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飯泥
經由 在 7月 16, 2018
6 閱讀
(來源:阿爾法工廠)
7月12 日中午,比亞迪在官方微博發表了一則聲明,稱近期有個叫李娟的人,通過偽造公章的形式,冒充比亞迪的名義與多家廣告傳媒公司進行了合作。比亞迪對此並不知情,並且已經報警。
代理商欠款11億跑路,偽造公章操盤3年,比亞迪毫不知情?廣告公司“手撕”比亞迪大戰,在剛剛過去這個週末引起廣告圈、汽車圈、媒體圈以及廣大投資者的廣泛關注……
比亞迪(SZ:002594)11億合同欺詐門的當事各方,沒有完全說實話,他們只說了對自己有利的部分,沒有交代事情的全貌。
自事發至今,其中不合理的情節越來越多。但它越來越指向操作此事的神秘內鬼,涉事的李娟等人,只是站在前臺的白手套。
廣告圈內資深人士認為,李娟就是個擺設而已。一個在4A圈內不知名的業務人員,一躍成為億元大單的操盤手,這堪比比亞迪聲明執筆人的水準。
李娟的老闆與比亞迪的內部人士才是關鍵。
比亞迪沒有直接付款
持續發酵中的比亞迪廣告門欺詐事件,在3年的時間中,遵循著同樣的軌跡在運行。
比亞迪與阿森納俱樂部的合作清楚的解釋了其中的運作模式。阿森納俱樂部在最近的一則聲明中說,正在調查此事,“並與此前參與啟動這項合作的比亞迪高層代表們共同商討此事。”
這則聲明交代的關鍵資訊是,比亞迪的高層曾參與了和阿森納的合作。類似的情況,同樣發生在比亞迪與萊昂納多、比亞迪經銷商的區域活動。
共性的資訊是,比亞迪已經參與其中。在阿森納與比亞迪的合作中,比亞迪汽車品牌公關部部長李巍與阿森納簽署了戰略協議。在區域活動中,比亞迪的大區經理等留下了簽字。
據分析,比亞迪與阿森納的合作金額達千萬級別,且阿森納已經收到了合作的款項。比亞迪在聲明中,也間接承認了事情的存在:李娟使用上海雨鴻文化的名義,“以資源贈送及優惠價格的方式”,促成了比亞迪與阿森納之間廣告宣傳。
對於,比亞迪與萊昂納多的合作、經銷商區域活動等,各方都沒有披露其中的細節。但這並不妨礙,這些都是即成的事實。
這其中共同的疑問是,這些比亞迪的合作方以及區域活動的執行方,不知道合作的費用是由哪一家服務公司予以支付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費用並非由比亞迪直接支付。
▲比亞迪阿森納簽約
四個利益攸關方
現在,整個事件基本呈現出了四個利益攸關方。
一個是比亞迪廣告和活動合作方,包括阿森納、萊昂納德、區域活動的參與方等。
他們是整個事件的被動參與方,阿森納和萊昂納達是在代理公司找到他們後,同意進行合作的一方,且已經拿到了合作費用。在區域活動中,無論是經銷商還是其他參與方,都已經完成了相關的活動。他們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失。
一個是上海競智等30餘家服務商。
他們成為此次事件中的冤大頭。在過去的3年中,他們持續的為比亞迪付出,特別是墊款。結果,這些付出不僅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而且比亞迪的聲明更是讓他們走投無路。
比亞迪在聲明中說,“李娟等人冒用比亞迪高管身份,用偽造的比亞迪印章與任何單位或機構簽署的合同,比亞迪均不知情,也與比亞迪無關”。
一個是比亞迪與比亞迪的上海比亞迪。
現在,王傳福的比亞迪與上海比亞迪“在發現李娟等人的違法行為後,“已向上海警方報警。比亞迪成為受害者。
