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0月 15, 2018
(|)
65 閱讀

(中國經營報晏國文童海華)

 

輿論,看似無形卻極其有力,猶如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因鋪天蓋地、無所不在的廣告而被國民所熟知的鴻茅藥酒正在吞下輿論的“苦果”。

 

鴻茅藥酒總部位於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涼城縣,如果沒有2018年4月的鴻茅藥酒事件,這個偏僻無名的小縣城恐怕幾乎無人知曉。幾個月過去了,鴻茅藥酒現在怎麼樣,它到底是什麼,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日前,《中國經營報》記者走進涼城縣鴻茅藥酒總部生產基地進行了實地探訪。

 

紅色革命老區涼城縣的支柱企業曾謀劃上市

 

據鴻茅藥酒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涼城縣最大的企業是岱海電廠,屬於國企。鴻茅藥酒是涼城縣僅次於岱海電廠的最大的民營企業,為當地吸納的就業人數、貢獻的稅收都是位居前茅。

 

《中國經營報》記者查閱涼城縣自2009年至2018年10年來的政府工作報告發現,鴻茅藥酒被提及的次數不斷增多。隨著銷售額和納稅額逐漸增長,鴻茅藥酒日漸成為當地的支柱企業,近幾年的涼城縣政府工作報告開始逐漸披露鴻茅藥酒的銷售額與納稅額。

 

據政府工作報告,2011年至2013年,鴻茅藥酒上繳稅收7000萬元;2014年,鴻茅藥酒上繳稅收突破3000萬元;2015年,鴻茅藥酒市場零售規模12億元;2016年,鴻茅藥酒銷售額比上年增長51%;2017年鴻茅藥酒市場零售規模達50億元。2015年~2017年的3年間,鴻茅國藥納稅總額超4.3億元,尤以2017年最高。

 

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鴻茅國藥副總裁鮑東奇介紹,自2006年以來鴻茅藥酒累計銷售量約為4000萬瓶。2017年鴻茅藥酒銷量創歷年新高,達1600萬瓶。照此計算,2017年鴻茅藥酒的銷量占歷年總和之比達40%。

 

就在銷量最高的2017年,鴻茅藥酒公司籌畫上市並進行了股份制改造。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官網顯示,2017年9月22日,內蒙古鴻茅藥業股份公司更名為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

 

輿論風波後的鴻茅藥酒一度長時間停產停工

 

走入鴻茅藥酒廠區內部,記者發現,廠區內空空蕩蕩,員工很少,各車間都緊鎖大門。廠區內主要的道路路面都已被挖開,數米深的各種管道、線路清晰可見,零星的幾個工人正在忙著施工。

 

由於廠區大部分停產,目前,大部分的員工都在家待工。鮑東奇向記者介紹,鴻茅藥酒廠區的員工主要為涼城縣當地的百姓。在全國,鴻茅藥酒有銷售人員4000名,主要是各地經銷商,總部管理人員和員工近1000人。

 

 

“情況好的時候,員工能從企業每月開到三四千元工資,高一點的能達到五六千元,這種收入水準在涼城算高的了。”鮑東奇說。

 

鮑東奇告訴記者,生產工人的工資主要由基本工資和計件工資構成。停產後,計件工資沒有了,只有基本工資,因此生產線上的員工受影響很大。

 

鴻茅藥酒提取車間主任王建軍是一位土生土長的涼城人,他在該公司工作了20多年。王建軍向記者介紹,1997年其部隊復員來到了國營的鴻茅酒廠,對於鴻茅藥酒的國營、改制等階段他都歷歷在目。

 

“鴻茅藥酒在1997 年、1998年的銷售是相當好的,後來企業越來越不景氣,銷量逐漸下滑。2001年企業轉制,2003年重組。再後來,公司再重組,而後藥酒的生產和銷售逐漸有起色。自企業2006年重組後,從生產量、員工福利、廠區修建等各方面都體現出一種欣欣向榮的局面。”王建軍回憶道。

 

“當時我們禮拜天都很少,一個月工作26~28天。2017年的時候,員工們都是信心百倍。我們以為要迎來一個新的局面,沒想到出了輿論風波,讓人很懵。”王建軍說。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鮑東奇表示,“2018年4月份的輿論風波自從發生到現在,對公司確實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在品牌上,老百姓對鴻茅藥酒的信任度降低;在銷量上,鴻茅藥酒有大幅的下降,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輿論爆發後,銷量一度掉到2017年同期的兩成不到。慢慢地,現在銷量也在逐漸地回升,逐漸達到35%左右。”鮑東奇說。

 

反思行銷模式接受社會監督

 

作為一款治病的藥品,鴻茅藥酒到底治療什麼疾病呢?據國家藥監局資訊,鴻茅藥酒為獨家品種,批件持有人即為該公司,其藥品標準收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藥品標準《中藥成方製劑》,功能主治為祛風除濕、補氣通絡、舒經活血、健脾溫腎,用於風寒濕痹、筋骨疼痛、脾胃虛寒、腎虧腰酸及婦女氣虛血虧。

