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在 6月 15, 2018
10 閱讀
汉景帝看到诸侯势力日益壮大,担心他们会摆脱中央集权控制称王篡位,于是,采纳晁错的建议,借故收回几个诸侯王的封地。吴王刘濞谋划了“清君侧”的策略,以诛晁错为名,联合楚赵等国叛乱,史称“七国之乱”。矫枉过正原指本想把弯的东西扳正,结果掰到了另一边。比喻纠正错误超过了应有的限度。
该成语出自南朝范晔《后汉书•仲长统传》:“逮至清世;则复入于矫枉过正之检。”
毛主席曾经说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政策随着策略的变化而变化,什么样的策略会制定什么样的政策。面对ICO乱象,监管部门既要坚持区块链的政策导向,又要谨防矫枉过正。
如今政策利好,但好政策能否落实到位呢?由于矫枉过正,往往不少好政策却不能如愿以偿,甚至事与愿违,适得其反。政策执行得不好,一是执行政策的人推不下去,二是执行政策的人耍滑,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前者是能力问题,后者则是态度问题。中国人喜欢变通,许多政策一变通,就不知歪到哪里去了。所以对政策和策略制定者来讲,一个政策出台了,能不能达到预期目的,符合策略目标,必须有一个监督落实的过程。
如今,我们正处在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改革给社会带来跃迁的同时,也改变了其中人的命运。著名导演贾樟柯发现,我们在制订所有改革方案的时候,很少关注这里面的人。这恰恰正是文化所能做到的,即从人的角度去理解,去表现他们的生存状态。所谓以人为本,就在社会每一个变动,每一个政策制订的时候,不要忘记身处其中人的感受。
于是,贾樟柯提出,既需要公众的媒体从道德的角度讨论一些问题,也需要在法庭从法律的角度讨论一些问题,更需要在小说、电影院里面讨论同样的问题,不同的角度才能把人从多元的视角里面界定。他认为,宽恕这个时代的恶,才能为民族带来明天的善。一个宽容的社会带来的是整个社会的活力,一个宽容的社会带来的是更多的善意。如果道德、法律的层面做不到,就让我们从艺术的层面来宽恕。
作为价值互联网的底层技术,区块链正运用于物联网、数字资产交易等诸多领域,急需政策的支持与指导。“区块链信念”上升为美国国家战略,自然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当然,中国更不例外。
2017年9月26日,国务院印发《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明确提出了加快建设和完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的总体思路、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部署构建符合科技创新规律、技术转移规律和产业发展规律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全面提升科技供给与转移扩散能力。紧接着,11月2日,重庆市区块链产业发展相关规划发布,力争在2020年前初步形成国内重要的区块链产业高地和创新应用基地。
重庆市经信委发布了《关于加快区块链产业培育及创新应用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力争全市打造2—5个区块链产业基地,引进和培育区块链国内细分领域龙头企业10家以上、有核心技术或成长型的区块链企业50家以上,引进和培育区块链中高级人才500名以上,初步形成国内重要的区块链产业高地和创新应用基地。为响应政策号召,首个区块链产业创新基地已正式落户重庆渝中区。
当年台北人对街上的小招牌非常不满,政府没有采取拆除或罚款等强力措施,而是设法引导他们自觉改造,避免了矫枉过正的行为发生。比如,政府出资为一家维多利亚香港茶餐厅换招牌。设计师选择了最能代表香港的霓虹灯做小招牌,将象征西式文化的几何造型茶杯结合中式印章的文字。
谁都知道“好马配好鞍”,餐厅老板也一样。结果政府只花3万块钱为茶餐厅做招牌,这个老板花了100多万把店进行了重新改造。政策本来就是权宜之计,最怕矫枉过正。
知识管理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种实践。国内采取积极推进的政策引导,国际上更是这样。如下为各国对区块链技术的政策导向:
1、2016年1月19日,英国政府发布了《分布式账本技术:超越区块链》白皮书,不仅积极评估区块链技术潜力,还计划用于减少金融欺诈和降低成本。白皮书长达88页。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认为:“中央银行使用分布式账本的最大优势是区块链所额外提供的安全性,分布式账本的特性为将系统内容分散于不同的节点中,而非传统只存于单点,如果一个节点被攻击,它还可以保有持续运作的能力。”
