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on 7月 14, 2018
2 閱讀
晋公子夷吾即晋惠公,在秦齐两国的帮助下登位,大臣中多有不服,以里克和丕郑为首的拥护晋公子重耳。
一次,惠公趁丕郑出使秦国借故杀了里克,丕郑回来后行为谨慎,只暗中召集同党迎重耳登位。一天,屠岸夷等到深夜才见到丕郑,他咬破指头发誓要推翻夷吾,丕郑信以为真,并联名写信给重耳。翌日上朝惠公就杀了丕郑,并把反对他的九位大臣一网打尽。一网打尽比喻干净彻底地清除敌人。
该成语出自宋?魏泰《东轩笔录》卷四:“聊为相公一网打尽。”如今,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颇丰,亦将助推电子商务一网打尽全球全行业。
有句古话说得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实体店有一些重要的体验场景是虚拟店难以办到的,比如真实、质感、价值、信任、保障等。在中国,有些三四线城市基本上是半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隔着一个人。没有信任,就没有成交,也必然没有买卖。所有的成交和生意最终都是基于信任。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建立这种信任就是最核心的内容。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他大女儿出生的时候,曾写过一封信,他说:在这个时代,更多的机会将来自于人人都能接触的互联网。然而在2016年,世界银行做过一个统计,在全球还有一半的人口,也就是近40亿人无法上网。
近年来,电子商务零售额呈现几何级数增长,但网络零售领域里的问题却层出不穷,尤其在满足客户需求方面都面临着极大挑战。比如生鲜电商就有产品、流通和营销三大坑。有人感叹,没在这几个坑里交过学费,都不好意思说是做生鲜电商的。即便交了学费仍然不解决问题,只是学聪明了,知道要绕坑行。
这里面确实存在产品质量问题,但更多的是客户在购买时对产品的了解不深。像衣服和鞋子这样独特的商品,通常平面视图都看不到位,何况一些尺寸或形状,甚至深度难以测量的商品呢?难免遭遇退货。而且有时怪不得商家,只是买家不知道袋子底部的形状如何。仅2016年一年,全球零售退货总额就达2600亿美元。
通过区块链技术创造像Cappasity这样的新平台。使数据共享和传输简单易用的去中心化P2P平台,最终将对在线零售商销售商品和降低退货率产生深远的影响。区块链技术允许创作者和用户通过点对点(P2P)网络共享内容,允许创作者直接与网络零售商销售内容。
此外,区块链技术使得规模较小的,甚至个人图像创建公司,开始创建新的图像并从中获利。比如帮助网络零售商和网站开发人员创建,分享并通过新3D图像获利,无需从企业级内容提供商那里获得他们所期望的利润。
不像App Store或Google Play这样的集中化中心,而去中心化解决方案是创建一个平台,使软件开发人员直接向用户销售其内容,从而帮助软件零售商快速,直接地销售和分发内容。Spheris公司也在创建一个这样的平台,去除集中化中心,并用去中心化技术解决方案来取代它。
正如Spheris联合创始人David Shabun所说,去中心化将为SaaS生态系统带来独一无二的机会:无信任,无权限的全面自动化环境,无单点故障。人们将成为权威和基础设施,而不仅是数据中心和服务提供商,人们将自行决定如何工作,谈判,交易和简单的沟通。
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溯源”,不仅降低了交易成本,更利于外部合作,还可推动企业的内部管理水平提升。对品牌商来说,它可直接用于防伪,并将有效解决经销商的窜货难题。“溯源”的价值不仅可保障食品从地头到餐桌的品质和安全,还能成为品牌商取悦消费者,精准营销展示的重要渠道,甚至可成为收集消费者反馈的入口。
区块链“溯源”系统,不仅解决生鲜当前瓶颈问题,还是整个产业智慧供应链的重要一环。比如借助大数据分析技术,京东、天猫等设计了一揽子解决方案,帮助品牌商实现全网的质量数据和商品流通数据分析。
