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帆
經由 在 11月 9, 2018
48 閱讀

 (2018-11-9 楊曉帆 楊曉帆)

以下內容是我面向日本投資者的講座中文原稿

 

大家日安,應日本投資家要求,今天一次談兩個話題,中期選舉後貿易戰的變數和美國垃圾債的風險。

 

中期選舉

 

首先說下我對中期選舉結果的看法,我認為雙方並不是平分秋色,而是共和黨獲得了小小的勝利。下院2年就要改選一次,上院6年才改選一次,而且上院可以控制最重要的人事權。

美國設置下院的初衷,本來就是希望下院去制約上院,如果一個黨派同時控制了兩院,很多中間派選民認為是不合理的。但這並不等於這些人對共和黨有很大不滿。

 

下院手裏的實權是聯邦財政法案和彈劾總統,未來我們可能看到縮減政府預算的事情向前推進,減稅會停滯不前,基礎設施(インフラストラクチャ )建設的進度很難說,民主黨也有人支持這個計畫,不過美國的財政赤字肯定會下降。彈劾的可能性,我認為是0。

 

對華政策

 

中國現在有一個錯誤的觀點,認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民主黨控制下院對中國是好消息。

 

週三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美國前財政部長,共和黨人ポールソン在新加坡發表了對華的鷹派演說。下院的新一屆議長是ペロシ,她曾經在北京……此處因眾所周知的原因省略一千字……。從主觀上看,美國兩黨唯一能達成共識的就是對中國的強硬立場。

從客觀上看,川普敢於對華髮動貿易戰的底氣是美國的經濟處於景氣迴圈中。如果減稅被民主黨壓制,美國景氣迴圈的頂部會很快到了。那麼川普必須抓緊有限的時間,對中國發動總體戰。

 

垃圾債的現狀

 

美國垃圾債現在的狀態是喜憂參半,好的方面是違約率只有3%-4%,遠遠低於2009年的10%,差的方面是垃圾債(ジャンク債)占高收益債(ハイイールド債)的比例太高了,3.7萬億美元裏面2萬億都是B+以下級別的,已經超過金融危機時的比例了。違約率畢竟是一個滯後的指標,一旦信用的風險爆發,違約率會迅速上升。

 

最近垃圾債收益率大漲的一個背景是Libor-OIS依然在25左右的較低位置,距離4月的60很遠。中小企業主要的風險是違約風險,大企業很難違約但會遇到流動性風險,當Libor-OIS和垃圾債收益率出現背離(ダイバージェンス)時說明信用出了問題。

上圖中紅色的線是AAA減去3個月美國國債,藍色的線是BB減去3個月美國國債,BB到CCC是垃圾債。可以看出美國的流動性風險在減弱,但信用風險在加大。

 

垃圾債的節奏

 

我在23回講座說過,美國景氣迴圈大概落後中國10個月。中國在2016年11月國債收益率大漲,2017年9月美國債收益率大漲正好比中國晚10個月。2018年二季度,中國垃圾債市場違約開始增多,按照這個節奏,美國的信用風險才剛剛開始吧?現在垃圾債收益率4%左右,在歷史上依然是低位,並不高。如果日本的投資家買了iBoxx和SPDR的高收益債ETF,現在撤退還來得及。 

 

最後說一下國債和股票。扭曲議會將緩解赤字,國債的供給增長也會變慢,市場對流動性的擔憂慢慢會緩解,美債堅調な展開。前兩天我對納斯達克反彈的預測應該有幫助到大家吧,不過這只是短期的觀點。長期看,垃圾債是美股的領先指標,第九局已經兩人出局了,美股離熊市(弱気相場)不遠了。

分類: 3A.金融業
derrick ng
中美還在爭覇,未分出勝負前,對抗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