加快加息步伐。但我們始終認為,美聯儲的鷹派立場與特朗普總統發展實業、刺激出口的立場存在矛盾,我們仍傾向於認為美聯儲有可能對後續加息採取鴿派立場,以避免損害特朗普總統刺激經濟的成果。
我們維持對港股後市謹慎樂觀的看法,傾向認為如果中美貿易戰停戰和美聯儲對後續加息採取鴿派立場這兩個條件達成,港股有望展開今年的主升浪。
derrick ng
以特朗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美國對中國實施關稅的機會大,看 來市場要動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