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扬
經由 在 2月 9, 2019
(|)
39 閱讀

不是说先有“光孝寺”,后有“五羊城”吗?还真是,昨天参拜光孝寺,今天再会五羊新城,都是为了一个“缘”字。为了这个缘,小张今天又起了一个大早。

说起来今天应该是小张和方小姐的“第二次握手”——自从上次在水疗会所归还钱包后。那归还钱包的事原来是这样的:

那是三个月前去北京谈判的一个星期前,小张出差到广州。

忙完一天的他习惯去五羊新城的一家水疗会所,准备好好放松一下。

18点40分,就在会所前不远处的草坪上,小张突然发现散落一地的卡片和一个女式钱包。条件反射,他知道又有一个受害者。捡起来一看,果不出所料,钱包里的钱已被掏空。不知道受害者是被盗还是遭抢,小张打开钱包翻看着,发现里面有一个广州市第二代居民身份证,主人是一位方姓小姐,家住天河区五山路的一家大院内。从身份证记录的信息看,方小姐才23岁,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孩。

接着,小张又查看钱包里各种卡片,除了三张银行卡外,还有二张美容卡、二张购物礼品卡、图书借阅卡等。其中,有一张著名国际健康连锁机构的会员卡,上面记录了一个手机号码。

于是,小张按这个手机号码打过去,可惜一遍遍呼叫,对方老是占线。“没辙”,虽然小张当时还有一位客户要约见,也只好暂时搁一搁啦。他坐在大堂里一边喝茶一边等候着,时不时地拔打一下那个手机。

19点25分,终于联系上了那位方小姐。她刚好就在五羊新城“华润万佳”超市那里,距离小张的所在地很近,步行也就15分钟。于是,小张就一边喝茶一边等候。

19点32分,方小姐来电了:“喂,可以再报一遍先生的准确地址吗?”看来她并不熟悉此地啊,小张又继续等。

19点50分,方小姐终于来了,看得出她既是惊喜又是沮丧。惊喜的是,身份证和那三张银行卡都还在;沮丧的是,父母明天一早过来,急等钱用呢。她本怕手上现金不够,这才到银行取了6000元的。没想到钱还未捂热就这样被盗,不,简直就是被抢了!

“太大意了,为什么不小心点呢?”听完方小姐的陈述,小张有点埋怨起来。

 “就是因为我太小心,结果让小偷盯了梢。”方小姐告诉小张,她从银行取完钱乘坐大巴回家,准备下车时发现钱包被盗了。她一边喝着会所服务员送来的茶水,一边火急火燎地讲着:

上车后,我看到几个小青年也跟着上车,我一直小心地抱着手袋,一刻都不敢放松。直到大巴报出“前方到站五羊新城”时,才起身走出来。就在这时,一个男青年突然蹲下身,抱住我的一只脚使劲摇晃,惊慌失措的我大声喊叫起来:“干什么,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是你踩着我的钥匙了!”

我低头一看,果真,我踩在一串钥匙上。正当我挪脚时,突然感到后背被人猛推了一下,直觉灼痛。恍惚中,我发现手袋被打开,里面的钱包不翼而飞。此时,那位男青年正从地上拾起钥匙匆忙下车……

“有同伙!”直觉告诉小张,这是一起团伙扒窃案。

方小姐也很肯定地说:“是的!他就是其中一个。”

“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的。当我下意识地跟下车那捡钥匙的就和跟我一起上车的几个慢慢聚在一块儿了。”

尽管她知道嫌犯是谁,并近在咫尺,但方小姐就是不敢追讨,只好认命了。为避免更大损失,她不停地打电话报案、挂失,可是偏偏她怎么也想不全她的身份证号码,都快把她气晕了。难怪那时小张一直打不进她的手机啊。

“破财免灾吧。身份证号码虽然很长,但最好还是把它背熟吧。”小张像大哥哥教导小妹妹一般一边和蔼地嘱咐着,一边把钱包和一应物件递给方小姐。

方小姐眼睛有点潮湿,感激地说:“谢谢张先生,我刚打电话告诉我姐时她还不怎么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好的人专门等着归还钱包呢,她害怕我太单纯又上当受骗,劝我放弃。先生,让您久等了。”

“不客气。怎么,你姐姐不在广州吗?”