一個是李娟與上海比亞迪。
在整個過程中,李娟與上海比亞迪及其上海雨鴻之間的關係最為複雜。她在與上海競智等服務商進行談判時,被認定的身份是上海比亞迪的高管。而在比亞迪的聲明中,她隸屬於上海雨鴻而非上海比亞迪。
那麼,事情的關鍵即是王傳福的上海比亞迪、李娟的上海比亞迪、上海雨鴻的李娟與上海競智之間究竟是怎樣的關係。
誰在撒謊
王傳福作為法人的上海比亞迪,把一直使用上海比亞迪身份的李娟,定義為李鬼。在比亞迪報案後,李鬼李娟已被採取強制措施。
上海競智披露的資訊顯示,李娟一直以上海比亞迪華東區域總經理的身份出現,並與他們進行了一系列的合作。在合作過程中,使用的公章是私刻而成。基於此,王傳福的比亞迪與上海比亞迪否定了那些曾經的合作。
根據比亞迪的聲明,在李娟和上海雨鴻於2017年5月聯繫與比亞迪進行合作時,比亞迪並不清楚這家公司的情況,即便連辦公地點等資訊都不了解。同時,在不了解李娟與上海雨鴻的前提下,比亞迪選擇了與之進行合作。
比亞迪同意與李娟及上海雨鴻進行合作的理由很簡單,前者同意“以自有資源(廣告及活動)試用及免費使用為切入點,主動與比亞迪聯繫並開展免費廣告宣傳”。
更為重要的是,正是在不了解李娟與上海雨鴻的情況下,在一系列由李娟及其上海競智操作的比亞迪活動中,比亞迪方面的管理層以及比亞迪區域的管理人員都參與了活動。
這樣以來,在面對上海競智及其相關活動的比亞迪管理人員時,李娟就具有了上海比亞迪華東區市場部總經理和上海雨鴻代表(具體職位不詳)的雙重身份,而且這得到了雙方的認可。至少,得到了上海競智等公司和參與活動的比亞迪管理人員的認可。
這種狀況從2016年上海競智參與比亞迪的相關開始,直到事發。
▲上海速肯廣告公司為比亞迪做的推廣活動
成為李娟
李娟,成為神奇的所在。
在上海雨鴻的股權結構中,她根本沒有出現。作為比亞迪的供應商,比亞迪在對外披露的資訊中,也沒有交代李娟在上海雨鴻中的作用。
現在看起來,李娟只是拿了上海雨鴻的公司名義與比亞迪進行了合作。在與比亞迪合作的過程中,李娟又使用了上海比亞迪市場部總經理的身份。
7月14日,上海競智的微信公眾號再次發佈的資訊顯示,在李娟與上海競智等合作的過程中,使用的是代收代付公司的方式為這些供應商付款。
這呈現出的局面是,李娟以上海比亞迪的名義分配服務公司的工作,又以與上海比亞迪和上海雨鴻沒有關係的方式進行付款,從根本上切割了服務商與比亞迪、上海比亞迪、上海雨鴻之間的關係。
那麼,在合作的過程中,王傳福的比亞迪、上海比亞迪,是否向上海雨鴻支付過相關款項?在與阿森納的合作中,比亞迪曾說以價格優惠的方式進行了合作,這個優惠價格的款項到底支付給了誰呢?
比亞迪沒有說明。
此事更大的漏洞在於,在由李娟主導、上海競智等執行的一些活動中,比亞迪或者上海比亞迪的管理層及其相關業務負責人,是參與其中的。
這又究竟是為什麼呢?
李娟等3年來的經營,只是獻身於比亞迪的自主事業,而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相關經銷商方面的說法是李娟因價值1200萬元房產資產來源不明而主動自首。)
知情人士分析說,李娟不可能是一個人在戰鬥。如果沒有比亞迪內部人士的許可或者說默許,李娟的老闆和上海雨鴻不可能有機會與比亞迪發生關係。“可以肯定,內部人士出事了”。
這樣以來,走在臺面上的李娟就首先成為目標。
不過,這仍然不是事情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