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1月 2, 2018
12 閱讀

(2018-11-2 飽妹 福桃九分飽)

 

作為一個光明奶大的孩子,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我五雷轟頂。

這消息看得我心驚膽顫,簡直恨不得從公司的椅子上跳起來直奔超市,去囤幾大箱子光明牛奶過冬。一面這麼想一面又暗暗為它擔心著,下一個春天,我還能喝到我的光明牛奶嗎?

▲ 得知這個消息,微博上大家紛紛囤起光明牛奶了。

我從沒有為一種食物如此焦慮不安過,也許這是因為從來沒有一種食物像光明一樣,對我有如此大的養育之恩。

 

小時候,光明牛奶和我們的聯繫,是一個小小的訂奶箱,一開始是鐵皮的,後來則刷成了白色,有你再熟悉不過的光明logo。

©  財經網

無論起多早,打開訂奶箱,你都會看到一個玻璃瓶,靜靜地立在其中。仿佛它早就在那裏。

©  雪花新聞

那時候的小孩子,其實並不太歡迎這種飲料,我們心裏念想的,是正廣和汽水,是可口可樂,對於每天都會出現的光明牛奶,不管是胖胖的玻璃瓶身,凝結的那層薄薄的奶皮,還是被爸媽逼下去的每一口牛奶,都是勉為其難的。

 

可是喝著喝著,我們就這樣長大了。

©  雪花新聞

當我意識到它真的快要消失的時候,我卻要哭出來了——

 

光明的現狀實在令人堪憂。

 

每一年,它的營業收入都在下滑。2015年,它的營收入還不到200億,只有競爭對手的三分之一,同比下降 6.18%。去年的時候,又傳出光明冰磚價格太低繼續虧損的消息。而這一次,更是利潤下降到觸目驚心的60%。同時,內部高管不斷辭職的消息,也讓關心光明的老百姓們感受到的不安。

 

這時候,我才想起,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光明在超市的鋪貨已經越來越少了。那個陪伴江浙滬地區孩子們成長,已經深入我們血液和骨髓的光明,難道真的要倒下了嗎?你們難道對得起那些為光明品牌的創立矜矜業業的一代又一代光明人嗎?

©  雪花新聞

©  財經網

今年暑假,飽妹在上海出差時,曾經專門去了一趟益民食品一廠——光明品牌的起點。整個參觀過程,只能用“激動人心、盪氣迴腸”來形容。那個百廢待新的年代,新中國的第一代年輕人用自己的創意和辛苦,為上海市民帶來了無限光明。

 

今天讓我們再次回顧,關於光明的記憶。

▲ 位於香煙橋路13號的益民食品一廠展示館。

我們不是為吃光明冰磚而去,而是為了在光明歷史上最重要的男人——國民第一獅子座的男人(如果不知道獅子男是誰,後臺回復獅子男,獲得照片)。

 

他讓全上海人民愛上光明這個品牌至今六十餘年,也曾經,在光明岌岌可危的時刻守護過它。就像作家張怡微所說的那樣“光明的標誌是火炬,這個冰與火共存的意象,是上海的象徵”。

而一切的故事,在這位21歲獅子男從上海交大電機系畢業,迎來人生第一份工作起就開始了。

美女牌的壟斷

在獅子男還沒有成為益民一廠的動力科技術工程師之前,這間工廠原本是美國人建的食品加工廠,叫做海寧洋行,主要從事的是蛋製品加工。

▲ 當時的海寧洋行。

加工廠的老闆一看當時中國人民處於水深火熱,根本沒吃過什麼好東西。趕緊率先從老家美國引進了冰棒機。

▲ 展示館陳列的20世紀30年代的冷飲機器,就是那時候引進的。

這個老美是個行銷高手。他給自家冰棒取了個十分香豔的名字——“美女牌”,聯合了當時的女明星宣傳。然後利用各種報紙、收音機節目轟炸式宣傳,給上海老百姓洗腦,最誇張的時候,在一家報紙四個月就打出了23條廣告!

外來土豪為了造勢往往都是大手筆,一下從美國購置了500臺電冰箱。放在上海各大商場、劇院、電影院,裏面只准放美女牌冷飲。再有就是籠絡各個販售攤點,只要你賣美女牌就給免費翻修門面。這樣還不夠,時不時把百姓學生拉到工廠裏參觀一圈給點震懾。

 

這種砸錢方法一般企業哪能承受住,當時的國貨冷飲紛紛不敵,只能被歸為雜牌。“美女牌”很快壟斷行業,制霸上海。

光明牌的誕生

獅子男來到這裏工作的時候,廠子剛被黨接管不久。不到幾年這位獅子男就顯露出他超越一般工科生的業務能力,25歲就成了副廠長。

▲ 當時原本童工出身,進入工廠的打蛋工周麗華。據說獅子男當了副廠長之後每個員工都是親自面試挑選的!

