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小編
經由 在 12月 7, 2018
(|)
134 閱讀

(2018-12-7 私募工廠)

導讀馬路牙子寬無邊,免費茶座吹破天。編個專案當法人,畫張存單裝財神。百億千億信口來,銀行好比自家開。百萬千萬算個啥,傭金都能上億拿。空手欲套白臉狼,頭破血流撞南牆。見到棺材夢不醒,前赴後繼是精英。

 

曾幾何時,政治金融中心的北京,潮水般湧進了一批“華夏驕子,金融精英”,上至自稱腰纏多少兆億美金的大老闆,下至債臺高築準備跳樓的引資企業家,中間有食不果腹衣不遮體卻夢想一夜暴富的居間人,還有一些神秘莫測真假莫辨的二法人、總代理……構成了北京城地下金融街裏的一條亮麗的風景線。

 

由於這些“金融精英”們的彙聚,北京城地下室、小旅店、賓館、飯店、寫字樓的生意異常火爆,還帶火了複印、打字、掃描、傳真等相關服務行業。

 

本來,投融資是發展經濟必不可少的重要舉措,是政府、銀行、企業的高官、高管們玩的“遊戲”,不知啥時變成民間雜耍啦,而且還成了社會熱點,一時間,男女老少齊奔波,熙熙攘攘弄潮忙,真有點把錢酹淘淘,心潮逐浪高的味道。

 

還是讓我們看看這民間雜耍都有哪些內幕吧。

 

一、戲班子人員構成

 

基本是三塊五方。哪三塊?投資(財團)、用款(專案法人)、居間各為一塊,其中居間人又可一分為三方,即靠財團一方、純居間一方、靠法人一方。這就形成了三塊五方。

 

在這個戲班子裏,居間方最活躍,遇到財團,他說他手中有法人;遇到法人,他說他身後有財團。他就是不能自己跟自己耍。財團和法人的身份相對穩定一點,可也不盡然,真有忽而是法人,忽而又是財團的人。只是他們的生活檔次一年不如一年,一天不如一天。

 

 

 

二、雜耍的套路

 

套路1:不還本,不付息,白給的錢。

 

居間人B對某專案法人A說:“我身後是海外回來的**大財團,有一種不還本,不付息,白給的款,款到你企業賬上,返回30%,剩下70%給你白使。人家還是上打款。你的專案需用款300億,他打給你333億,你只返回33億,保證你專案全額用款。”

 

法人A:“真有這等好事?那300億他一分也不要啦?”

 

居間人B:“你看我啥時說過假話?人家光美金就有3萬多兆億,回來就是支援國家建設的,給你300億人民幣算個啥。你快把《可研報告》、《申貸書》給我,我讓銀主看看,如沒問題,下週一就放款。不過,你得先把《居間承諾書》簽了,引資成功,你得給居間人3%,共9.9億。”

 

法人A:“給你5%,要不8%10%都行。”

 

居間人B:“俺可不貪,9個多億足矣!那你就等著和銀主簽合同接款吧。”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法人接到銀主的《放款確認函》;法人找工程公司包工頭,以給工程為條件借款100萬;再以天上人間的高規格接待銀主、居間人代表進行專案考察、遊玩;最後就是永無止境地等待放款;一直等到包工頭起訴法人,法人被冠上詐騙罪服刑還沒見到一分“不還本,不付息,白給的錢。”

 

這樣拙劣的雜耍有時也變變名稱,如“扶貧款”、“解凍資金”、“增值下線款”等等,居然能年復一年,長耍不衰。

 

 

套路2:名正言順“搶”銀行

 

這可不是持槍蒙面入行,襲警殺人搶劫,而是名正言順地搶銀行。還美其名曰“直存款”,如果法人怕拿不到錢就來個“戴帽直存”。這樣你總該接了吧?既然同意接,那感情投資“茶水費”總不該吝嗇吧?8%的貼息款總該預備吧?資金移動費還指望銀主交麼?這些錢即使法人不出也會有冤大頭來出,剩下的就是高高興興進行辦手續了。

 

銀行的人都知道:直存款,就是搶銀行。表面上看,銀行是沒有風險的,資方從企業拿到貼息也是睜一眼閉一眼。一旦上升到法律層面:存款人存款自願,取款自由;銀行有義務支付存款利息和到期歸還本金。可是銀行已經和企業合謀將資方的錢調動到企業帳戶,如果企業虧損還不上錢,誰來堵窟窿呢?這麼做和從銀行搶錢有什麼區別嗎?所以,高高興興進行,垂頭喪氣出來就是必然的了。

 

 

也許有人會振振有詞地說:***都辦成啦!”

 

我信,但那不是民間雜耍,那是肉食者謀之的,最後都是銀行的壞帳,國有資產的流失,居間費都變成了受賄金額,上海的社保案就是明顯的例證。在法制逐步健全的今天,誰還願意做陳良宇第二呢?

