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央行副行長吳曉靈,最近在一次演講中直言“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卻後的準備是每個國家、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
  日前,原央行副行長吳曉靈在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2018年畢業慶典發表演講時直言: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卻後的準備是每個國家、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
  演講中,吳曉靈送給同學們三句話:認清大勢,提升自我,砥礪前行。
  認清大勢
  什麼是大勢?
  大勢是只有堅持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才能提升中國人的民生福祉。
  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市場經濟之路不可逆轉。
  強大的自我調節能力和糾錯能力是中國航船不斷前進的動力與希望。
  什麼時候違背市場規律、對市場過度干預,經濟就遭遇挫折,人民生活就受影響。
  貿易摩擦是利益的調整,提升自我才能在利益談判中謀得先聲。
  提升自我
  只有那些意志堅強、善於游泳的人才能在駭浪中前行。
  在困境中加強修煉,不言放棄,與消費者同行,與客戶同行,在結構調整、產業升級中實現鳳凰涅槃。
  砥礪前行
  2008年肇始的金融危機迄今已有10年,世界經濟格局的調整、地緣政治的變化、產業結構的重構都會使世界充滿不確定性。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卻後的準備是每個國家、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
  發言中,吳曉靈談到了中美貿易摩擦、及中國經濟現狀,令社會陷入了無名的困惑與焦慮之中。
  中美貿易摩擦已經正式開始,特朗普打響了貿易戰第一槍,全球金融市場立馬出現恐慌性下跌。
  起初,國際主流媒體都認為特朗普極不靠普,經常出爾反爾“善變”,事實上是人們自己看不懂。逐漸的大家才發現,特朗普是預謀以久、做足了準備在下一盤大棋。
  特朗普不斷的加息、縮表,美元做為世界貨幣,影響了全世界的流動性,很多國家的股市、匯市都受到了巨大衝擊。
  前不久中國自衛性地反擊了美國,徵收美國500億美元商品的25%的關稅以後,特朗普又下令加征了中國2000億美元,然後揚言還要向中國再加征2000億美元關稅。
  這突如其來的貿易戰,無疑給正處於經濟復蘇的中國市場了當頭一棒,然而主動權在特朗普手中,我們只能舉全國之力奮力反擊。
  目前,中國不僅要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而且還要防範資產泡沫帶來的系統性風險。資產泡沫不止是房地產,其他行業也出現泡沫化的現象,尤其是金融行業。
  如果資產泡沫破裂將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
  其實人們心裏都明白,那將會引發下一場更為慘烈的金融危機。
  正如吳曉靈的警示:“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卻後的準備是每個國家、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
  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我們知道,這恐怕不只在貿易領域,還在“中國製造2025”,更可能是通過貿易戰的方式迫使我國做出更大讓步,而且很可能是迫使中國在貨幣金融領域更大開放。
  貿易戰果真打下去,接下來的影響就會涉及到貨幣金融領域。
  而股、債、匯、房,這四個交易市場是國家金融的命脈。
  其中最薄弱和影響最深重的是房地產。中國房地產之所以價格高企,是因為貨幣發行量過大。430萬億市值的高房價,成為懸在中國經濟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眾所周知,房地產原本屬於實業和基建投資,但是,當房產被賦予了金融屬性之後,一切都變了。這時,房價就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金融遊戲。
  特朗普之所以發動貿易戰,正是瞄準了中國房地產這一薄弱環節,可謂是用心險惡。
  中國貨幣發行90%以上是通過貿易順差強制結匯,並以美元為結算貨幣,這就使中國間接喪失了貨幣發行的自主權。
  2017年中國貿易順差4225億美元,收窄14.2%,由於強制結匯,這相當於直接發行了2.87萬億人民幣貨幣。如果特朗普打掉了這4225億美元的順差,就相當於減少了2.87萬億人民幣貨幣供應。如果進一步讓中國變成逆差,並且大量消耗掉中國的外匯儲備,貨幣供應就會急劇萎縮,支撐房價的基礎就會坍塌。
  特朗普就是想通過改變中國的順差來打擊中國的貨幣發行,從而最終刺破中國的房地產泡沫。
  一旦房地產崩潰,將直接導致中國泡沫經濟的崩潰!