提起姐姐,方小姐一下子兴奋起来, “她在北京呢,她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裁。兴许你们能够合作也不一定,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啊。”

“哦,有心啦(广东话:谢谢关心)。”

“你们都是聪明人,不像我,太笨。”

“呵呵,你父母一直跟着姐姐生活吗?”

“不是,他们在江苏。这不,他们的回程机票已经订好了,20日下午2点的。”说完,方小姐晃动了一下手袋。

临走时,方小姐告诉小张,她是江苏人,学计算机图形设计的,从上大学到工作一直都在广州。住在老家的父母,最近身体不太好,姐姐在广州联系了一位专家,这次就是让父母过来看病的,准备住一个星期就回去。有意思的是,她和小张今天服务的客户竟在同一栋楼上办公。

告别小张,一出门方小姐就给姐姐打电话,“嗨,姐,不用担心,我今天碰到了一个好人,还是一位年轻的帅哥呢。好帅,好帅啊,哈哈哈哈……”

“妹妹是傻人有傻福了。6000元丢了算了,证件和银行卡能失而复得就谢天谢地了。真得好好谢谢人家呐。”

“我是想谢啊,可我已身无分文。”

“先找人借一点嘛。怕花钱,发票留着,以后我来埋单。赶快发一个信息给他,明天请他吃饭。”

“开玩笑的啦,这点备用金我还是有的。对了,姐,你似乎很在乎他呢,要不这个机会留给你,什么时候你来广州时由你来作东吧,哈哈哈哈……”方小姐一直在为单身的三十来岁的姐姐操心,总想为姐姐制造点艳遇什么的。

“ 呵呵,妹妹看你说到哪去了。”

 “好,听姐的,明天请他吃饭。”

“对了,他叫什么名字啊?”

“我只知道他姓张和他的手机号,其他什么都不知道。”说完,方小姐就把小张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姐姐。

很快方小姐就收到姐姐发来的短信:“哦,好人张。是好人,就一定要记住他。”

…………

需要说明的是,今天这场“第二次握手”却是小张主动邀约的。一来赔罪,二来报恩。赔罪是因为上次爽约,不仅让方小姐颇感遗憾,连她父母也跟着抱憾而归;报恩是因为北京签约,让小张大获全胜,签了一个大单。

“呵呵,方小姐你好!有缘千里来相会,真没想到方总就是你姐!”小张热情地迎上去,一边打着招呼。

 “是啊,我上次跟你说过的,只是你当时没上心哦。”

“可惜上次临时有事脱不了身,我又一次失约于你们方家姐妹了。”

“嗨,今天不是又聚了吗?好,我全代了。”说完,方小姐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呵呵,替我好好谢你姐,代问伯父、伯母好。”说完,小张也一饮而尽。

“刚刚我姐来电话了,他们很满意你们的产品和服务。还夸你呢。”

回想上次的北京谈判,小张深有感触地说:“嗨,大巧藏拙啊。方总才是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呢。”

“花花轿子人抬人,今天总算看明白了一点。哦,还记得上次我丢钱包的事吗?”

“当然。怎么啦?”

 “大前天公安局来找我了,让我去指认呢。哼,把他们烧成灰我都认得!”提起此事,方小姐恨得咬牙切齿。

方小姐发恨的神情着实让小张吓一跳。他觉得事已至此,一个人不能总沉浸在仇恨与愤怒之中,便俏皮地眨着眼睛:“呵呵,说起来我倒是真要感谢那帮贼了……”

“我姐说这就是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是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生活好像一片刚刚落满白雪的土地;我走到哪里,我的每一个脚印就会出现在哪里。记得专家也曾说过:“人的一生功名都留在脚下,写在行径中,所以要谨言慎行啊。”

分類: 12.其他類別
關鍵詞: 早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