 

套路3:不上網保函和美金趴賬款

 

稍稍有點金融常識的人都會知道:保函沒有不上網的,不上網就是假的。

 

上網的保函和存單一樣,只是你所開數額的錢都到銀行去了,已經不是你的錢你專案根本用不上,在這種情況下,還要你支付相應的費用,有肯麼?同類型的還有美金存款趴賬,這種情況下存款人只是個人頭,底單依然不是他的名字,他沒有支配這個錢的權利,存單只能當廢紙罷了,戲班子裏有很多這樣的單子,什麼143069809630的,海了去了。

 

如果真有肯花錢弄這幾張紙的,並幻想著拿到銀行裏去弄款。耍戲法的不敢進銀行就出新招:要求必須有當地財政局擔保。偏偏就有人不信邪,以為自己在地方一跺山搖,就硬著頭皮送大禮托關係請市縣長、財政局長給出擔保函。哪個長都不傻:用地方的財政收入來擔保投資資金的安全性,最後是國家償還,擔保不是一件小事,和實際出資沒什麼兩樣,如果專案虧損了,償還就相當於賣國。他敢嗎?

 

套路4:三方委貸款

 

顧名思義,就是企業將專案或資產抵押給銀主,銀主將資金劃入銀行,由銀行採用銀行的委貸合同版本,監管發放貸款給企業。這是改革開放之初,國家急於引進外資,當時外方多沒有放款權(金融機構才有的),國家有關部門才制訂了這麼個方案。

 

在銀行的版本裏,銀行是不承擔任何責任的:你要和用款企業合作,和我沒任何關係,我還要收管理費。現在真正有錢的銀主,是不會這樣把錢貸給一個不了解的專案或者企業,而自己既不參股,又不管理,又不監管,這和把錢扔到水裏有什麼區別呢?

 

耍戲法的正是看准了這一點,搞了一個銀主的委貸版本,在銀主的版本裏,有一句貓膩的話:銀行“代收代付”,如果收不到該怎麼付?是要拿銀行的錢去填補麼?這又是搶銀行了。

 

所以,企業法人忙前忙後幾個月,錢沒少花,可銀行版本銀主不幹,銀主版本銀行不做,最後還不是花錢買教訓,自認倒楣。

 

 

套路5:空殼投資

 

這些投資集團,大都在什麼大廈、什麼中心有間辦公室,有幾臺電腦,有幾位小姐坐在電腦前化妝描唇線。至於自有資金一分也沒有,連辦公室都是借用或租用的。

 

別看他們的名字起得很響亮,什麼“中國”、“中華”、“中超”、“國際”、“華人”之類的,都是花幾千元錢委託諮詢公司在香港註冊的,根本沒有金融許可證,一句話:該投資集團是個空殼。其目的就是依靠一些社會關係,再搞一個發佈投融資資訊的忽悠網頁,來套專案、騙錢。

 

若有嗷嗷待哺的企業頭頭上鉤,那是絕不會讓他脫鉤的。

 

第一步:下通知函:我們董事會研究了貴企業申貸資料,同意全額投資;

 

第二步:到企業考察,處感情;

 

第三步:再下通知函:請貴企業再補充一個《風險評估報告》就行了,並指定三家評估公司,由企業任選(當然這三家都是事先合謀好的);

 

第四步:企業高息舉債20萬,選一家評估公司給克隆一個《風險評估報告》;

 

第五步:空殼公司和評估公司各分10萬評估費。

 

沒有第六步,如果有,就是公函通知企業:補充企業根本無做到的擔保或抵押。

 

如果企業申辯:事先就告訴你們了沒有這些呀!空殼公司老闆一聲奸笑:“傻帽,玩死你!”

 

企業頭頭終於明白:再說什麼也沒用,多打一個電話多發一個傳真都是浪費!人家空殼公司老總和風險評估公司的老總們正狂笑著揮霍你那20萬學費呢!

 

套路6:存單質押

 

這是最簡單的一個小戲法,用款企業是拿不到存單原件的,幾經轉手,頂多拿到一張掃描件,多數都是傳真件、影本。如果抵押從銀行貸款,這種情況和銀主把存單直接給你使用沒什麼區別,資方要多少貼息都沒關係,就是 90%,也還有 10%,反正還不了還可以劃存單裏的錢,現實中根本不會有資方這麼做。

 

國內流行的存單質押也是存在貓膩的:要銀行出個保證能把存單退還給資方。如果還不了的情況,那麼銀行既要劃款,還要把存單退回,那麼這個漏洞算什麼呢?只能還是搶銀行。

 

所謂的保證,不是銀行的正規業務,即使所謂的關係有效,到時候也是三敗懼傷,行長首先被哢擦,真的有資方肯為了一點所謂的貼息冒這麼大的風險麼?最多還是中間人的妄想吧。

 

雜耍的套路還有很多,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完)

關鍵詞: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