  自從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全球金融市場就遭受了幾次的股、債、匯三殺的巨震。
  特朗普以貿易戰和匯率的深度結合、立體作戰,配合美聯儲的縮表、加息,每一步看似簡單平淡的操作,背後其實都暗藏了殺機。
  在這裏,股市就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4000點起點論幾乎就是加杠杆去庫存的備忘錄。
  房價暴跌會引發銀行的危機。股市就算跌去一半,那只是帳面財富縮水了。但如果房價暴跌了,房奴真有可能斷供把房子交還給銀行。跳樓的不僅是房東,也可能是銀行。
  不得不說的是,金融四大命脈中的匯市和債市,才是真正重量級。
  一個國家或經濟體的貨幣匯率往往決定了它的生死存亡。
  我們也深刻的理解到,“美元體系”在短期內是無法被替代的,人民幣國際化可以減少我們在“美元體系”中的風險和成本。
  而美國為了保持美元體系的世界霸主地位,因此對人民幣匯率發起強大的攻勢。
  正當匯市面臨美元壓力之時,債市違約潮又悄悄的拉響了警報。2018年迎來了公司債的償還高峰期,2018年的償債規模是2016年以前的4.3倍。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出,此次中美貿易摩擦,是特朗普為中國量身定制、以房地產為突破口的金融霸淩。
  我們應怎樣面對這樣的挑戰與機遇?
  吳曉靈在講話中也曾表示,
  因此,我們應當加強科技創新力度,繼續推進經濟轉型,真正的實現以自主科技在結構調整、產業升級中實現鳳凰涅槃。
  吳曉靈指出,違背市場規律,經濟就遭遇挫折。
  特朗普強硬的以美國利益第一為目的,發動的全球單邊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違背市場規律,造成眾叛親離的局面。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我們應當繼續高舉自由貿易的大旗,推進經濟全球化,優化我國出口的產品結構和區域結構。
  繼續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核心理念,擴大內需,主動提前釋放房地產泡沫,努力實現軟著陸。
  加強全方位地建立人民幣結算的大宗商品期貨,提升人民幣的國際競爭力。
結 語
  面對這個充滿危機和不確定性的世界迷局,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做好泡沫破裂、潮水退卻的準備,在挑戰與機遇中實現鳳凰涅槃。
附:
  刮骨療傷! 中國亟需一場前所未有的財富消滅運動
  
  關於貿易戰的爭論,社會各界從來就是各有各的看法,但不管爭議的焦點在哪,現在的共識是要想在這場戰爭中取勝,企業才是最為關鍵的一點。
  結合近日央行放水的消息來看,無論其最後結果怎樣,對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的降低還是有好處的,但在這一過程中更需要關注的是不要再讓我們的資金被房地產分流,抑制房地產,把信貸資本和社會資本放到企業端來才是重中之重。
  
  關於中美貿易戰,各界都有很多的解讀。但是給大家的感覺是中國並不想挑起這種中美對峙。而美國好像也是在等中國表態:就是在意識形態不要做大哥與美國對抗,在中高端製造業上也不要升級去與美國競爭。
  有個小細節也能看出端倪,前幾天有外媒大肆報導,中國國產大飛機C919在前期測試中發現使用碳纖維複材的升降舵發生剝落的現象,所以C919的原型機已經暫停試飛開展修改工作……
  緊接著後腳,兩架C919就用飛行回應外媒“傳言”。對於波音空客來講,中國商飛是個潛在頭疼的競爭對手。
  而這種競爭對手,未來將充斥到中美中高端製造的各行各業。
  當然,對於中美兩國政治與經貿的博弈,越來趨於複雜化,一家之言是很難評斷的。但是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在傳遞一種錯誤的資訊和判斷:就是美國正在走向衰弱,帝國斜陽漸進暮色。
  但這種判斷與現階段全球的政治軍事經濟格局是完全相悖且有巨大偏離的。
  4月6日的“習特會”後,我們發現中國的信貸緊縮和公允利率出現了明顯的上行趨勢。5月央行公佈的社融數據幾乎腰斬,而社會的公允利率一直有很強烈的上行衝動。
  伴隨著很多民間借貸包括旁氏P2P平臺的炸雷,央行定向降准和擴大MLF擔保品範圍,以及最近的5020億MLF放水,都說明了一點:就是中國政府正在想法設法的保護中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在中美貿易對峙中不受到美國的衝擊。
  而手段就是打壓貨幣分流,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
  我舉個例子。中國2015年底開始的供給側改革,使得鋼鐵、煤炭等一大眾黑色商品出現了大幅度的價格上漲。我們以鋼鐵行業為例子,螺紋鋼從供給側改革之前的每噸1600元,一路上漲至每噸4000元。
  鋼廠的利潤出現了回暖,但是下游大量的用鋼企業出現了利潤巨幅回吐,甚至大幅虧損。重點是,鋼廠絕大部分都是國企,而下游用鋼企業卻擁有很多民營企業。
  那麼你這樣把下游的利潤轉移到上游,你考慮過下游這些企業的生存狀況麼?
  有人問,那下游把產品終端價格提升不就好了?
  問題是,全球產能充裕的情況下,你敢把價格往上提試試?要貨方分分鐘鐘把訂單交給越南柬埔寨馬來西亞。
  你想讓下游企業集體撲街麼?!
  所以,我們在這種大環境下,又加上中美貿易對峙,中國怎麼保護自己的企業?剩下的路徑只有去壓縮自己的金融泡沫和資產泡沫,降低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成本。
  聯想住建部這次為什麼要聯合七部委嚴打房地產?
