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是廉政公署未成立前,維多利亞小型足球場是由教育司署管轄,球隊比賽前兩星期前先申請,場紙收費每場一元(一小時,那時汽水每支两毫),有了場紙便登報約賽,當時有一份小報有專欄免費刊登這類挑戰書,寥寥數字,一般是XX(球隊)約賽XX(球隊),跟著是日期時間和場號,應邀者回覆於專欄,通常四個字,[依時候教]或[未暇領教],但不要以為有場紙便可以,有[跎地]名忌廉佬(已故,忌廉的廉讀黏音,即大家口中的cream譯音),大小足球圈無人不識他,他不是政府人員,但場紙要交給他,還要再付一元,無場紙者付二元,他總有辦法弄到場,再加一元他可委派球証,要買汽水他派人送到,一箱二十四支,球場運作管理有秩序,大家都樂意找他。
類別: 9.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