 

作為一款OTC藥品,為何鴻茅藥酒的功效或可以治療的疾病這麼多?這成為民眾產生疑問的一大焦點。

 

對此,鴻茅藥酒有關研究人員解釋到,“鴻茅藥酒是一個主要針對風寒濕痹的大複方。在這一疾病領域,明清時期中醫採用大複方十分常見,針對風寒濕痹纏綿難愈的複雜性,治其疼痛,祛其瘀邪,調其氣血脾腎,來達到綜合性的治療。由於鴻茅藥酒67味處方中包括了各種作用的藥味,但是主要的是鎮痛劑、祛風劑、芳香健胃劑、補腎強壯劑四類,所以臨床辨證符合的,都屬於它功能主治的範圍。由於中醫功能主治的表述和西醫不同,所以容易使人產生“包治百病”的誤解。

 

 

此前,鴻茅藥酒廣告頻頻霸佔央視、各衛視黃金廣告時間段,而且也不斷滲入到一些都市生活類電視劇中。

 

記者查詢國家藥監局資料庫發現,截至2018年9月20日,鴻茅藥酒的藥品廣告批文數量為1201條,平均每年上百條廣告批文。

 

內蒙古自治區食藥監局發佈的資訊顯示,經梳理,自2014年以來,每年審批鴻茅藥酒廣告100餘件至300餘件不等,核准的廣告批准文號依法規定有效期為1年,到期作廢,不得連續使用。

 

對於各電視上鋪天蓋地的廣告和上千條的廣告批文,鴻茅藥酒作何回應呢?鮑東奇解釋稱,“對於廣告,我覺得有兩點需要解釋。第一,關於CFDA資料庫顯示的1201條廣告批文,很多人認為這是鴻茅違法經營的一個證據。實際上恰恰相反,這是鴻茅合規宣傳的體現,鴻茅的每條廣告都是經過監管部門審批的。第二,不管是視頻廣告,還是海報宣傳廣告,甚至是終端使用的留白海報,我們都是有批文的,而且審批非常細。另外因為每一條廣告的存續時間是一年,再加上十年的累積,所以廣告批文的數量顯得很多。”

 

2015年9月1日,新《廣告法》開始施行。就在當天,因使用明星代言鴻茅藥酒被上海工商立案。鴻茅藥酒成為新《廣告法》實施後,全國工商部門立案查處的“違法廣告第一案”。

 

對此,鮑東奇解釋稱,這是由於上海的那家藥店沒有在9月1日前將此前的海報撤下,因此導致了“違法廣告第一案”。

 

記者查閱內蒙古自治區食藥監局2018年3月8日發佈的《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組織召開鴻茅藥酒廣告審評論證會並對有關情況進行核實》通知發現,該檔對違法廣告第一案做了官方的解釋:經核實,2015年新《廣告法》實施後,鴻茅藥酒“違法廣告第一案”,是上海一家藥店因未及時將不符合新法要求(有明星代言)的宣傳品撤掉,但被當地市場監管部門處以“責令停止發佈違法廣告”。此違法行為的違法主體為上海這家藥店,並非內蒙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

 

輿論風波爆發後的2018年4月26日,鴻茅藥酒宣佈暫停了所有的廣告,並表示派出檢查小組,到全國各省市開展自查自糾工作。

 

最後但也是最關鍵的地方,作為一款經藥監局批准生產的OTC中藥,到底有毒無毒,安全性如何,不良反應事件有多少,主要包括什麼?

 

記者注意到,國家藥監局4月16日發佈的《就鴻茅藥酒有關情況回答記者提問》指出,2004年至2017年底,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到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137例,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為頭暈、瘙癢、皮疹、嘔吐、腹痛等。

 

4月23日,廣州市食藥監局在廣州藥店隨機抽取了鴻茅藥酒進行檢驗,檢驗結果顯示產品品質合格。

 

百度指數顯示,4月13日,鴻茅藥酒搜索指數開始爆發,4月18日達到最高點,隨後,搜索指數開始急劇下滑,6月以後,鴻茅藥酒的搜索指數趨近於輿論事件發生前的水準。

 

不過,記者注意到,截至當下,對於鴻茅藥酒的輿論依舊是線民一邊倒地質疑甚至批評。對此,鮑東奇向記者說道,“從整個輿情風波開始到現在,我們的選擇是堅信鴻茅藥酒產品本身沒有問題,相信監管部門在監督核查後會給企業一個客觀公正的評價。所以我們選擇了暫停生產,打開門,配合檢查。同時,我們也歡迎社會各界對我們的監督。”

 

“此次輿論風波也促使我們重新思考工作的重心。儘管十幾年我們一直在堅持做好每一瓶鴻茅藥酒,但經過此次事件我們再一次深刻認識到,企業的重點應該放在產品研發、生產品質管理上,因為好的產品自己會說話。”鮑東奇表示。

分類: 12.其他類別
關鍵詞: 鴻茅藥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