  原因也很簡單:就是房地產的長效機制需要時間,而中國現在等不了。
  把公安、司法拉進來,在2018下半年房地產的嚴打勢必要讓房地產迅速降溫,起碼不要讓資金被房地產分流。
  只有抑制住房地產的融資狂熱,才能把信貸貨幣和社會資本釋放到企業端來。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企業,這是一個必然的選擇。
  
  
  全球的貨幣大環境發生了巨大的逆轉,源頭來自美聯儲加息縮表穩步推進和歐央行將在2018年年底前退出QE(量化寬鬆)。這是一個長期趨勢的巨大逆轉,且不可撤銷。
  每個金融從業人員心裏都很十分清楚,中國也在同步進行金融信用的收縮,金融資產負債表的收縮。而券商行業更是提前預感凜冬來臨,年初不少券商變相大肆裁員就是為了應對行業的蕭條。
  我們在未來恐怕要面臨一段非常艱難的日子,這是整個金融圈、投資圈的共識。
  按照橋水基金達裏奧的說法,中國經濟如果你把它比喻看作是一臺機器的話,它就是一個高度依賴信貸擴張而擴張的經濟體。
  中國自改革開放之後,我們經歷過幾個比較大的轉捩點。2001年加入WTO;2008年金融危機後推出4萬億;2012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首次出現負增長,全球貿易增速回落至GDP增速以下;2014年政府債務危機之後次年的供給側改革。
  這三個轉捩點使得中國經濟的特點在短時期內根本無法改變。
  經濟增長、貨幣供應量和整個社會的杠杆率,這三者死死的綁在一塊。我們就像一個走在鋼絲上的馬戲團演員,不斷平衡手中的平衡棍,一旦失衡,摔下去就死了。
  所以,現在看為什麼貨幣政策失效,釋放6個單位的貨幣才能產生1個單位GDP的增長?這其實在最後兩個轉捩點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我們現在都是被動承受。
  如果我們現在還要保經濟,那麼我們的貨幣供應和社會的杠杆率/債務率就不可能往下掉。所以,央媽很為難,一邊想提振經濟,但是每次貨幣調節政策都被人指著鼻子說放水。
  所以,如果未來中國的經濟真的長期在6.5%以下,你一定要有心裏準備。
  2014年到2017年,在中國經濟出現了明顯增速下滑,但這四年,中國卻投放了天量的信貸貨幣。
  這背後就是房地產——信貸貨幣供給——貸款購房——房價上漲的不斷正向迴圈。
  從銀行總負債端來看,也就是銀行釋放的貨幣信用,從2014年到2017年我們總共投放了100萬億。但是才創造了多少GDP增量呢?
  17萬億而已,大量的貨幣資源擠入房地產,推升房價翻倍增長。
  發貨幣就是為了促進經濟增長產生新的產出,如果沒有效益貨幣那就是多印了。
  結果就是,中國的房地產總市值已經超過400萬億,近8倍碾壓中國A股55萬億總市值!
  房地產高額回報的正回饋機制已經堅不可摧,3800家上市公司的企業家早已湮沒在幾千萬房地產炒房大軍中。
  上面這張圖反映了2001年之後,每年新增廣義貨幣供應與商品房銷售額之間的關係。我們看到在2012年之前商品房銷售額每年都在當年新增廣義貨幣的一半左右。
  但2016年超過80%,2017年商品房銷售額直接超過了新增的M2(廣義貨幣供應)!新增定的錢都去了房地產裏。
  所以我們為什麼講貨幣被沉澱了。因為房地產作為資產,他的周轉率是低於絕大部分行業的,也就是說貨幣與資產的周轉率在快速地下降。
  這就導致貨幣與生產性的資產離得越來越遠,整個社會的創造性資產創造的現金流能力在加速衰退。現金流短缺,必然體現在債務違約上!
  借了這多錢,不能及時還!
  如果貨幣在創造性行業資產上,它是有能力大幅債務的。但是現在都沉澱在房地產裏,這個速度就慢下來了,這也就意味著整個社會的創造性資產利潤出現了下滑!
  所以開篇為什麼說只有抑制住房地產的融資狂熱,才能把信貸貨幣和社會資本釋放到企業端來。這不僅僅是為了保護自己國家的企業,這也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經濟。
  過去我們很多地方一直在借新還舊,不管是地方政府還是國央企,這雖然可以使資產負債表看起來很好看,使不良貸款都變成長期股權投資。但是,我們卻在製造更大的危機在未來!
  美國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金融危機,但美國並沒有倒下,反而發展的更好,我們為什麼要懼怕它,用全世界絕無僅有的方式對抗經濟規律呢?
  回到開頭講的,如果房地產市場不整,如果實體企業如果不救,早晚要出大事!
  也許我們,必須要經歷一場刮骨療傷的財富消滅運動才能拯救自己!
類別: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