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憤青
經由 在 8月 10, 2018
5 閱讀
科學家最新研究發現,植物不但有感覺,甚至還有幻覺,譬如一些韭菜就認為自己是股民,是區塊鏈參與者,是虛擬幣受益者。 
對於這一重大發現,顯然我們可以做的更專業。經過多方面深入調查,採訪多名資深韭菜,發現了驚人的三大幻覺。
01
我很重要
首先,主動要求發表觀點的是股民老張:
“莊家是不是盯上我了?為什麼我買了它就跌下來,我剛賣它就漲上去?”
“為什麼總盯著我不放,為什麼總和我做對。”
“我才買了200股,有必要麼?”
我好奇的問了他一句“你覺得還會有行情麼?”
“有個球,我這樣的韭菜都沒錢了,股市靠什麼漲?”
他覺得自己很重要。
老張估計沒仔細研究過,美國的連續大牛市,是跟普通美國老百姓沒多大關系的。
整天瘋傳的股票在美國家庭中金融資產的占比平均值28.2%,真相是,好比幾個老張和馬雲、巴菲特一起炒股,被平均的藝術。而底層買個社保,社保401k再入市,就勉強算是底層也有金融資產了。
韭菜有沒有錢也不重要。15年的牛市發生的背景,是14年全國擔保公司跑路潮後,一堆人喊著破產,結果硬生生的,股市被幹到單日成交量破萬億。
普通散戶,不重要。
但這道理,老張不認。換個話題:
“你覺得現在拉動消費,能行麼?”
“行個屁,都沒錢了,靠啥消費”
唉,他可能忘記了。即使轟轟烈烈的買房運動,也不是全民參與的,放在14億人中,也只是百分比的問題。消費拉動經濟這件事,終歸也是針對少部分人的,2/8分化。2個有錢人買買買,剩下8個人為其服務。老張口袋裏有沒有錢,真的不重要。
但他不這麼認為,他認為自己很重要。
02
我很特殊
第二個被我拉來採訪的,是區塊鏈玩家小王。他眼中對我充滿了鄙夷——“老思想、老傳統、不懂顛覆性革命”。我自然也不敢問太多。好吧,區塊鏈我認可,但是你為什麼去接盤比特幣?
“總會有人比我更後面進來。誰都不傻,那就是個擊鼓傳花的遊戲,但我肯定不是最後一個。”
“泡沫不會在我手上破裂。你知道,我一直是相對比較幸運的。”
“你看,這不就開始反彈了,懂麼?”
高,實在是高,我竟無言以對。    
在所有與金錢相關的領域,只要聽到“錢”這個字,我們頭腦中的某些區域就會亮起來,原始的爬蟲腦開始興奮,準備“打或逃”的反應,而我們頭腦中最發達的前額葉,負責理性和規劃的部分,就會徹底灰掉。
理性的前額葉說:你就是韭菜,別玩兒了,你會站崗的。
原始的爬蟲腦說:不,我不是,我最幸運,我要賺大錢,我要拔得頭籌占得先機。
 “如果你坐上一張牌桌20分鐘後,還沒發現誰是羊羔,不用懷疑,你就是了。”巴菲特如是說。
事實上,我們是不是羊羔的這一事實,是無可辯駁的。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會用盡全力尋找證據,避免承認,自己是羊羔的這一事實。
每一個個體的好惡,與市場的規律無關。一小部分人賺到另一大部分人的錢。不是運氣,而是創造遊戲的人,賺取參與遊戲者的錢。那麼是什麼動力讓人們不斷參與遊戲呢?每一個人都有一種幻覺,叫做,我一定是前面50%的參與者,在均值中處於領先狀態。
正如90%的司機,都認為自己的駕駛技術顯著高於平均水準。
每一名韭菜,都曾有一顆當收割機的心。
沒錯,我們會為了吃到這份食物,而產生一切有利幻覺,忽視一切反面資訊。
比如,我很特殊。
03
有人割我
最後我把鏡頭交給了買房的老孫頭,年紀輕輕就禿了頭,著實不容易。
“老孫,怎麼了?”殘缺的地中海髮型,別致又明亮,不忍直視。
“我也是韭菜,被收割了。買了房,背了債,光榮站崗”
“去年還開開心心搶到房,這麼快就後悔了?”
“你說氣不氣?我就這麼點錢,忍了好幾年才上車,為什麼該收割時?偏偏被我趕上了”說完一臉的沮喪。
植物學家發現,韭菜也有兩種:保守型和賭徒型。
而賭徒類型的韭菜,特點是膽大,根本不管什麼邏輯,只篤信富貴險中求。投資過程幾乎沒有小心的試探期,上來就投重注。比如股市、幣圈,經典的語錄就是:
“不要和我說什麼技術分析,老夫都是一把梭!不要慫,滿倉,就是幹!”
保守型的韭菜,心裏有無數的悸動,手癢難耐。但始終覺得哪里不對勁。多少年心如止水,眼看機會踐行漸遠,終於決定放手一搏。
當保守型韭菜,壓上賭注那一刻,他也完成了賭徒型的轉化與升級。
但不論保守型還是賭徒型韭菜,他們內心都住著一個共同的敵人:莊家。有人在故意收割我。
他們的良心,大大的壞。
我也沒敢問老孫“14、15年不限購,為什麼不買?現在這也沒人拿槍逼你買啊,售樓妹子當時拉著你也沒見你這麼積極”。
回過神,老孫自己嘟囔道“早些年,大師給我算過命,說我命裏不帶偏財。這麼多年,我生平參與的所有投機都以失敗告終。小到麻將炸金花,大到股票權證,就沒有一樣是賺錢的。我得老老實實幹活做事,才能換一點辛苦錢,這才是我的人生。”
看著眼前消極的中年油膩男,唉,到底誰割了老孫,真混蛋!
我們生活在這個複雜多變的大時代,是幸運,也是不幸。這個世界給了我們太多幻覺,又給了我們太多警醒。
誰不是韭菜?綠油油的一大片,同一片綠地,還分什麼高低?
大多數人的人生跟時代綁在一起,因此註定在命運的天花板下生活。你割我,我割你,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生而為人,還是別給自己加戲,少一些幻覺。
喂,醒醒。
作者:三萬
來源:米筐投資(ID:mikuangtou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