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無諍
經由 在 11月 13, 2018
(|)
83 閱讀

(2018-11-13 陳無諍 中國房地產報深圳)

 

劉家昌很瘦。他走過來的時候,臉上掛著一絲微笑。圓領T恤、圓框眼鏡。眼神裏有光,時而溫和、時而犀利。

 

 

我們握握手,他舉起一杯白開水,說:“喝酒,喝酒”。因為酒精嚴重過敏,他從來不喝酒,只愛抽煙。

 

◆  ◆  ◆  ◆  ◆  

 

這位在臺灣成名的音樂教父,弟子各個赫赫有名——鳳飛飛、鄧麗君、陳升,等等。

 

“其實當時在臺灣,鳳飛飛比鄧麗君有名。我後來到大陸才知道,鄧麗君原來這麼火了。”他說起如煙往事,話裏雲淡風輕,“陳升其實都不算我弟子,之前幫我管理錄音帶的。”

 

 

“我最喜歡的其實是建築而非音樂。”劉家昌話鋒一轉,“占地五六百畝華泉小村的房子,都是我設計的。”

 

2006年,劉家昌偶然路過江西龍虎山,頓時被吸引——作為中國道教發源地和祖庭,氣象萬千。

 

◆  ◆  ◆  ◆  ◆  

 

“走過世界那麼多地方,從來沒有一個地方像龍虎山讓我一見鍾情,這麼吸引我”。劉家昌說這就像初戀觸電般的感覺。

 

在一片空地之上,他開始打造自己的心靈烏托邦。

 

 

第一筆投資500萬美金,是方逸華給的——香港富商邵逸夫先生的太太。

 

“我和方姐有緣分,姐弟情意。當時她還在歌廳駐唱,我偶爾路過,感覺她嗓子很驚豔。於是給她寫了一首歌,然後就紅了。”談及方姐,劉家昌的語氣變得深情起來。

 

◆  ◆  ◆  ◆  ◆  

 

有了第一筆投資,劉家昌開始頻頻奔走在中美之間,從一磚一瓦開始經營。龍虎山成了他魂牽夢縈之地。有時也會再去去臺灣。

 

從一開始,他就要打造一個獨一無二的藝術小鎮。“我住過全球那麼多酒店,到中國一看,很多所謂的五星級酒店,先不說服務,實在太髒了。”

 

他要在華泉小村這個藝術小鎮,自己設計建造出一個全球獨一無二的畫廊酒店。

 

 

十年磨一劍。

 

“目前整個華泉小村的博物館和畫廊酒店,展出了全球三千多位藝術家的五千多幅作品”。帶著我們參觀畫廊酒店時,他臉上得意得像個孩子。

 

 

他隨手指著一幅畫說,這位畫家曾是美術學院的院長,不久前已經去世了,目前這幅畫起碼值幾百萬了吧。

 

好像一位調皮的小朋友,如同炫耀般地顯示自己心愛的玩具。“你們看,就連廁所裏,掛的也是名家的作品。”

 

◆  ◆  ◆  ◆  ◆  

 

 

這位大白羊任性的事情更多。酒店裏所有的沙發,全部是從美國採購,用集裝箱運回龍虎山的。

 

“你們以為美國沙發貴,錯了,很便宜,關鍵品質好,保修一百年”。他又開始顯擺了。

 

◆  ◆  ◆  ◆  ◆  

 

更任性的事情還在後面。第一筆投資快花完後,三年前,臺灣首富王永慶先生的臺塑集團開始介入。

 

王家同樣被龍虎山這片風水寶地所吸引,全力以赴支持劉家昌這個大男孩的“胡作非為”。

 

當時為了修建王家的別墅,劉家昌感覺有點潮——僅僅為了這一個字,地基上填了幾萬車的鵝卵石。

 

“這其實不是有錢任性,而是我們相信劉老師的眼光和品味。”王永慶二女兒、臺塑集團副總裁、華泉小村創始人王瑞華說。

 

 

更誇張的事情還在後面。當時規劃中本來要蓋一棟幾十層的酒店,地基都打好了。劉家昌覺得樓蓋太高的話,會擋住人們遠觀龍虎山的視線。

 

乾脆,只蓋一層,任性。

 

◆  ◆  ◆  ◆  ◆  

 

經過劉家昌和臺塑集團多年的經營,一個心靈的香格里拉,規模初成。

 

這裏的房子,不會隨便賣,只吸引志同道合和有品質有趣味的人。

 

“堅決不賣給明星,要不狗仔隊一來,就破壞這裏的安靜了。”劉家昌隨後也悄悄地說,“我只賣給了張艾嘉一套,人家是有品味的人嘛,知性美女。”

 

 

劉家昌得意地說自己沒有錢,反正不管到世界各地,都有人接待有人請吃飯。“我還需要錢幹什麼?”

 

對待朋友更是如此。他對前來拜訪的老朋友——TH跨界和聲藝術團的團長莉姐說,“明年五月再過來嘛,一起做個音樂會”。

 

 

在華泉小村,劉家昌有自己的專業錄音棚,棚後就是可以容納1200人的室內音樂廳。

 

臨走那晚,一起去了以他名曲《雲河》命名的酒吧。此前,他從來不會進KTV。

 

這次,他破天荒地和一位團員,合唱了一首歌。

 

在他的錄音棚,TH跨界和聲藝術團的團員們,一起合唱了那首《恰似你的溫柔》——這也是蔡琴的經典名曲。

 

在華泉小村的壁畫牆邊,劉家昌特意立了一個牌子,寫著:

 

“在繁雜競爭的物質社會,能提供給人們一個文化、藝術、心靈上的香格里拉,讓人們重回到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