跨境电商是中国国际贸易新的利润增长点。从商业本质上说,跨境电商属于共享经济范畴,将奉行“共商、共享、共建”原则。跨境电商的价值链一般都很长,需要价值链上的各方一起共建良性生态。分布式网络技术的跨境汇款可以在去中心化的机制下,使用户以更低的费用和更快的速度完成跨境转账,孕育着庞大的市场空间。
区块链支付体系构建的基础就是电子支付,其优势是解决了跨境支付的不便利和交换成本极高的难题,这不是说区块链支付体系多么完美。相反,在主权国家内部地区的支付和交换中,法币依然发挥不可取代的作用。
区块链技术可应用于升级跨境业务,打造新的跨境支付方式,推动跨境业务发展。传统跨境支付方式清算时间较长、手续费较高,有时候还会出现跨境支付诈骗行为带来跨境资金风险。以目前主流的传统跨境汇款方式——电汇为例,其汇款周期一般长达3-5个工作日,除了中间银行会收取一定手续费,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也会对通过其系统进行的电文交换收取较高的电讯费。
比如,在我国通过中行进行跨境汇款,将收取单笔150元的电讯费。高昂的手续费和漫长的转账周期无疑是当前跨境支付的痛点。
2016年7月14日,加拿大最大的银行之一ATB Financial宣布,成功利用SAP和Ripple公司的技术,用20秒的时间将1000加元发送给了德国,而这样的支付一般需要6个工作日才能完成。ATB Financial将SAP的云平台、SAP支付引擎应用连接到了Ripple的区块链网络中,从而完成了支付过程。
在全球范围,区块链应用于B2B跨境支付与结算,可以使每笔交易的成本从约26美元下降到约15美元。在麦肯锡看来,银行之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点对点的支付方式,不但可以全天候支付、实时到账、提现简便及没有隐形成本,还有助于降低跨境电商资金风险,以及满足跨境电商对支付清算服务的及时性、便捷性需求。
假货和刷单,一直是电商行业的痛点。2017年8月底,全球首个区块链电商“媒购”正式上线。将来,用户在电商平台的浏览、购买、评价等日常行为,都会变成区块链上的记账节点,并由全民搭建和维护。
与此同时,困扰传统电商的刷单问题将得到解决。这种“好人举手”的商家自证环节将凸显魅力,诸如生产、加工等供应链上的所有环节,都将通过照片和视频的形式被记录并上传至底层架构的区块链,每个信息都包含当时的地理位置和时间,无法作假和修改。而且,方便用户在购物时随时查验,验证商家所说。这种邀请用户一起参与记账的项目,将有可能重塑电商形态,尤其对知识电商更有价值。
迈克尔·波拉尼将知识分为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两种知识的传递与转移方式截然不同。显性知识通过传统的电子商务可以实现批量传递与转移,比如图表、数学公式、电子书籍和文档的传递,而在行动中所蕴含的未被表述的隐性知识,则只能通过师傅带徒弟,或靠学习者通过实践体悟获得。实践证明,跟踪知识形成轨迹将有助于获得隐性知识。
知识管理专家野中郁次郎认为,隐性知识是高度个人化的知识,具有难以规范化的特点,因此不易传递给他人;它深深的植根于行为本身和个体所处环境的约束。包括个体的思维模式、信仰观点和心智模式等。在隐性知识的认识基础上,野中郁次郎提出了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相互转换的四种类型和知识螺旋,以实现隐性知识的传递。
读链(READ CHAIN)一网打尽两种知识的交易方式。读链不仅采用一对多模式,实现显性知识转移的结果服务,还可让一对一模式的知识交易,实现点对点隐性知识转移的过程服务。电子商务的最大魅力在于,知识一经创造成本就基本恒定,通过互联网复制和流通的成本几乎为零,这就导致一对一和一对多的知识转移成本相当。这样的成本结构适合打造头部精品,然后用这个爆款尽量覆盖更多的用户以摊销成本,获取规模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