隨後,他身為獅子座的抱負也逐漸顯露出來:既然新中國成立,上海的冷飲顯然不能是過去美女牌這種香豔又俗氣的名字了。獅子男決定做一個made in China的冷飲品牌“光明”,就是那個“我們都有一片光明的前途”的光明。

▲ 光明的logo是熊熊燃燒的火炬,放射出56道光芒,象徵著中國56個民族。新版logo的“光明”二字為獅子男親筆。

當然,在當副廠長期間,他還為工廠做過很多貢獻。比如楊樹浦發電廠被轟炸,全廠停電,他帶頭半夜爬起來,開著兩臺320匹馬力的柴油機趕去工廠搶修發電。

 

不過最厲害的要屬他在當時為光明牌做的大力推廣。大家可能不知道當時的情況,雖然光明牌冷飲繼承了海寧洋行遺留下來的機器與技術,口感並不輸美女牌。但那時候的老百姓,對於國貨印象還停留在舊中國的髒亂差雜牌上,更何況光明是個不出名的新牌子。最出名的還是海寧洋行的美女牌,老闆一看美女牌打出了口碑,就跑去別的地方生產美女牌繼續大把賺錢。

▲ 50年代的糖衣機。

這事根據獅子男的屬性他一下就把這件事思考到了一個新高度上——這不是賣不出去丟面子的事兒,而是國貨輸給了洋貨,自己的品牌怎麼能輸給洋人呢?中國人應該吃光明這樣的中國品牌!偏要把洋人從上海冷飲界第一的位置拉下去!

 

於是,就在像現在這樣一個悶熱的五月初,年輕的副廠長開啟了霸氣模式。

冰與火之歌

本來行銷策劃和工程師扯不上什麼關係,但這種悶騷工科男一旦發怒,認真憋起大招來是很可怕的。

 

大招一:宣傳車大遊行

 

把美式吉普車改造成宣傳車,車頭裝上超級誇張的“光明問世”大字和火炬logo,想想這種車走到上海街頭,還不斷用麥克風廣播宣傳——氣勢上壓過女明星宣傳不知多少倍。

 

▲ 直到現在展示館還保留著這輛宣傳車。

大招二:真人歌舞效應

 

不過我覺得比宣傳車更誇張的是組織一大波秧歌隊、腰鼓隊、越劇隊、京劇隊、淮劇隊,沿著南京路、西藏路、淮海路、外灘四處“刷臉”,宣講光明牌,一路慷慨地免費送光明牌冰棒——都說獅子男能花錢會花錢,如此的主動出擊,效果遠勝被動地等著影院劇院的電冰箱賣貨。

▲ 《解放日報》刊登的廣告。

大招三:聚集困難群眾

 

把貧困市民組織起來背著木制冷飲箱銷售冰棒,無疑是展現獅子男的組織風範了——相比拉群眾參觀工廠的虛招,切實解決民生困難顯然更實用。

 

大招四:專攻弱項

 

在衛生方面獅子男可謂異常頑固。堅持讓女工都要戴帽子,工人進車間前要全身消毒,這在連海寧洋行時期都是沒有的。完美解決了當時老百姓最擔心的國貨衛生問題。

 

大招五:到處雪中送炭

 

光是讓本地市民消費顯然不行,光明牌的名聲必須打到前線。在抗美援朝期間積極組織工人提供食品援助,還讓光明牌成為江灣地區蘇聯飛行員的“特供”冷飲。這種覺悟顯然甩美女牌好幾條淮海路。

這幾招明顯招招針對美女牌,硬生生把“美女牌”比了下去。所謂leader,從那時候起就開始嶄露頭角。

▲ 50年代後期,光明冰棒日產45000支,可見需求之大,圖為當時的冰棒模具。

 

 

無光明,不上海

當然,不要故事就結束了。雖然獅子男在益民一廠逗留的時間不長,但他費盡心力想出的大招將光明牌的民族性打入了崇尚洋貨的海派人民內心。

▲ 展示櫃裏放滿各種光明產品,這樣的展示櫃有好幾個。

即使上海現在到處充斥著星巴克冷萃、喜茶滿杯紅柚冰沙、辻利抹茶刨冰,人們對光明的熱愛從未改變:只有光明冷飲有屬於自己的“專屬光明吃法”。

 

鹽水冰棒對於男孩子來講是要在打完球之後吃的,而上海小囡把它弄碎泡在綠豆湯裏,就是高階版冰鎮綠豆湯。

為了盡可能保持娃娃雪糕的完整形態,總是小口小口地吃“帽子”,讓吃雪糕變成一項精細工程。吃完之後的雪糕棒頭,手巧的人能夠編成小籠子。

三色霜淇淋是全上海吃法最多的霜淇淋。

不同吃法甚至可以測試一個人的性格:比如摩羯座人喜歡三種顏色一起吃,而處女座則要吃完一塊再吃另一塊。

而上海人感情最深厚的白雪冰磚則被用來泡雪碧做霜淇淋漂浮、泡咖啡做雪頂咖啡、泡水果做水果撈,算得上是初代網紅。

 

除了消暑,以前有人在醫院手術摘除扁桃體後,就要買白雪冰磚吃。

而它的專屬對角線切法,則被看作是上海人精明的經典細節。

▲ 展示館展示的歷代白雪冰磚包裝,都是一代代上海人的回憶。

其實關於光明,我們的記憶還有很多很多。我所知道的那位獅子男曾經守護過它,而現在,我也想像他一樣守護著光明。

直到天長地久。

分類: 12.其他類別
關鍵詞: 光明乳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