2、2016年2月,韩国央行推出了专门针对区块链的研究项目,紧接着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FSC)于同年10月宣布了金融科技两步走发展战略,韩国五大银行——韩亚银行、新韩银行、韩国国民银行、友利银行、韩国中小企业银行(IBK )相继加入了R3区块链联盟。
3、2016年3月,欧洲央行(ECB)在《欧元体系的愿景——欧洲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未来》咨询报告中公开宣布,正在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具体应用。
4、2016年3月,瑞典开始大规模公开测试,用区块链记录土地所有权。测试由瑞典国家土地调查中心协同区块链新创公司ChromaWay,与两家专营贷款的银行Landshypotek以及SBAB合作。
5、2016年6月加拿大启动代号为“Jasper”的创新項目,目的是帮助央行通过分布式总账科技发行、转移或处置央行资产。加拿大央行此项计划主要试验如何以区块链技术产出由政府许可的流通货币,这也是全球主要央行采用区块链开发电子货币的首例。
6、荷兰央行(De Nederlandsche Bank )认为,区块链技术可以改善其金融业务质量,银行内部开发员优先应用DBNCoin项目,由银行和金融公司合作开发区块链技术在支付和广泛金融领域的应用,并于2016年9月成立区块链园区。
7、2016年10月,波兰议会副议长Miroslaw Suchonia和波兰比特币协会(PolishAssociation of Bitcoin)联合召开区块链公共协商会议。尽管政府与加密货币领域的互动引起了不少争议,其核心争议是加密货币发行和流通的相关立法问题,但目前继续维持投资者对区块链技术热情已经得到共识。
8、2016年11月,联合德意志联邦银行和法兰克福金融管理学院召开“区块链技术——机遇和挑战”大会,对分布式账本的潜在运用展开研究,包含跨境支付、跨行转账以及贸易数据的存储,并积极探索金融服务方面的落地应用。
9、2016年11月,日本央行与日本交易所集团(JPX)牵头成立日本区块链联盟,成员包含东京证交所、大阪证交所以及日本证券清算公司,以及后来加盟的日本央行和金融服务机构(FSA),以开展资本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导向的数个区块链项目。
10、2016年12月28日,俄罗斯宣布成立新的金融科技协会,成员包含来自Alfa Bank、Sberbank以及VTB,主要由俄罗斯大型银行组成,而支付服务商Qiwi,以及国家支付卡系统(NSPK)也在协会中。俄罗斯央行副总裁OlgaSkorobogatova表示:“协会的目标在于使用新科技的正确方法,来确保俄罗斯金融市场的发展,同时促进俄罗斯经济的数字化。”
11、2016年年底,澳大利亚使用区块链替代清算和结算系统,同时,澳大利亚邮政(Australia Post)已开始探索区块链技术在身份识别中的应用,及区块链技术用于选举投票方面的应用。ASX首席执行官Elmer Funke Kupper表示,“我们在更加认真的对待这一技术,因为以我们的市场结构和规模,通过此技术每年可以节约45亿澳元成本,这一数字不可小觑。”
12、2017年1月,印度央行发布《区块链技术在印度银行和金融部门的应用》白皮书,称区块链技术为一种颠覆性创新。
13、2017年2月,美国国会议员加雷德•波利斯(Jared Polis)以及戴维.斯维卡特(DavidSchweikert)宣布推出国会区块链决策委员会,致力于挖掘区块链技术在安全、福利以及医疗方面的潜力。除了中央政府有动作,各州政府也紧跟趋势。
14、爱沙尼亚将其数字政府的部分服务向全球开放,容许世界各地的自然人或法人成为爱沙尼亚的“数字居民”(e-Residency)。爱沙尼亚与NASDAQ进行的区块链电子投票测试结果取得成功,爱沙尼亚公民可以轻松便利地通过互联网参与区块链投票、缴税、检阅病历等等。
15、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针对FinTech企业推出了“沙盒(Sandbox)”机制。所谓“沙盒”机制是指只要在沙盒中注册的Fintech公司,允许在事先报备的情况下,从事和目前法律法规有所冲突的业务,即便将来被官方终止相关业务,也不会追究法律责任。
分類: 9.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