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2月 13, 2018
(|)
242 閱讀

2018年對投資者來講是困難的一年,中美貿易戰和中國去杠杆的加劇,對港股市場構成了很大的打擊,雖然截至12月7日,恒生指數僅下跌約12.89%,但個別股票特別是一些炒作色彩較濃的中小型股票年內卻跌幅驚人,不少投資者深受打擊。

回顧2018年,我們看對了一些主要的事件,當然,也看錯了不少,簡述如下:

我們看對了什麼?

中美將爆發貿易戰。我們在2017年底的博文«草叢裡的四支灰犀牛»裡預測中美將在2018年爆發貿易戰,原因主要是看到美國在逐漸加強對中國施壓的力度,照這個方向發展下去,貿易戰很難避免;

美國的加息有可能放緩。我們在2月的博文«股災元兇追蹤»裡,認為相對較高的通脹、較弱的美元以及較緩慢的加息步伐,對資產市場和經濟增長有利,相對更符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從特朗普近來屢屢對美聯儲過快加息發飆來看,說明我們這個判斷大致正確。但我們沒想到的是特朗普選擇的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似乎和他的想法並不一致,結果到目前為止,實際的加息步伐並沒有減慢;

貿易戰將在年內發生轉機。我們從10月中的博文就開始就預測中美貿易戰將有機會在年內發生轉機,11月底的中美領袖高峰會達成了貿易戰暫時休兵、並力爭在之後的九十天內達成中美貿易協定的共識或者協定,驗證了我們關於貿易戰年內有轉機的預判;

朝核問題趨向好轉。我們一直認為朝鮮發展核武的路徑與新中國的核武發展路徑近似,或者說朝鮮學習了新中國發展核武的路徑,在完成核武研發後將發展重點轉向經濟,因此預判在朝鮮完成核武研發後將會和鄰國改善關係,這個觀點也為後來的事態發展所驗證;

中小企業艱難度日。去杠杆將導致中小企業資金緊張、經營困難,這是我們在去年底的博文«2018年投資展望»裡提出的預判,今年以來中小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經營困難、債務爆破等現象驗證了我們的預判。

我們看錯了什麼?

沒想到貿易戰打這麼長。我們原來認為根據特朗普利益最大化的商人邏輯,其最佳選擇是在極限施壓而又沒有真打或者僅僅小打的情況下和中國達成協議,收取勝利果實,這時候他的成本收益比最優(因為基本沒有代價)。但我們忽略了特朗普的選舉利益考量和喜歡冒險的個性,沒想到他為了獲取支持者的支持和試圖爭取更大利益而選擇與中國開打並擴大貿易戰;

沒想到去杠杆的影響這麼大。我們雖然預測到去杠杆會令中小企業經營困難,但面積這麼大、影響這麼廣卻又出乎我們預料,特別是去杠杆直接造成了資金收縮,令大陸南下資金大幅減少是我們沒有料到的;

大陸南下資金的收縮甚至有些時候的逆轉,直接導致了我們對2018年港股繼續走牛的判斷錯誤,因為南下資金持續流入是我們港股走牛判斷的重要基礎。結果除了1月份,全年大部分時間這個基礎都不成立,股市的表現自然也強差人意。

面對即將來臨的2019年,我們認為港股有以下一些影響較大的因素:

中美貿易戰可能結束。雖然中美互為競爭對手的格局很難改變,全方位的競爭也不會停止,甚至個別時候在個別領域的鬥爭會加劇,但就中美貿易戰來講,卻有極大可能在2019年上半年結束,原因無他,因為打下去只會兩敗俱傷,不會有一方得益,而為了避免自身的利益繼續受損,停戰對雙方都是比較好的選擇;

中國政府的維穩政策發力。預計減稅和加大基建投入,將是中國政府2019年支持經濟的重要手段;金融方面可能對實業民企實行結構性寬鬆,令民企的融資環境較2018年明顯改善;房地產的壓抑政策可能有部分鬆動,在某些銷售壓力較大的城市,適當放鬆融資條件,以穩定當地樓市;

中國長線資金進入股市的政策將進入實施階段,有利股市發展。2018年中國政府在鼓勵長線資金入市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預計有較大量的長線資金可能在2019年陸續入市,利好後市;

美國經濟可能減速。2018年美國經濟在特朗普減稅政策的刺激下,表現強勁。但到了2019年,刺激的力度減退,減稅造成的赤字大增的壓力又會拖累經濟,加上同比的舊基數比較高,因此2019年美國經濟減速是大概率事件;

美股長牛可能結束。在經濟減速和較高利率的壓抑下,估值較高的美股有可能在2019年終結長達9年的牛市,對新興市場有不利影響;

美聯儲加息週期結束。由於美國經濟減速,和美股的長牛走勢有可能結束,因此美國也會有維穩經濟和股市的壓力,美聯儲的加息路線圖很可能會有較大的修改,令美聯儲的加息週期在2019年年中左右提前結束。如果美聯儲的加息週期提前結束,根據聯繫匯率的傳導機制,理論上香港利息的上行週期也將結束,即是說,未來香港的加息空間相對有限;

2019年香港面臨的一個較大的風險是,美國開始有聲音威脅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地區地位,這個威脅如果落實,有可能對香港的自由港地位造成重大衝擊,香港的主要轉口港地位將難以保持,香港的其中一項支柱產業將遭受嚴重打擊,香港經濟也有可能進入衰退,間接衝擊香港的樓市和港股市場。不過,這個威脅同樣是雙刃劍,一旦落實香港固然受損,但美國利益也將受到重大損害,投資於香港房地產市場和股市的美國資金同樣難以獨善其身。鑒於代價巨大,預計該威脅落實的可能性不高;

地緣政治環境維持穩定。東南亞、南海周邊的環境在持續好轉;東北亞的朝核問題、與日本的關係問題,也趨向進一步好轉;與印度的關係,大致穩定;因此中國2019年的地緣政治環境尚好。

從以上因素看:

中美貿易戰結束和中國政府維穩政策發力,將帶給中國經濟和中港股市以支持,宏觀來看,經濟有可能較2018年繼續放緩,但預計仍將是平穩放緩,不至於給經濟和股市帶來較大衝擊;美國經濟減速和美國股市長牛有可能結束,將給中港股市帶來壓力,但美聯儲終止加息週期,甚至在經濟或者美股下行明顯時開啟減息週期,卻又可能對股市帶來一定支持。

綜合來看,2019年中美經濟共同減速可能對中港股市有負面影響,特別是美股,因為處於較高位置,不排除出現較大的震盪,雖然可能有中國維穩政策發力以及美聯儲加息政策改變所帶來的支持,但中港股市大體處於利好利淡參半的格局,就是說,2019年的港股有可能出現沒有明確方向的寬幅震盪行情。如果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被取消,港股有可能會受到較大衝擊,但由於這同樣會導致美國利益受到較大損害,因此暫時來看機會不高。

相對來講,由於大陸A股與外部市場的關聯性不強,有可能更受中國自身維穩政策的影響,走出較港股更強的走勢;但如果大陸的資金環境較預期寬鬆,大陸南下資金恢復大量流入港股,港股也不排除有更好表現。

分類: 1.宏觀經濟
derrick ng
2019年還看中美貿易戰,中美對抗,以及中央的政策。