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善始善终,原指妥善地开始,圆满地结束,即让事情从头到尾都做得很好,形容办事认真。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其实,善还有一个理解那就是善行善举。所谓与人为善,从善如流等,说的就是好的初心一定会有好的结果,指的是善有善报。
一次爱心捐赠,不仅让比特币如无声处听惊雷,带来不同寻常的影响力,也给好友袁先生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并促使他把这份大爱传递下去。
2013年4月20日8时2分,在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北纬30.3,东经103.0)发生7.0级地震,震源深度13公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灾区人民的生死存亡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一则新闻吸引了祖籍四川的袁先生:比特币首次在中国成为捐赠物,截止到4月22日18:18,壹基金收到91个比特币。按照当时的“汇率”,91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近7万元。壹基金会委托中国比特币公社出售募捐到的比特币,并欢迎极客和骇客们向壹基金捐赠比特币。
此前,社会上流传有人挖比特币致富的新闻袁先生没在意,以为它像Q币一样是游戏币,直到这次看到捐赠新闻才认真研究起来。比特币是种网络虚拟货币,与其他虚拟货币不同是总数量有限,具有稀缺性。
该货币系统在前4年内只有不超过1050万个,之后总数量将被永久限制在2100万个之内。比特币与其它货币不同之处,是不依赖于特定的中央发行机构,使用遍布整个P2P网络节点的分布式数据库来记录货币交易,并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为了抓住机会,袁先生果断将自己在深圳车公庙的铺位挂牌出售,等候了一个月不得不以低于买价10万元的价格出售,筹得125万元。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袁先生又花了4000元买了当时最好的显卡挖比特币,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分到一个币,足足花去他600元的电费。初略一算,按照比特币当时800元的市价,此举并不划算。钱能办到的事情最简单,于是,袁先生开始投资买币,先后投资80万元买入近1000个比特币,平均建仓成本800元。
为了提高效率,袁先生投资近40个比特币直接向美国蝴蝶公司订购两台矿机,哪知他们玩的是期货,等两年后再收到时已一文不值。虽然如此,他还是很幸运。刚建仓完毕一个月时间就被快速拉升到9000多元,尽管有朋友让他见好就收,但他坚持认为一定会涨到15000以上。
据说,七年前,一位名为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一万个比特币购买了两个Papa John's披萨。如今一万个比特币价值5000多万美金,可供全家人吃一辈子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2013年12月5日,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并要求,现阶段,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以比特币为产品或服务定价,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买卖比特币。
通知一出,比特币应声跌落,直至5000元。扛不住的袁先生也做了减仓处理,除了持有100个比特币留作纪念外,其余都在5000元左右卖掉了。
袁先生认为,尽管后来市面上各种仿币层出不穷,但以太坊独树一帜,将区块链技术从货币的应用拓展到所有数字资产的去中心化应用,并创建开源了区块链技术的操作系统,以太币成了除比特币以外最有发展前景的数字资金,是他将来重点投资方向。
从公益中来,回公益中去。奥地利作家卡尔•克劳斯(Karl Kraus)曾说,所有语言的背后,是一种道德精神。如今的袁先生在坚持做加密货币投资的同时,不忘做慈善公益。他制定了一个为期3年的自驾旅行计划,去最偏远的山区,与那里的农民同吃同住,帮助他们脱贫致富。同样,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用无声的语言表达着一种道德精神,一种善。
1994年,佳士得拍卖了一份长达72页的达芬奇手稿,里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和绘图,这是达芬奇对于天文学、水文学、地质学、考古学,甚至光学等众多领域的研究和预测。这批手稿最后被盖茨拍得,并用了三年时间,于1997年发布完整的光盘版本,并不定期在世界不同城市展览与公众分享,使艺术价值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
然而现在的人们要么不说,比如失语;要么就强烈地说,比如秀拍。正如作家许知远所说,我们进入了一个高度表演性的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在某个瞬间某个时刻呈现自己人生中特别有光彩的一面,如果不够有光彩,就用美图秀秀。其实,失语与秀拍一样都是一种语言,其语言的背后也是一种道德精神。
水木清华,厚德载物。水木清华原本是形容园林里池水花木清幽美丽,其实人的心灵也是如此。怀有仁爱之心谓之慈,广行济困之举谓之善,慈善是仁德与善行的统一。本来行善不用人知,但总有一些龌龊小人打着公益旗号骗财骗色,甚至祸害百姓。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正好杜绝了这样的漏洞,解决了慈善公益的痛点。惟有透析了公益原理,领悟了公益智慧,才能做到心灵如水木清华般的清澈和美丽。自深圳郭美美事件引发红十字会危机以后,信任变成中国社会的一种稀缺资源。
2016年12月初,网络互助平台众托帮在上海举行了“心链”发布会,“心链”是专门针对公益行业开发的产品,使用的就是区块链技术。随后,蚂蚁金服正式宣布旗下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也全面引入区块链技术,并向公益机构开放。同时,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和壹基金率先向支付宝提出了区块链公益项目申请,并先后上线了“和再障说分手”以及“照亮星星的孩子”项目。
早在2016年7月份,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就对区块链公益进行了小规模试水。当时,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在支付宝爱心捐赠平台,上线了“聆天使公益计划——听障儿童重获新声”项目。这一项目是支付宝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公益场景的首次尝试。
区块链技术用于公益事业的最大优势,就是所有捐款过程均为公开透明,任何人均可查询,没有人可以造假,将有助于解决公益财务透明的“痛点”。从前,人们认为扶贫就是做公益,因此捐了很多的衣物、大米和日用品等,但收效甚微。最近发现,除了送钱以外,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扶贫。真的没有吗?
2014年,MIT比特币俱乐部为麻省理工4494名本科生提供了100美元的比特币。令人遗憾的是,30%的学生甚至没有注册领取这笔免费的资金,20%注册领取的学生将比特币在数周内换成了现金。甚至痴迷技术的学生也很难理解如何使用比特币,在哪里可以使用比特币。可见知识才是最有效的扶贫,只有富了脑袋提高了认知,才有可能鼓起钱袋。
荀子曰:“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整个宇宙犹如一个整体能量的惯性体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均按照本来的规律运动。比如“量子纠缠”,当一个粒子发生变化时,立即在有共同来源的另一个粒子中反映出来,不受地点和时空的限制。科学家认为,这是宇宙在冥冥中存在的深层次的内在联系,不管它们是在同一间实验室,还是相距数亿光年。知识分享也是一种善举,此刻的阅读定会触发另一个同源的创意闪电,撞出一种商机。
谈到商机,自然联想到满足用户需求,并能给用户创造价值的商业机会。虽然我们知道抓住商机的不二法则是以用户价值为核心,但又苦于找不到真实存在的用户,提供真实有用的价值。比如,读链(READ CHAIN)打造的“小山貓”校园院线,其真实用户首先是在校大学生,提供真实的价值之一是观影娱乐。
善始善终。读链规定,除了通过阅读和写文章等知识活动可获得读币外,凡在读链上注册的用户,获赠的读币可购买一杯咖啡或一张电影票,希望这样的馈赠能够带来一片商机。
類別: 9.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