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0月 26, 2018
(|)
94 閱讀

(2018-10-26  中環007 中環007)

 

開始今天的內容前,中環007(zhonghuan-007)向大家保證,所講述的均為真人真事,已記錄在案,並且通過公開管道可查的,所以即便是現在仿佛全世界都在聲討自媒體愛搞“標題黨”,中環007還是不得不遺憾地告訴大家:

 

這些都是真的。

 

透過標題相信大家已經隱約獲知了今天的核心內容:是的,貴為副省長,也要炒股,與民爭利,而且炒的都是大的,再而且,這副省長還不止一位,今天我們要說的,是兩位。

 

第一位,他的案子昨天剛剛公開審理,安徽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周春雨,本尊長這樣:

 

 

中環007很抱歉,雖說周副省長的姓名與可愛的周冬雨一字之差,乍一看還以為是周冬雨的大哥,但這氣質和冬雨妹妹可真是雲泥之別。

 

那麼說這位周副省長犯了什麼事呢?檢方說得清清楚楚:

 

利用職務之便直接或通過其親屬非法收受他人財物1365萬餘元;

 

違反規定向有關公司返還土地出讓金,造成國家財產損失人民幣6.65億餘元,並陸續將412萬美元存放於境外銀行;

 

作為股票交易內幕資訊的知情人員,在內幕資訊敏感期內買入相關股票,累計買入金額人民幣2.7億餘元,非法獲利人民幣3.5億餘元。

 

上述受賄、國家損失、內幕交易非法獲利等涉案金額共計約13億元,法庭將擇期宣判。

 

各位,是的,你沒看錯,內幕交易累計買入2.7億元,獲利3.5億餘元離場……

 

中環007一屆窮韭菜,上周五埋伏了券商板塊,今天離場,已經興奮地連兒子都快不認得了,可最終賺的連人家這個“餘”的零頭都趕不上!

 

如果股市裏淨是這些“黑髒臭”又權力龐大的傢伙,資金動起來都是以億計的,我們這些炒股只想補貼家用的普通投資者,還炒個P啊。

 

好在周副省長已經落馬了,他曾經有多瘋狂,迎接他的懲罰就將有多嚴厲。中環007等著他挨罰、領刑的那一天。

 

這一案件由於昨天才開始公開審理,很多細節無從知曉,我們不妨再等等。接下來要說的這位副省長,細節就有了,咱們接著說。

 

 

這一位,說起來也是巧,跟周副省長是同一個省的,是不是一個班子,中環007沒有去查,總歸,也是一位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長,他叫陳樹隆,本尊長這樣:

 

 

中環007(ID:zhonghuan-007)覺得,面相這東西有時候你還真是不得不去信那麼一下(雖然在香港,看相、風水是光明正大的),因為這位陳副省長,臉上的確散發了那麼一絲“狡黠”之氣。

 

陳副省長犯了什麼事呢?他的案子審的比較早——今年7月份——所以我們能拿到更詳細的資訊,以下資訊來自廈門市人民檢察院:

 

1994年至2016年,陳樹隆利用擔任安徽省國債服務中心主任、安徽省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合肥市副市長、蕪湖市市長、蕪湖市委書記、中共安徽省委常委、秘書長、常務副省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企業發展、專案開發、融資貸款、投資入股、職務晉升等方面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其妻子王傳紅、弟弟陳樹堂等人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758億餘元。

 

2009年至2011年12月,陳樹隆擔任中共蕪湖市委書記期間,在引進和建設相關專案過程中,違反組織議事、決策程式,擅自決定給予相關企業設備補貼,造成財政資金損失共計人民幣21.24億元;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規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支管理的通知》等,擅自決定對相關企業返還土地出讓金,造成財政資金損失共計人民幣7.92275億元。以上造成國家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29.16275億元。

 

2009年至2015年,陳樹隆作為相關股票的內幕資訊知情人員,在內幕資訊敏感期內買入上述股票,累計成交金額共計人民幣1.21257411億元,非法獲利共計人民幣1.3746627億元;洩露內幕資訊導致他人買入上述股票,累計成交金額共計人民幣3205.8285萬元,非法獲利共計人民幣3031.1731萬元。

 

上述受賄、國家損失、內幕交易非法獲利等涉案金額共計約33億元,庭審結束後法庭宣佈休庭,擇期宣判。

 

各位,其他的中環007就不多說了,你們看陳副省長的炒股生涯,既有自己拿內幕消息提前買入推高後離場獲利的,也有做消息販子給他人傳話自己從中獲利的,炒股6年,套路爐火純青啊。

 

還是那句話,這種股市裏的碩鼠一日不除,我們就一日別想安安心心做“投資”,你張口閉口價值投資,在別人的眼裏,不過一撮更穩健、更肥美的韭菜罷了。

 

陳樹隆的“事蹟”,各位如果有興趣,還可以去看中紀委拍的專題片《巡視利劍》,央視網現在就有。

 

 

《巡視利劍》說了,陳樹隆投入股市的第一桶金,就是通過權錢交易得來的。1994年到1998年,他擔任安徽國債服務中心主任期間,利用職權為私營企業主施永炒作期貨、拆借資金提供幫助,為對方帶來了巨大利益,然後向對方索取回報1300萬。

 

此後,陳樹隆就利用自己在股票、期貨交易方面的專長,表面上打著招商引資、金融創新的幌子,然後給他選中的上市公司或私營企業大量的政策優惠、財政扶持,在背後利用職權購買原始股、炒作股票,以獲取暴利……

 

對了,需要補充一點的是,陳樹隆曾長期在金融企業任職,看看他的履歷就知道了:

 

1994年6月任(安徽,下同)省國債服務中心主任、省財政證券公司總經理(正處級);

 

1998年1月任省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副廳級)、黨委副書記,省國債服務中心主任、省財政證券公司總經理(1996年1月至1999年2月兼任安通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1996年5月至1998年2月兼任安泰期貨公司董事長);

 

2000年12月任省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

 

2001年3月任國元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國元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 (正廳級)。

 

直到2002年9月,他才去了合肥市做副市長。

 

在我們的日常口徑中,總喜歡把這類人才稱為“技術官僚”,意思是這類人在某些方面有他人無可企及的專業背景,所以懂金融的就讓他做主管金融的副省長,懂外貿的就讓他做主管外貿的副省長,等等。

 

可在中環007看來,我們往往同時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因為他(她)懂,專業一旦和缺乏有效監管的權力結合起來,才會做出更令人髮指的事。

 

今天說到的兩位副省長,炒起股來都至少是幾億的量,獲利也是數以億計,即便是他們因為“懂”,會請大量專業的操盤手來“巧妙運作”,但這上億量級的彈藥,也絕不是一百萬就算是全部身家、畢生積蓄的小散所能匹敵的。

 

換句話說,跟他們玩,不割你割誰?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逝將去女,適彼樂土。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碩鼠碩鼠,無食我麥!三歲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碩鼠碩鼠,無食我苗!三歲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

 

這篇創作於兩千多年前的《碩鼠》,時至今日都還能表達中環007此刻的心情。

 

無話可說了,惟願與諸位一道,見證更多的貪腐碩鼠落馬,見證股市的逐日清朗,見證所有曾作過惡的那些人,都能得到法律和正義的嚴厲裁決。(完)

分類: 14.其他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