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on 7月 11, 2018
7 閱讀
(楊玉川 2018-07-11 稻穗)
2018年7月6日,全球經濟史上最大貿易戰打響,中美兩國互相對對方340億美元的貨品徵收25%的額外關稅,並將稍遲對另外160億美元的商品互相加征關稅。
從3月美國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加征關稅,到4月公佈涉及中國500億美元出口的301調查徵稅建議產品清單,再到威脅制定2000億美元徵稅清單,整個中美貿易摩擦過程美國一直步步進逼,雖然中國為解決貿易爭端做出了很多努力,也與美國進行了多輪磋商,但最終還是無法滿足美國的要求,貿易戰終於按時打響。
應該說,第一輪500億美元的貿易戰非打不可,大致符合我們的預期。我們在之前的博文「壞消息終將過去 長期熊市概率不大」裏提出:“由於中方不大可能在之前的立場上再有較大讓步,而美國也很難在聲稱要打貿易戰之後再改回去接受中方原來立場,因此,估計雙方雖可能都有不打貿易戰的願望,但事實上卻都受制於自己之前的立場,第一階段的貿易戰恐怕很難避免。”,現在第一階段貿易戰已如期開打,未來戰況將如何發展?
我們在之前的另一篇博文「貿易戰前景未蔔 中港股市前路曲折」裏提出特朗普政府進行貿易戰存在著三種博弈邏輯,即商業利益博弈、選舉博弈和戰略博弈,並根據特朗普政府重視實利、輕視戰略利益(如退出TPP)的特點,認為其可能主要遵循的是選舉博弈邏輯,也就是說,根據選舉博弈邏輯,特朗普政府的行事,其實主要應該跟隨其核心支持者有共識的訴求。
有些研究者認為特朗普政府主要是根據戰略博弈邏輯行事,就是說特朗普政府走的是一條盡力遏制中國,甚至為了遏制中國不惜犧牲短期利益的道路,因而得出中美經貿衝突基本無法解決的結論。我們對這個看法有不同意見,我們認為特朗普政府並非在根據戰略博弈邏輯行事,如果說特朗普政府的對中國策略中存在著一部分戰略博弈的考慮,這些考慮也以不影響其選舉利益為前提。從特朗普政府向盟國徵稅、退出TPP等舉措可以看出,特朗普看待經濟利益或者選舉利益要重於長期戰略利益。因為向盟國徵稅、退出TPP都有損其長期戰略利益,只是提升了特朗普的個人民望,對其選舉利益有利。
而根據選舉邏輯,中美貿易戰未來變化的關鍵在於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普遍訴求變化,如果未來特朗普的支持率因貿易戰出現較大幅下降,就基本可以斷定貿易戰難以繼續了。
按照特朗普的口徑,中美之間最惡劣的情況就是全面貿易戰,美國將會向全部(約5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貨品徵收額外關稅;除此之外,貿易戰還存在著另外兩種可能:一是500億美元貨品加征關稅後,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的利益受到一定傷害、民意逆轉,不願再打貿易戰了,中美達成停戰協議,貿易戰終止;二是500億商品加稅對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傷害不大,他們願意支持特朗普政府加碼打貿易戰,於是貿易戰規模繼續擴大,直至某個較大金額,他們受到較大傷害、民意逆轉,貿易戰才會停止。
所以,表面的貿易戰實際比拼的是:雙方對對方國家普通國民造成傷害的能力;以及各自國家國民對對方所造成傷害的承受能力。
從造成對方傷害的能力看,到目前為止,第一階段美國勝。美國的制裁已經造成了中興通訊瀕臨破產,即使現在勉強存活,美國施加的限制條件和罰款也極為嚴重,中興的股價跌幅超過50%,投資者損失慘重;而中港股市6月以來,也有加速下行之勢,紛紛跌穿今年低位,投資者信心頗為虛怯,市場一片愁雲慘澹。反觀美股,不僅道瓊斯指數遠在今年低位之上,納斯達克指數更在接近歷史高位附近徘徊,可以說貿易戰對美股的影響相對微小,美國人民尚未感覺到貿易戰的傷害。
當然,中港股市的下跌,不僅是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近期中國政府去杠杆的政策,令很多過去隱藏的金融問題暴露,融資也變得比較困難,另外杠杆率下降衍生的一些平倉還債現象,也給股市帶來了很大壓力。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預計雙方一方面將盡力給對方造成傷害,另一方面,又將儘量減小對方對自身造成的傷害。譬如新關稅措施實施幾小時後,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便公佈商品豁免關稅辦法,受損的美國公司90天內可提出申請,以減輕受到的負面影響。USTR表示,會考慮幾項要素給予進口商品關稅豁免,包括在中國大陸之外的地方是否也供應該商品、課征額外關稅是否會對申請方或美國利益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害,以及特定商品是否具戰略重要性,或是否與「中國製造2025」等大陸產業計畫有關。
根據中國商務部的介紹,美方公佈的340億徵稅產品清單中,有約200多億,占比約59%是在華外資企業的產品,其中,美國企業佔有相當比例。即是說,美國加征關稅在傷害中國的同時,也在傷害自己和世界其他國家的企業。相比較而言,中國反擊的焦點,例如針對美國的農產品、水產和汽車等,卻基本都是地道美國產品,在打擊的精准度而言,現階段中國稍勝一籌。
如果有一部分美國在華企業生產的商品最終獲得了關稅豁免,就意味著美國實際對中國出口商品徵稅的規模小於340億美元,如果中國沒有給予任何關稅豁免,那麼徵稅對實際經濟的衝擊,美國受到的衝擊就會稍重一些。估計未來雙方都會對根據自己的情況,對自身受影響企業和行業給予一定的支持,以減輕其受到的衝擊。中國在前一段時間,也對貨幣政策進行了調整,貨幣開始朝向相對寬鬆方向以支持經濟,並正在討論降低個稅起征點以提振消費。
到目前為止,在金融市場博弈方面,美國形勢占優,中港股市等都受到了較大傷害;在實體經濟方面,則中國的反擊的精准度稍勝。考慮到貿易戰比的是給對方造成傷害的能力,和自身對傷害的承受能力,所以,下一步中國政府一方面要關注實體經濟受到的衝擊,給予受影響行業、企業一定支持;另一方面需要設法減輕投資市場持續下跌對投資者造成的傷害,以穩定外界對中國市場的投資信心。對房地產市場,則要隨時予以關注,避免引發大面積恐慌性拋售,形成系統性風險。
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形式不是速決戰,而是持久戰,因此練好內功,保持內部的穩定對雙方都至關重要,一旦誰的內部先出現不穩,誰就可能輸掉這場貿易戰。
從這個角度出發,未來貿易戰的可能發展如下:
如果500億商品的關稅加征完畢,美國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感覺受到較大傷害,願意轉變支持打貿易戰的態度,則貿易戰可能在一兩個月後落幕,這是最樂觀的估計;
如果500億商品的關稅加征完畢,對特朗普核心支持者的傷害不大,他們願意繼續支持特朗普打貿易戰,則貿易戰的規模可能擴大。考慮到準確判斷加征關稅對各行業、企業和社會的衝擊難度較大,因此美國政府有可能採取逐步升級、邊擴大邊評估的辦法升級貿易戰,也就是說,徵稅的規模可能擴大,但不至於一下子跳到5000億美元的規模,而是分批、分步,逐漸增加,直至某個民意逆轉的轉捩點出現;
如果500億美元的商品加稅完畢,特朗普如同宣稱的那樣,很快將加稅規模擴大到全部中國輸美商品,就有可能影響全球經濟的供應鏈,造成全球經濟的大波動,而中國的報復措施估計也將不會局限於實物商品,有可能擴大到服務和金融領域,後果難以估計。
根據特朗普重視實利的特點,由於貿易戰的第三種可能發展不確定性太高,造成的影響很可能失控,我們仍然傾向認為發生的可能性不大。就目前情況看,貿易戰仍以按第二種可能發展的機會最高。
如果貿易戰如同我們的預計向第二種可能性發展,就意味著貿易戰對中美雙方的經濟影響都不至於失控,可控的衝擊加上政府的一些支持措施,兩國經濟整體出現顯著放緩的機會都不大,也就是說,股市持續走熊的機會不大,暫時不必過於悲觀。
需要留意的風險:一是投資者的心理預期顯著惡化,在貿易戰和去杠杆導致信用偏緊的環境下,對後市的悲觀預期引發投資者無序出逃踩踏,引發大的風險;二是中央政府在放鬆貨幣對沖去杠杆的負面影響時,面對持續加息的強勢美元,有可能引發人民幣貨幣出現較大貶值,如果貶值預期惡化引發大規模資金外逃,就有可能帶來金融動盪。
derrick ng
特朗普已表明加徵中國商品2000億美元,即是他可和中國打場 世紀之戰,面對這個局面,中國是不可能讓步的,如果讓步就等如認 輸。再者以經濟損失度中國承受能力比美國高很多,美國會敗在他的 個 人主義太強,所以我覺得中國為自己的利益和美對一局亦無不可,除 了打擊特的支持者外,只要美國經濟受大損失,相信美國人就會叫停 的。...閱覽更多
稻穗小編
傾向第二種可能。也希望是這種,可控的貿易戰
大施
謝謝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